背景色
文字大小
网上投稿 进入论坛
亚心网为您寻找失踪亲人 医院诸多无名氏等待亲人认领

    亚心网iyaxin.com讯(本网记者邢东)  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已过去4天,记者从首府接受伤者的各家医院了解到,目前在医院的伤者均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大部伤者也已联系到家人,但仍有少数伤者由于伤势严重不能说话等原因还没联系到亲人,同时本报热线也接到市民反映家人在此次事件中失去了联系,非常焦急,为此,晨报专门开通寻亲栏目为那些尚未联系到家人的市民提供寻找渠道。我们也将陆续将从各医院收集到的“无名氏”伤者信息及时公布。联系电话:0991-8801111。

    医院诸多无名氏等待亲人认领

    “我们是来认人的,你们这有没有叫黄新的人?”7月7日一早,老李和三个朋友就来到了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挨个科室找着自己的老乡。

    老李来自湖南,如今在新市区一家建筑工地打工。而他们寻找的黄新是和他一同打工的老乡。

    “他老婆快过生日了,7月5号那天下午他专门请假,说要到二道桥给老婆买点新疆特色的东西,没想到一去不回。”老李说,他和三个工友已经找了两天了,可还是没什么消息。

    据了解,自从7.5事件发生后,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先后接收了63余名伤者。而其中多名伤者,送来时便已陷入深度昏迷,身上又没有相关证件及手机等通讯工具,部分伤者仍在特护病房中等待着亲人的认领。

    据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相关工作人员介绍,7.5事件后,医院每天最少都要接待几十名拿着照片、身份证前来认领伤者的家属,但大多数人都失望而归。目前医院还有1女7男,8名颅脑重伤的患者等待着亲人的认领。

    该工作人员说,为了方便家属的认亲事宜,从伤者入院时起,医院就已经保留了伤者的衣物。并已经让医护人员统计伤者的年龄、胎记等个人信息。

    同时,医院还会在门诊部开辟专门的信息栏,公示伤者特征。并设有专人接待,引领认亲家属。

    而对于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的重症伤者,医院也已经进行了DNA等生物信息的提取工作。对于死亡的无名氏,医院将在一定时期内保留好遗体,以便亲人日后认领。

    据了解,7.5事件后,首府多家医院都收到了因陷入昏迷而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的伤者。各医院已将伤者信息进行了汇总,并上报到了自治区卫生厅。认亲家属可与医院或自治区卫生厅取得联系,以尽快寻找到自己的亲人。

    受伤无名氏接受良好治疗

    8日,记者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医院的重症医学科病房内,见到了一位处于深度昏迷的男子,该男子年龄在40岁左右,中等身材偏瘦,身高在1.70米至1.75米之间,头部因遭到外力打击,造成颅骨粉碎性骨折,并伴有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

    7月6日凌晨2时许,该名受伤男子被送到兵团医院。医护人员当晚对该男子实施了近3个小时的手术后,将其送往重症病房接受后期治疗。“他的病情相当严重,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现在他的血压非常低,而且无法自主呼吸。”医生李永生告诉记者,几天过去了,虽然有很多市民来寻找过亲人,但这名男子的家属尚未找到。

    “我们正在全力救治他,由于他现在还不能进食,所以只能靠注射营养针来维持正常的生理需要。”李永生说。

    该病房主管护师刘文慧告诉记者,在7·5事件中收治的病人里,有许多身份无法核实的受伤群众,但随着院方医护人员的四处查找及家属前往医院进行辩认,现在该院只剩这一位伤者的身份无法得到确认。她说,这名伤者入院时身上没有电话,身体上也没有任何明显特征,所以给身份确认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

    “我们只知道他来时上身穿着紫色T恤衫,下身穿着深灰色长裤。”刘文慧等人在对该男子经过仔细检查后发现,在这名伤者右腿小腿处有一块长约3厘米的陈旧性伤痕。

    女子寻夫3天无音讯

    在确定了病床上的男人不是自己丈夫崔国平后,姜鸿的眼神顿时黯淡下来,她寻找丈夫已有3天时间,跑遍了乌市的各大医院,甚至连殡葬馆也去过了,但依然没有崔国平的丝毫音讯。

    8日,记者在兵团医院的重症医学科的病房门前见到了姜鸿和她的亲友们。连日的奔波让她的面色显得有些蜡黄,焦急的眼神中透露着疲惫,她告诉记者,还要再去下一个医院寻找:“我一定要找到他。”。

    姜鸿回忆说,因为7月6日是儿子的生日,崔国平就在前一天到团结路去购物,希望能在孩子生日当天,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到了晚上9点左右,我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是二道桥一片发生了暴乱,让我下班后赶紧回家。”此后,姜鸿再也没有拨通过崔国平的电话,因为联系不到崔国平,她整晚都没能睡着觉。

    6日清晨7时许,姜鸿开始和亲友们到各大医院寻找丈夫。“我们徒步来往于各大医院之间,有的医院去了两三次,但没有一点音讯。”姜鸿在医院里看到,有很多和她们一样在寻找亲人的家庭。

    “不论是死是活,只要能见到人,也总比这样音讯全无的好。”姜鸿低沉着声音说,她这几天每天早晨七八点出门,晚上天黑前回家,饿了就随便买点零食充饥,渴了就买瓶矿泉水喝,但因为很多店面都关门休息了,她们有时需要走很远才能遇上一家商店。

    她说,这些天也拨打过崔国平的电话,但电话不是在占线,就是处于无人接人的状态。

    “我知道丈夫的电话是被别人捡走了,但我希望捡到电话的人能接我的电话,至少能告诉我电话是在哪里捡到的,让我也能有个寻找目标。”姜鸿双眼润湿地说,崔国平离家时上身穿蓝底白道横条纹T恤,下身穿蓝色牛仔裤,身高约1.73米,体重约80公斤。

    目前,姜鸿没有将崔国平失踪的消息告诉其儿子,她害怕孩子得知此消息会无法承受。姜鸿希望知道崔国平下落的人,能够尽快与其取得联系,联系电话:0991-5350365。

    “只找到了父亲骑过的自行车……”

    “3天时间过去了,我们只找到了父亲那辆被烧毁的自行车,但人却迟迟没有音讯……”家住乌市跃进街东二巷的者存龙说,他已经找遍了乌市各大小医院,也去了“7·5”事件善后领导小组,但都没有其父者凤珍的消息。

    7月5日清晨9时许,者凤珍像往常一样骑自行车离开家,前往乌市十七户路的工地上班,此后再也没有回家,在这期间也没有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当晚暴乱发生的时间,正是我父亲下班回家的时候,因为父亲身上没有电话,我们全家人只能焦急的在家里等他回家。”者存龙说,但一夜过去了,他们并没有盼到者凤珍的身影。

    7月6日清晨7时许,者存龙和家人沿着者凤珍下班回家的路线开始寻找,终于他们在东环路附近找到了者凤珍上班时骑的那辆自行车。“虽然自行车已被烧毁,但我还是从自行车上缠着的一节绳子,辩认出了那是父亲所骑的自行车。”者存龙确定父亲遭遇了暴徒,他开始在乌市各大医院寻找。

    者存龙每天早出晚归,坚持步行寻找,生怕落掉与父亲有关的一丝线索。“但我还是没能找到父亲。”他说。

    “我父亲今年45岁,身高约1.65米,体形偏瘦,体重约55公斤,走时上身穿蓝色T恤,外套白色夹克衫,下身着咖啡色长裤,脚穿圆口布鞋。”者存龙希望见到其父的人能够尽快与他联系,联系电话:13579235302。

作者: 邢东 原稿: 亚心网原创 责编: 万培东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xjjjb@126.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81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