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亚洲中心新闻之声

  高级搜索
背景色
文字大小
网上投稿 进入论坛
父亲,永远为我打开的书

    

     童年时代,父亲是本看图识字

    我10岁之前,父亲一直在离哈密市很远的一个铁矿上班,每月回家一次。他见到我的第一件事总是将我高高举起,然后用他满腮的胡子扎得我哇哇叫。那时候,我对父亲的记忆除了他扎人的硬胡须外,就是多彩的生活将要开始的念想。

    我的童年时代正是物资相当匮乏的年代,家里一日三餐都吃杂粮,菜里更是连点油星子都见不着。可父亲回家后,想方设法也要带我们全家老小去下一次馆子。他让我知道了下馆子的感觉,知道了白米饭和肉有多么美味。

    物质匮乏的年代,人的精神生活也是贫乏的,我的童年几乎没有玩具,大人们当然也没什么娱乐,可父亲总能出其不意地为我们找到快乐。我一直不知道,父亲的嗅觉怎么那么灵敏,春天来了,他能嗅到哈密钢铁厂氧气车间南边有一大片杏树开花了,而且开得特别好看,然后对我们说:“咱们去赏花吧!”夏天来了,他总能知道市郊的花园子的景色不错,然后吆喝着全家去郊游。

    于是,周日的早晨,我们全家老小就上路了。我们家有两辆带大梁的老式自行车,一辆父亲骑着,大梁上带着我,后座上带着我的两个哥哥。另一辆母亲骑着,后座上带着我的姥姥。

    姥姥是小脚,可是不管我们去哪里、做什么,父亲都带着她。父亲让我从小就意识到:浪漫的气氛是需要自己创造的;家是一个整体,欢乐要共享才美好。

    我是个早产儿,从小身体就不好,母亲经常带我奔波于各大医院。我也因此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很忧郁。

    父亲几乎不带我去医院,他喜欢带我玩。带我跑步,教我打兵乓球、羽毛球、篮球,甚至踢毽子。玩着玩着,我就发现:我的体育成绩越来越在班里拔尖。初中时,我跑60米的速度是7秒5,仅比我们班男生的最好成绩慢1秒。不知不觉中,我变得自信了。

    大概十四五岁时,我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父亲开始教我女子防身术。也许是年龄的原因,他只教我如何去做,却并未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教的方式总是启发式的:“如果有人从前面、后面或侧面突然攻击你该怎么办?”我的回答总是充满了孩子气:“低头躲过、踩他的脚、下蹲抓地上的沙子扔他……”

    在鼓励我的同时,父亲又教我:“纠缠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是下策,你的爆发力强,跑得又快,最好的方法就是跑……”

    说实话,他教我的那些东西直到现在也没用过一次。可是,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并为他的安全开始担忧的时候,我是那么深地理解了父亲当年的良苦用心,并且为之感动。

    22年前,我第一次离开父母,来乌鲁木齐读中专。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前,我早早就写信告诉父母学校放假的确切日期,急切地盼望着回家的日子。放假那天,我把宿舍的姐妹们一个个送走,开始扫地、拖地、擦桌子,然后去洗手间倒垃圾。

    卫生间在楼道的尽头,就在我倒完垃圾返回宿舍时,我似乎远远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楼梯口。下午时分,从卫生间望向楼梯口的方向恰好是逆光,那天的光线尤其强烈,刺得我睁不开眼。

    我一步步向楼梯口走近,努力地想睁大眼睛看那个人。我感觉到那个人似乎也正在盯着我研究。说不出为什么,我就感觉那个人和我是有关系的。

    当我走近,终于能够看清楚了,他就是我的父亲啊!我张开双臂,像小鸟般扑了过去。原来,父亲是在接到我的信以后,专门找机会到乌鲁木齐出差,来学校接我回家的。没有早一分,也没有晚一步。

    父亲让我明白,生活需要惊喜!生活可以像童话一样起伏美妙!

    我记得,读中学时,父亲曾对我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带你出去走一走。”我不知道他的用意,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4年前,我因为一些事情情绪非常低落。父亲轻描淡写地对我说:“咱们出去转转吧。”结果,那一转就是3个多月。他和母亲带着我,从新疆南下四川、云南,再转广州、珠海,一路走,一路游,只字不提令我闹心的事。

    这趟旅行让我真正认识到了父亲的诚信和博学多才,一句给小孩子的承诺,他竟然记挂了20多年。他带着我游山玩水,赏玉、品茶。在四川青莲,他带我去看李白26岁前生活过的地方,给我讲李白的故事和诗词。经过四川眉山时,他给我讲苏轼怀念亡妻的词《江城子》。

    游走间,我忽然豁然开朗。表面上看,父亲是带我去看山看水的,实际上,在开阔我眼界的同时,他让我的心自然也开阔起来了。苏轼说: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其实,人生不就是如此?

    父亲说:有些事,如果不能改变它,不如承认和面对它。有时候,我们只要尽力,做了力所能及的就足够了。父亲这些蕴含了古代道家和儒家思想的处世哲学让我受益匪浅。

    如今遇事越多,年龄越大,我变得越来越淡定、从容。我很清楚,这一切都得益于父亲的教育,而他似乎也很满意我这部作品。呵呵。

作者: 原稿: 责编: 王婷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

亚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原创的中亚新闻、资讯、图片,均系本网中亚合作伙伴授权翻译发布,其中文翻译版权均属于亚心网,任何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②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原创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亚心网·中亚”。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③未经授权擅自转载、编辑的,限新闻信息发布之日起三日内删除,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包括翻译费用)。
④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联系电话:0991-2332576,2350505
亚心网法律顾问:新疆智瑞律师事务所 专职律师:刘娟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xjjjb@126.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81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