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尔石窟探幽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稿源时间: 2020-11-10

克孜尔石窟 来自网络

守护石窟的鸠摩罗什雕像 李天保摄

  提起中国古代的石窟文化,人们印象最深的是以龙门石窟、莫高窟、云冈石窟、麦积山石窟为代表的四大石窟。然而,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拜城县境内,还有一座历史悠久的石窟,开凿年代比四大石窟还要早,它就是克孜尔石窟,和莫高窟一西一东,宛如镶嵌在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两颗明珠。

  一

  端午节时,我带着几个学生,从库车前往克孜尔石窟。驶出市区,我们一路向西,向拜城方向行进,极目望去,公路两边是茫茫的戈壁,一望无际而苍凉辽阔。

  车子在宽阔而曲折的公路上疾驰,大约1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克孜尔石窟大门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门中间一个长方形的条石,中间镌刻“克孜尔石窟”五个大字,当地人介绍说,“克孜尔”在维吾尔语中是红色的意思,因为这个石窟分布在红褐色的明屋塔格山腰,因此而得名。

  走近一看,大门是多元风格的,两边的石墩上有两个伊斯兰风格的水泥圆顶,前面摆放着两个石狮子,狮体微微内倾,相互呼应。在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中,石狮子常常被摆放在宫殿、寺庙、王陵等建筑物前,具有镇宅驱邪之意。

  我们进入大门径直往前,左边是新疆龟兹研究院,专门负责古龟兹石窟、壁画的管理和科学研究。走到一个路口向左拐,一条笔直的马路伸向远处,两边都是高大的白杨树,苍翠而挺拔,像两排哨兵一样日夜守护着克孜尔石窟。这段路有些长,走了大约20多分钟,远远看见一尊黑色的雕像耸立在一个圆形的小广场中央,走近一看,原来是高僧鸠摩罗什的雕像。鸠摩罗什出生在龟兹,早慧博识,他曾在我的故乡凉州弘法十七年。后来他到长安讲经、著述,影响很大,与玄奘、不空、真谛被后人称为中国佛教的四大译经家。

  我们抬头仰望,雕像并不是正面朝着我们,而是侧坐在黑色的石墩上,左手柱撑着石墩,右脚放在石墩上,右手下臂用右膝支撑着,而右手自然弯曲下垂,左腿顺着石墩下放。他颔首低眉,若有所思,显示了佛家的睿智。

  绕过雕像,前方是两段很陡的石阶,我们拾级而上,土红色的明屋塔格山赫然就在眼前,迎面大大小小的石窟,层层叠叠,绵延分布在半山陡峭的悬崖上,连接各个洞窟的,则是曲折的人行栈道。站在上面远眺,远处是一片开阔的河谷区,中间绿树苍翠,花红草绿,渭干河水缓缓流淌,真是一个放松心灵、感受自我的好地方。

  二

  我们最先参观的是谷西区的27号洞窟,这是公元5世纪开凿的一个中心柱窟。洞窟分为主室和通向后面的甬道,主室呈方形,能容纳十几个人在里面做礼拜,北壁上有一个佛龛,两边的墙上也有很多个小佛龛,但龛内的塑像几乎都不见了,龛外的壁画也基本脱落了,只有在甬道最里面的内侧墙面,依稀可见残存的“焚棺”“八王分舍利”等佛传故事,主要描绘释迦牟尼的生平事迹。

  接着我们又参观了32号洞窟,这也是一个中心柱窟,分为主室和甬道,窟门对面的墙壁上有一个拱形大佛龛,龛内的塑像无存。佛龛两侧的甬道相通,主室墙壁上的壁画残损不堪,只有券顶绘制的菱格因缘故事保存较好。这些精美的菱格壁画,是龟兹壁画艺术的独创,也是矿物色表现出来的“岩彩画”,采用的颜料是天然的矿石原料,色泽鲜艳,经久不褪。

  然后我们参观了8号洞窟,这个中心柱窟的主室和甬道保存完好,我们看到主室券顶绘有很多菱格本生故事。主室左侧墙壁有一块长方体的壁画,四周有非常明显的切割线条,当地人说,原本壁画上面贴有箔金,被外国探险队剥离带走了,仅留下了残损的壁画,真是令人痛恨。

  之后,我们又进入 10号窟,这是一个僧方窟,是供僧人修行起居的场所,分为侧甬道和主室。我们顺着左甬道进入主室,左侧是一个残破的取暖壁炉,东部地面上有一个残存的石炕,上面放着一个大相框,里面有十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戴着眼镜、打着红领带、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的照片格外引人注意,原来这就是韩乐然,他是第一个为克孜尔石窟编号的艺术家。左侧斑驳的墙壁上,记载了他两次考察克孜尔石窟的工作概况,并呼吁人们爱护保护石窟。

  看到这些,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意,我想起了常书鸿、樊锦诗等一大批为中国石窟艺术献身的守护神,正是由于他们的默默守护和无私奉献,我们祖国的艺术瑰宝才获得新生。

  我们最后参观的是17号洞窟,这是开凿于6世纪的一个洞窟,由于位置地处较高,窟内绘画保存相对比较好,洞窟券顶绘有菱形本生故事壁画。通过石窟的壁画,我们也可了解到古代龟兹人的长相。从一些壁画的供养人像看,古代龟兹人一般额头宽大扁平,脸呈卵形,为什么他们是这种相貌呢?这是因为古代龟兹有一种风俗,小孩生下来的时候,要用一个扁平的木条把孩子的额头压平。

  这种风俗有点像现在河西走廊农村中所流行的,在孩子出生下来几个月里,要让孩子的头枕硬质的鞋底或枕具,把孩子的后脑勺压平,这样孩子的脸颊张开,脸型显得饱满,这种脸型与“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面相吻合,寓含富贵吉祥之意,我想古代龟兹人的风俗可能也是这个道理吧。

  三

  我曾经去过敦煌莫高窟,但克孜尔石窟与莫高窟的内部结构不一样。这几座克孜尔石窟都有甬道和正室,甬道位于洞窟的两侧,可以从一侧进去,从另一侧出来,而莫高窟的洞窟进去就是一个大窟,里面非常开阔,有很大的佛像和精美的壁画。

  与莫高窟相比,这里的石窟受到的破坏更加严重,尤其是近代以来,一些外国探险家和考古家接踵而来,盗取了很多精美的壁画,窃取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物,对克孜尔石窟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留下了千古遗憾。

  我所看到的5个石窟,没有一个是完整无损的,尤其是最先参观的27号石窟,里面空空如也,墙壁上有很多空的佛龛,没有一尊完好的佛像和一幅完整的壁画,令人痛惜不已!

  虽然克孜尔石窟与莫高窟一样,都开凿在半山的悬崖上,但莫高窟看上去是宏大的,而克孜尔石窟规模稍小,但历经沧桑,年代更远,更像是一个苍老的老人,诉说着过去的故事。

  龟兹,这个古老而沧桑的地方,是古代丝绸之路上东西文明的一个交汇点,它以宽广的胸怀,接纳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文明,孕育了丰富多彩的龟兹文化,也成就了克孜尔石窟。

  我们走出洞窟,回眸远眺,晨钟暮鼓的声音仿佛响起,时光好像又回到了一千多年前:明屋塔格山下,华盖云集,香雾缭绕,许多僧人著衣持钵,虔诚念正;众多信徒奉香诵佛,祈求佛佑......真是莫大的盛况。

  我们坐上车离开克孜尔石窟,两边是茫茫的戈壁,戈壁上空阴云滚滚,一会儿工夫就遮住了大半个天空,在石窟山顶布下了一道阴影,紧接着,天下起了雨,夹杂着微风,前方的道路显得有些迷茫,但忽然远处出现了一道明亮的彩虹,像一座彩色的小桥,横跨在天际中间,与明屋塔格山交相辉映。

责任编辑: 廖映月

copyright 版权所有:新疆亚心网网络有限公司

关于亚心 ┊ 客户投诉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