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现代探玉地质第一人陈葆章

    和田玉家谱的镌刻者

    ——记现代探玉地质第一人陈葆章

    撰文 乔智慧

    2.5亿年前,在板块剧烈的碰撞下,灼热的岩浆如火舌般冲刷侵蚀着周边的岩石,在时间与天地的孕育下,经过洗礼的岩石如凤凰涅槃一般重生,新生命的色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青色、青白色、白色……这就是被奉为“国石”的和田玉。

    源远流长的惜玉情节,成就了采玉、雕玉、藏玉、考古、博物等众方面的专家,带世人领略了和田玉的德性与至美。然而,美玉是怎样酝酿的,为何它的美如此不凡,其家族成员散居何方,未来它还可以陪伴人类多久……关于和田玉的前世今生、家谱脉络,能说清的,唯有地质人。

    早期开展过和田玉勘查工作的不止一人,但后期持续开展相关工作且成就卓著的,当属陈葆章。

    第一届玉石会议的参加者与新疆玉石工作的推动人;

    第一个和田玉典型矿床研究项目的主持人;

    第一次探源原生玉矿床过程的见证者;

    第一部也是最权威的一部和田玉专著的作者之一;

    ……

    一个个与和田玉相连的第一次,让陈葆章不愧为现代探玉地质第一人。

    专家拜师玩玉人

    年届八十,与和田玉打了半辈子交道的陈葆章,如今已是地质学、矿物学领域的和田玉专家。或许您想不到,他最初的领路人,却是玩玉的。

    当时陈葆章年仅23岁,从西安地质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新疆和田地质大队。工作中他了解到,和田有三大特产——丝绸、玉石和地毯——而跟地质有关的唯有玉石。当时地质上关于和田玉的资料几乎为零,出于好奇,1959年冬天收队后的一个星期天,他来到了当时玉石的专营机构——和田地区手工业办事处。

    办事处相当于现在政府设置的“二轻工业局”,除管理手工业之外,也是和田玉和其它宝玉石的专营机构。每年冬季在自治区轻工业局的主持下,内地各省市的著名玉器厂派人到和田手工业办事处分购分配给自己的玉石。办事处负责和田玉收购、定级、论价的是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人称“老孙头”。老孙头不单收玉石,还收珍珠、玛瑙、翡翠等宝石首饰。

    此后的星期天,陈葆章得空就往办事处跑,逐步知道了绺、瑕、汤等玉石术语,学会了按色、坑、形、皮、性、质地等鉴别玉石和分级。

    来的越多,陈葆章对老孙头的本事越发佩服了。甭管什么石头,经他手一掂一摸,用水一淋,对着放大镜看上几眼,其级别和价格就出来了,说一不二,绝无改动。卖家若同意,就会拿着写有编号和定价的字条去会计室领钱;不同意则带着石头黯然离去。

    当然,偶而也会有不服气的卖家。他认定了自己拿的是羊脂玉,费尽了口舌,极力要说服对面那个定价的“老佛爷”。而此时的老孙头却很是淡然,不慌不忙地掏出脖子上挂的标本,往那块石头面前一靠,两相一比照,卖玉人顿时哑口无言,听凭老孙头定价。

    这是啥样的宝贝啊?

    日久混熟了,陈葆章终于逮到了与它亲密接触的机会。这是一块乳白色子玉,有两个指甲盖大小,纯净滋润,微透明,无半点瑕疵,品质之佳可谓万里挑一。无怪乎那么多玉石经它一比都黯然失色,不敢自称为羊脂玉了。

    温润的玉石,让陈葆章的心弦为之一动:能不能把这块小玉买下来啊?他向老孙头央求了多次,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后来许是被央求得有些厌烦了,这才出了个价——200元。

    200元?这可是一块大玉也卖不到的价位啊。那时一个普通职工的月工资只有十几元或几十元。新疆地质行业的工资水平当时是较高的,陈葆章的工资加上野外津贴一个月才一百多一点。重不到两钱的小玉,竟要花两个月工资?

    “200?好,我要啦!”思量了不多时,陈葆章决定买下它。

    “?”老孙头的表情中,写满了惊讶与不信。

    他压根就没想卖,报出这个“天价”,就是想让陈知难而退。

    不过陈也有自己的打算,一方面他想留块好的羊脂玉标本,最主要的,则是想请老孙头把鉴定玉石的要点传授给他。

    200元拿到手里,老孙头反倒不好意思啦,除赠送一小块切磨后的和田碧玉外,还把玉石分级的各项要素讲得完全彻底,把存在库房里的碴子玉、山流水、子玉的各种类型样品指给陈看。于是,陈从老孙头那儿学到了不少玉石的感性认识,为之后研究和鉴定和田玉奠定了基础。自此,找玉和研究玉成了陈葆章的爱好和特长。

1 2 3 ...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 迪木娜 ]
亚心网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