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亚洲中心新闻之声

  高级搜索
背景色
文字大小
网上投稿 进入论坛
梦中都是爸爸背着我的模样

讲述人:余利,50岁,1998年下岗,现无业

讲述对象:余有德,2003年去世时76岁,生前系离休干部

讲述人与讲述对象的关系:父女

我是个侏儒症患者,所以在我的眼里,我觉得父亲是山,无论我多大,是否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有父亲,我就有主心骨,没有他,我觉得世界都坍塌了。

虽然他已经去世6年了,可每每想起他,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回忆父亲的一生,尤其是有了我这个女儿后的一生,完全就是为我而活,高兴是为我,悲伤是为我,就连离去都是因为送我女儿上学的路上而发生的……

父亲活着的时候,我只一味的享受着他为我创造的一切,没有对他表达过什么,但是,现在,我只能通过这样一种途径对我最爱的父亲说:“爸爸,放心,女儿现在活的很快乐,也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开心,还有,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梦中爸爸说要给我买好吃的“利儿,看到你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了,爸爸真为你高兴,我说我女儿是好样的吧,来,爸爸用自行车驮你去逛街,买好吃的。”

“太好了,爸爸”,随着一声喊,我惊醒了,发现自己在做梦,爸爸已经没有了踪影,于是,我哭了。

2002年9月16日,爸爸在送我女儿上学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在经过1年的苦苦挣扎后,爸爸去了。

那一天,成了我生命中永远的痛。

那天,已经76岁的爸爸送女儿上学的路上,被车撞倒了,当时,我正在家里和刚下夜班的老公吃早饭,邻居气喘吁吁的跑来说:“你爸爸被车撞了,赶紧去看下。”

老公顾不上换鞋,穿着拖鞋就跑了出去,而我因为行动不便,只好在家里默默的祈祷流泪,希望爸爸不要有什么事。

下午6点,老公用自行车驮我去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爸爸,眼睛紧闭着,满头都是纱布,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早晨还好好的爸爸,怎么变成这样了。

女儿在一边哭喊着:“爷爷,我的好爷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来看你了”,孩子的哭声让我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不敢想象,没有了爸爸的家将会是什么模样。

成了植物人的爸爸躺在医院里,我去看他时,拉着他的手,跟他说一些快乐的事,说我多么需要他,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唤醒沉睡中的父亲。

每一次,只要我在他身边,都有眼泪从他的眼角流出,也许爸爸什么都知道,只是这么多年照顾我这个残疾的女儿,他累了,累得睁不开眼睛了,可他还是放不下我,所以才流泪。

爸爸还是去了,不管我多么需要他,多么依赖他,他还是走了。

爸爸用他全部的力气来爱我

因为身体的残疾,从家人发现我有病的那一天,我就成了全家的保护对象,妈妈为我辞掉了工作,而爸爸则成了我的专职“保镖”。

记得小时侯,我的朋友们都很害怕爸爸,觉得他很严肃,难得露出笑脸,可我却不这么觉得,爸爸很慈祥啊,对我有求必应,怎么可能是可怕的呢?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就在家门口,爸爸很少接送我,等上了初中,学校离家有3站路,对正常的孩子来说,这也就是15分钟的路程,可对我,却是遥远的,爸爸开始每天接送我。

初中3年,高中两年,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春夏秋冬,即使爸爸生病时,都没有放弃过接我。

记得一个冬日,雪下得特别大,路非常滑,爸爸推着自行车来接我,我怕爸爸推着车子辛苦,坚持自己走,可爸爸笑着说:“没事,爸爸是大力士,有的是力气。”

虽然小心翼翼,可我们还是摔到了,爸爸摔的很重,眼镜也摔到了一边,自行车压在他的腿上,他顾不上疼,一骨碌爬起来,跑到我跟前,着急的问:“丫头,疼不疼,都怪爸不小心。”

说着他把我扶起来,心疼的替我拍打着身上的雪,那一瞬间,我发现爸爸的牙齿流血了,可能是摔的太狠了,我的眼泪“唰”的流了出来,爸爸应该比我疼,可他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只顾着我,这一幕,留在了我记忆深处,只要想起了爸爸,就想起了漫天大雪中,爸爸焦急的神情。

爸爸的骄傲让我有了坚强的理由我初中毕业后,很多人都劝爸爸,说让我随便找个工作干干就行了,只要在把自己养活住就行,反正是残疾人,即使上了高中,也没有上大学的机会(当时那个年代,残疾人无法进高校),况且家里条件也不好,爸爸一个人的工资养活4个人。

可爸爸说:“我丫头的字写的漂亮着呢,虽然她身体残疾,可她脑子好用着呢,学习一直都名列前茅呢!谁都不要劝我,我丫头上学能上到什么程度,我就供她到什么程度。”

也许天底下的父母都是如此,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漂亮的,最聪明的,反正爸爸就是这样认为的。

我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别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虽然对方条件非常一般,可人还比较老实,我觉得还能交往,可爸爸知道后,坚决反对,他说:“丫头,爸爸养你一辈子,不是爸爸不想让你恋爱结婚,可你的状况,爸爸实在不放心,怕你受欺负了,况且爸爸看那人跟你根本不般配。”

爸爸这么说的时候,我很难过,就我的样子,还提什么般配不般配,别人不嫌弃我就行了,我知道,在爸爸的心目中,他的女儿是完美的。

也就是爸爸的骄傲,让我有了勇敢去面对别人异样目光的勇气。

记得有一次爸爸带我去看病,在医院的走廊里,一个人好奇的盯着我看了很久,然后一脸同情的对爸爸说:“这是你女儿呀,可惜了。”

爸爸拍拍那个人的肩膀说:“我女儿是做财务工作的,脑瓜子可好使了。”

其实,爸爸不知道,他也是我的骄傲,每次别人问起我爸爸,我都骄傲的说:“我爸戴眼镜,我爸有文化。”

记忆中,爸爸常常给别人去做培训,虽然我没能去听过爸爸的课,但是我能想象,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爸爸的样子,他不仅是我的偶像,也是我心底深处最爱的人。

作者: 原稿: 亚心网 责编: 王婷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

亚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原创的中亚新闻、资讯、图片,均系本网中亚合作伙伴授权翻译发布,其中文翻译版权均属于亚心网,任何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②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原创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亚心网·中亚”。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③未经授权擅自转载、编辑的,限新闻信息发布之日起三日内删除,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包括翻译费用)。
④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联系电话:0991-2332576,2350505
亚心网法律顾问:新疆智瑞律师事务所 专职律师:刘娟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xjjjb@126.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81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