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择校费抬头,关键还在罚款之外

  作者:闵萧

  此前,中国之声报道了宁夏银川三所民办初中违法收取高额择校费用的事件。报道中提到,2018年,当地三所民办初中在招生时,以“赞助费”等名义,向部分学生收取了1-10万元不等的高额择校费用,累计超过700万元。近日,针对三所民办教育机构存在自立收费项目,收取与入学挂钩“赞助费”的价格违法行为,银川市物价局在责令学校退还违法所得的基础上,又做出了共计罚款250万元的决定。

  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严禁收取择校费,这是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的规定。根据银川市物价局公布的调查结果,当地三所民办初中,在2018年秋季招收七年级学生时,以“爱心捐款”的名义向学生家长分别收取了327万元,153万元,232万元的择校费,人均达数万。且从学校的收取方式看,都是没有开具任何收据,并一律以现金形式进行,说明学校对于择校费的相关规定也是心知肚明。

  既然违规,就应该接受处罚。当地物价局在责令学校退还违法所得的基础上,又根据规定对三所学校作了共计250万元的顶格罚款,并且表示下一步将把民办学校收费作为检查工作的重点,推动建立经常性的检查机制,这事就此看似划上了一个句号。但是,此番处理是否能彻底把当地民办学校择校费的漏洞完全堵住,或者说,择校费背后的诱发因素是否同步消除,还得打上一个疑问号。

  敢于向家长收取择校费的学校,往往自有底气,在地方教育“市场”中处于“供不应求”的“卖方”地位,当地三所民办初中同样如此。据悉,这三所银川仅有的民办初中,正处于当地教育质量金字塔的顶端,升学率远远高于其他公办学校。众多家长心甘情愿进行“爱心捐款”,也无非是为孩子换取一张获取高质量教育的“门票”。但是,这三所民办初中的崛起之路,并不简单。

  媒体披露,它们都是由银川当地三所著名的高级中学与社会资本联合创办,而自2014年起,三所公办高中已经相继退出了办学。可以想见,三所民办初中之所以能够一跃站到当地教育生态中的第一梯队,主要是得益于原有公办初中的师资与管理加上社会资本的共同打造。一定程度上说,这些民办中学虽然对地方教育资源带来了增益,可在客观上也形成了对原有教育资源的虹吸效应。比如由于当地民办初中教师的薪资水平普遍高于公办初中,优秀的师资力量也逐渐开始向民办初中倾斜。

  这事实上是一种无奈的状况。地方教育资源不足,所以,公办学校与社会资本以合办民校的方式来做大地方的教育资源蛋糕。但是,在民办中学做大做强后,又可能构成对公办教育资源的虹吸,然后更多的家长被迫也只能选择民办,这无疑为民办学校的择校费埋下了伏笔。

  这种状况,不唯独银川所有,其实是不少地方择校费现象背后的共因。因此,要真正遏制择校费的抬头,说到底还是得靠从源头增加地方教育资源的供给,提高教育资源分配的公平性和均衡性。当公办与民办的教育质量落差减小,择校费的空间自然会被压缩。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细节问题需要注意,比如公办学校与社会资本合办民校,其中的合理界限到底在哪?如何促成1+1大于2的效果,而不只是对既有资源的倾斜分配?(闵萧)

责任编辑: 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