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亚洲中心新闻之声

  高级搜索
背景色
文字大小
网上投稿 进入论坛
我的今天都与你们有关

讲述人:孟祥,24岁,青少年宫钢琴教师。11岁获得我国著名钢琴表演艺术家和指挥家石书诚教授颁发的“小钢琴家希望之星”奖。2006年参加全国第三届新人、新词、新曲选拔活动,获新疆赛区一等奖。其父:孟繁新,50岁,公务员。其母:党萍,50岁,教师。

在我的同学圈中,我的工作算是比较稳定的,收入也算是数得着的。因而,一些朋友常对我说,很羡慕我。每次听他们那么说,我都很郑重地回复他们说:“别羡慕我!我是把你们小时候用来玩的时间都用来练琴了!因为那时的付出,我才拥有了今天!”

的确,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获。我今天能明白这个人生的道理全仰仗我的父母,是他们让我明白了付出和回报必定成正比。因为懂得,所以我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我会在音乐的道路上继续前行,同时,我也想到了兼顾父母的爱好:父亲喜欢吹萨克斯,母亲喜欢唱歌,等他们都退休后,我会鼓励他们参加交响乐团和合唱团。

童年时光,父亲引我走向艺术之路

我的父亲喜欢音乐,起初吹单簧管,后来吹萨克斯。平时家里的电视都锁定在跟音乐有关的频道,而且,但凡休息日,他就在家里摆弄他那些乐器。受了父亲的熏陶,我5岁时开始模仿父亲及电视里一些演奏家演奏时的样子。父亲认定我有演奏天赋,把我带到了青少年宫。做父母的天性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有出息,而这出息如若能跟自己的爱好有关,他们便认定这就是遗传。而且为此沾沾自喜。

父亲让我挑一样自己喜欢的乐器学习。我选了钢琴。我6岁时,家里为我买了一架钢琴,此后,钢琴就成了我形影不离的伙伴,再没离开过我的生活。

小孩一般玩心大,喜欢什么东西都是三分钟的热度,对于钢琴,我便是如此,家里买了琴两三个月之后,我的热情就开始减弱了。可父亲的热情是不会减弱的,他是那种意志坚定的人,认定了的事情就绝不回头。在我不想弹琴的时候,他无数次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我说:“既然你选择了,就必须坚持!”

为了督促我,父亲身兼严父、严师、监工3职。毫不夸张地说,我的童年时光除了练琴和学习,没有任何玩的时间。读小学时,我每天下午5点半放学,6点到家。做作业、吃饭加起来最多用两个半小时。从八点半至十二点是每天雷打不动的练琴时间。

我的钢琴放在客厅里,为了避免我被打扰,在我练琴时,客厅的门是反锁着的,任何人都不能进来。父亲一直守在我身边。他对我的要求是每周去青少年宫上课时,我弹奏的标准只能是精准,不许出错。如果他认为我弹得不够好,那么就要弹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多,一遍弹不对弹十遍,十遍弹不对弹一百遍,什么时候弹对什么时候休息。

少年时代,我们为音乐反目

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我的童年几乎没有任何快乐可言。因为要练琴,同龄的小朋友从没人来找我玩;因为要练琴,家里的亲朋好友即使逢年过节也很少来我家走动。

偶尔,我会在某个特殊日子被母亲带去姥姥家吃饭,也通常是刚刚放下碗筷,我就被父亲带走了……

我记得,有几次,我在姥姥家恳请他们到我家去玩!那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他们来我家时,父亲不得已得接待他们,而我就能抽空放松放松,不用练琴了!

母亲一直都不赞同父亲对我的教育方式,直到现在,她还常提起父亲对我是“法西斯”式教育。很多个夜晚,母亲起夜上卫生间,看见客厅门缝下露出的灯光,就知道我还在里面练琴,便撞开门看见我满脸的泪水抱起就哭。

我跟所有的孩子一样喜欢玩!因为练琴占据了我所有时间,那段时间里,我对钢琴充满了怨恨。

见过我父亲的人都觉得他待人热情宽容,可是,在对待我练琴这件事情上,他对我永远都是那么冷酷。小时候,我不敢反抗,可上初中后,我和父亲之间开始有了冲突。

冲突最大的那次是一天夜里11点多,母亲恰巧不在家。我因为不认真练琴,和父亲顶了起来。父亲对我动了手。愤怒中我对他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现在年龄小,打不过你,可我总有长大的一天!” 喊完,我冲出了家门,当时身上没有装钱,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就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乱走。一边走,一边哭。有个好心的阿姨(我在心里一直记得她,感谢她)发现了我的异样,在劝我跟她去她家无果后,给了我10元钱。我用那10元钱打车去了最要好的同学家,跟同学一番哭诉后,我的心情也渐渐趋于平静。最后,在同学母亲的劝说下,我自己回家了。

后来我才知道,同学的母亲在我到家前给我父亲打了电话。我不知道他们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反正,我回家后,父亲的表现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那以后,也没再逼我,直到我情绪稳定下来以后,才重新开始练琴。

成年以后,我是爸妈的骄傲

高中时,我曾两次被晨报选中,参加花季周岁文艺汇演。我第一次意识到,音乐能够让我展现自我。

有段时间,内地的一些音乐大腕频繁来新疆演出,比如,那英,朴树。他们的到来似乎催生了我对音乐的激情。我曾在“晨报之声”上和那英同台演唱过一首“相约98”,这成了我和家人引以为豪的事。

也就是从这以后,我开始发自内心地喜欢音乐,我的心中闪现了向音乐方面发展的念头。

可是,因为高中毕业后将面临人生的重大选择。父亲想让我考名牌大学,将来才有出息。我为此和父亲心平气和地谈了一次。我的态度很明确,就是想去学音乐。“我很了解自己,我是个学习很平稳的孩子。但在音乐方面,我是有信心的,我想用我的长处和别人比,不想用别人的长处去和我的短处比……” 不知道是生我的气,还是觉得我长大了,管不了了,这次谈话以后,父亲彻底就不过问我关于志向的问题。 高三那年,我提前咨询了新疆艺术学院的招生事宜。艺术类院校的考试在每年2、3月份。母亲一人陪我去参加考试。

结果,在当年参加考试的学生中,我的钢琴、乐理知识、视唱练耳都考了第一名。五一大假过后,我拿到了新疆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当时距高考还有一个月。是个周一,在全校升旗仪式过后,班主任老师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宣布了这个好消息。别提我有多开心!

母亲的生日是5月8日。在为她庆祝生日的时候,我拿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父母看着那张录取通知书激动地都哭了。

在我大一时的学校联谊会上,我演奏的钢琴曲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阵阵掌声。父亲当时拿摄像机在为我录像。我演奏完毕,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我最感谢的人是我的父亲,因为我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的功劳!我收回曾经对他说的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天,父亲和母亲都哭了。我看得出,他们都以我为骄傲。

去年,我大学毕业,在曾经起步的青少年宫当了一名钢琴教师。在成为老师的那一天,我对父母说:“谢谢你们!我有今天的一切都归功于你们!”

作者: 原稿: 亚心网 责编: 王婷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

亚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原创的中亚新闻、资讯、图片,均系本网中亚合作伙伴授权翻译发布,其中文翻译版权均属于亚心网,任何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②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原创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亚心网·中亚”。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③未经授权擅自转载、编辑的,限新闻信息发布之日起三日内删除,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包括翻译费用)。
④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联系电话:0991-2332576,2350505
亚心网法律顾问:新疆智瑞律师事务所 专职律师:刘娟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xjjjb@126.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81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