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色
文字大小
网上投稿 进入论坛
中国罗本的故事:橙色梦想破灭 伤病毁掉留洋生涯

中国罗本的故事:橙色梦想破灭伤病毁掉留洋生涯

中国罗本,那只是传说

    带着希望与梦想,他前往荷兰,开始了海外生涯;拖着一条伤腿,他返回国内,继续自己的人生。中国有个罗本叫于海。

   于海的博客已经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没有更新了,“唉,博客长草了。这是当时出去踢球的时候开的,后来受伤了,就觉得没什么可写的,也没什么心情了。”9月4日客场对阵北京国安的比赛后,于海在球队下榻的酒店大堂见到记者时这样解释道。聊天自然也是从那段让他颇为享受和得意的留洋经历开始。

    橙色梦想

    荷兰的生活在于海看来是惬意的,度过了最初三个月的适应期,他不仅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出场机会,同时也开始慢慢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于海在维特斯踢球期间。一直租住在当地人的家中,房东是一位老太太,老公几年前去世了。老人对于海很是照顾,每天都会给他做饭吃,使得这个中国小伙子可以安心训练,不必为生活琐事有太多烦恼。于海也会在训练之余陪老人聊聊天,看看电视,“其实看电视吧,我也看不懂,但是可以和老太太互相做个伴吧,她对我很好。”老人的孙子和于海同岁,就住在他们隔壁的街上,没事的时候就回来陪老人,还会把自己的游戏机拿给于海,两个同龄人也会经常较量一番。

    由于之前于海在国内是有些英语基础的,所以他在那边都是用英语和人交流。但俱乐部还是专门安排了荷兰语的课程,每周两次,老师是俱乐部一名工作人员的妈妈。同学来自不同的国家,一开始大家还都好好看书专心上课,可是这些年轻人混熟了之后,用英文天南海北地聊天成了每堂课的主要内容,后来居然连老师都加入了进来,来上一杯咖啡,吃点水果和点心,聊着聊着一堂课就过去了,这倒也无妨,反正大家用英文交流完全没有障碍,荷兰语学不学也就两可了。聊起那段生活,于海眉宇间透着兴奋,“我很喜欢那边的生活,给球员的自我空间很大。”

    伤痛的折磨

    可是好景不长,在荷兰仅待了一年多,于海就遭遇了解约,一来是因为他在备战北京奥运期间受了伤,二来俱乐部遇到了经济危机,政府的撤资让球队濒临被变卖。而对于于海本人来讲,当时他遭受的是双重打击。十字韧带的断裂让他丢了工作,也让他错过了北京奥运会。其实,在与维特斯解约之前,于海和经纪人已经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开始联络其他俱乐部,然而即将谈妥的交易也随着那次伤病不了了之,“没办法,受伤了嘛,只能先好好养着了,球员首先就是要保证自己有个健康的身体。”

    说到伤病,似乎是于海永远的痛,他的左腿和右腿韧带都伤过,而右腿的第一次内侧副韧带手术实际上是不成功的,但是当时的主治医生并没有告诉他真相,当后来的右膝十字韧带断裂时,才发现原来旧伤并没有治愈。于是,十字韧带、半月板和内侧副韧带的手术同时在他的右腿上进行,4个多小时的手术时长也让于海本人意识到了伤病的严重性。“受过这些伤,只能是把它对事业的影响降到最低,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可以重新踢球了。”伤病让于海暂停了他的留洋生涯,经历了这一切后,他的心态平和了许多,“现在具体也没什么出去的打算,回来了,就要把伤养好,把心态调整好。如果再出国的话,选择球队应该会更慎重。之前对出国很冲动。当时跟经纪人说只要能出去不管去哪儿都可以。现在我已经见识过国外俱乐部的一些运作,这对我今后是有好处的。”

    恋家的海归

    回国之后,于海回到陕西中新,开始征战中超联赛。家乡是河南洛阳,父母定居上海,自己的球队又在西安,作为职业球员的于海不得不面临和家人分隔两地的境况。说到自己生活过的城市,于海坦言自己其实是个路痴,“我方向感特别差,分不清东南西北,你别看我在西安有段时间了,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们球队的驻地是在郊区还是在市区……我只会记住标志性建筑,记不住路的名字,我平时自己不开车,连我们俱乐部周边的路我都分不清。”

    在上海的房子,是于海买给父母的,有五年了。当时因为他在上海国际队时年龄小,队里放假也没地方去,教练不放心他,于是就建议他租个房子,让家人过来照顾他。于妈妈先行抵达上海,一年之后爸爸也搬过来了,慢慢的,他们在上海安下了这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其实让儿子选择足球作为职业,并不是于海的父母有意而为之。9岁那年,于海上小学三年级,当时有个和他十分要好的同学在他们家乡的一支业余球队踢,于海经常在旁边看着小伙伴踢球,觉得也挺有意思,于是征求了父母的同意,也报了名。父母也想让于海锻炼锻炼身体,顺便能有个地方管着淘气的儿子。

    四年级时,受到上海一家俱乐部的邀请,于海所在的那只业余球队赴上海参加比赛,后来被那家俱乐部挑中要留下他。10岁的于海面临着选择,他本人并不是很愿意去,父亲和其他一些亲友也都站在他这边,唯独妈妈坚持让他去,因为在上海的发展肯定比家乡好。但是,如果选择去,也就意味着于海必须努力把踢球当成自己未来的职业,这无疑是一次赌博。“后来决定还是先去几个月吧,我爸妈也是担心教练会打队员,他们亲自把我送到上海,得知我们教练不会体罚队员后,也就放心了。在那个球队踢了6年多,每天大家一起上课一起写作业,然后一起训练,很难忘。”17岁那年,于海进入了当时的上海国际队,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当年的那个有关未来的赌博,他赌赢了。

    其实,于海是不太愿意谈及有关他家人的话题,“我要尽量保护他们,不要因为我的职业而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家,就是于海的避风港,也是他最牵挂的,在和记者聊天的时候,他还问起了一种北京特产小吃,说要去买一些,因为家里人特别喜欢吃。“跟爸妈平时联系挺多,两天打一次电话吧,作为球员,和父母聚少离多是肯定的,所以要多联系,他们也挺担心我的,我要让他们放心。放假的时候和爸妈团聚,对于我是很好的放松,特别是遇到困难,回家调整完了就感觉特别好。”

    无奈“中国罗本”

    随着名气的增大,网上对于于海的评论也越来越多,难免会有些批评甚至恶意中伤。“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逃掉的,刚开始的话会很接受不了,慢慢经历过之后心态就会成熟了。当然不可能不影响,但是我自己会调整,会更努力地表现。我欢迎球迷的建议,也希望能得到掌声,批评的声音也是一种激励。”当然,于海最为知名的无疑是他那“中国罗本”的称呼,然而这在他自己看来,却是种无奈。“其实对于我来说,听到这样的称呼感觉怪怪的,我和罗本不是一个层面的,根本没法比。我还是习惯别人评价我的球技。不习惯拿我和谁谁谁比,很多人觉得这样的称呼我肯定会骄傲,但其实我很无奈。我还是尽力把球踢好吧。”

    生活中的于海最喜欢看电视,也会看看书。“我看书有个习惯,总是喜欢剩下十几页不看,自己猜想—下结果,好多书都没看完就开始看新的一本了。”他不喜欢网络游戏,也不喜欢上网聊天,每天上网也就是浏览一下当天的新闻,在他看来,玩游戏有点浪费时间。而对于大多数年轻人都喜欢的唱歌,于海说自己只有听的份,还调侃自己:“我唱歌太难听,怕唱了别人的情绪都没有了。”

    于海刚满22岁,前途依旧充满了未知。他说以后自己也许会换换环境,到另外一个领域去发展。如果还要继续回到足球这个圈子,他希望也是在先读书充实自己、有了文凭和更好的能力之后,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在激烈的竞争中被淘汰。和于海接触下来,绝对有理由相信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为人谦和的他有礼貌是出了名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对于年轻的于海,前方还有无尽的机遇和挑战在等待。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作者: 王帆 原稿: 足球周刊 责编: 贺啸威

亚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原创的中亚新闻、资讯、图片,均系本网中亚合作伙伴授权翻译发布,其中文翻译版权均属于亚心网,任何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②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原创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亚心网·中亚”。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③未经授权擅自转载、编辑的,限新闻信息发布之日起三日内删除,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包括翻译费用)。
④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联系电话:0991-2332576,2350505
亚心网法律顾问:新疆智瑞律师事务所 专职律师:刘娟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xjjjb@126.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810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