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作者张牧野做客亚心网

  9月11日(周六)上午10时30分,来新疆考察的畅销小说《鬼吹灯》作者张牧野做客亚心网直播室,与网友在线交流。
  张牧野有个笔名“天下霸唱”,来源于网络游戏,他为人性格豪放,不拘小节,待人坦诚热情。著有《鬼吹灯》、《贼猫》、《谜踪之国》等小说。《鬼吹灯》系列小说风靡全国,引起了畅销书市“盗墓”小说盛行,并逐渐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畅销书流派。

推荐视频

图文直播

    亚心网现场播报:各位亚新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点击收看亚新网直播访谈,我是雅馨。他说自己不是一个作家,可他的书却卖了600多万本,他就是“盗墓小说”的鼻祖《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牧野欢迎您。

    张牧野:大家好,我是张牧野。

    主持人雅馨:主持人雅馨:我想问一下,牧野您是第一次来新疆吗?对新疆的感觉怎么样?    

    张牧野:第一个感觉就是新疆大,我这次以旅游为主,南北疆的自然风光看一下。
    

    张牧野:张牧野:因为来新疆旅游是我计划了四五年的,但是一直就没有时间。因为新疆太大了,如果没有一个月,不可能把新疆都玩遍了,即使一个月也是走马观花的,如果想深度游,最起码在新疆住上半年。
    

    主持人雅馨:新疆的灯丝们当然希望你们能在新疆多住一段时间,其实我们新疆也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文化,有想过把新疆的文化编写到您的书里面去吗?    

    张牧野:我之前写过,包括《鬼吹灯》《迷踪之国》都专门写的新疆的故事,比如《精绝古城》,《楼兰妖耳》都是原汁原味的新疆故事。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主持人雅馨:今天张牧野先生做客我们亚心网,主要是来解答我们网友的一些问题,那我们我们就来看一下网上有哪些网友给我们的牧野先生留言了,网友“格子木”说,牧野先生,您平时新欢看什么样的书呢?其实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张牧野:我平时以看漫画为主,文学就是看一些的纪实类的,比如说的刑侦、军事等等纪实类的故事,不太喜欢那种纯文学的东西。    

    主持人雅馨:您会看其他人这方面的书吗?

    张牧野:比较喜欢《地心游记》,还有《海底两万里》。 

    主持人雅馨:亚新网的网友"zaska",他说我想问一下张先生,《鬼吹灯》系列的小说灵感来源于什么,是什么激发了您完成这一系列小说的?    

    张牧野:这说来话长了,因为我写《鬼吹灯》是我个人创作生涯写的第三个故事。因为我经常跟山西的煤老板打交道,因为经常去山里面看一下有没有矿脉,他们经常从广东里面请一些“独眼”的看风水的先生,解放前他们都是看龙脉的,现在就看一下有没有的地下有没有矿藏、矿脉等等,如果这个山有矿,可以在这儿开一个矿井,然后就是正式的投资和挖井,我跟这些人接触的比较多,所以就听了一些风水先生的故事,所以一直想写一些关于跟风水有关的探险故事。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主持人雅馨:还有“蘑菇小熊”的网友说,这些关于盗墓的故事写的非常的细,我想问一下,这些都是您道听途说外加杜撰,还有搜集的一些资料。    

    张牧野:这些都有,一部分人是我自己的经历,工作当中见过的,还有道听途说中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每天写小说就像写日记一样,每天把听的一些奇怪的事写在日记里,就是这样就写成了一个篇幅也挺长,自己一看也吓一跳的《鬼吹灯》。
    

    主持人雅馨:您书中提到的盗墓工具真的存在吗?

    张牧野:有的存在,有的就是虚构的,比如我的小说里有一个竹竿挺神奇的,叫“蜈蚣挂山梯”,这个梯子拆开就是一节一节的,出去组装起来就像一个蜈蚣一样很长很长的,就是蹒跚跃岭、适应各式各样的复杂的地形。这种工具在以前清朝盗墓的时候,就是由一些河北盗墓的人发明的,就是没有小说里的那么神奇。    

    主持人雅馨:还有亚心网的网友留言说,《鬼吹灯》盗墓说的神乎其神,很受读者的欢迎,请问小说会不会使人模糊文物保护与盗墓的界限呢?
    

    张牧野:首先我觉得肯定不会因盗墓寻宝的小说,就会产生盗墓挖坟的想法,这个人的价值观本身就不正确,世界观就不成熟,我希望通过这个故事,能够激发大家对历史文物的一些兴趣。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主持人雅馨:我觉得网友的问题相当的犀利啊,还有网友小猪说,网友"小猪":你最近出的几部书,网名们的评价好坏参半,你怎么看?是否有非常强力的作品在酝酿当中呢?灯丝们可是很期待的。
    

    张牧野:我现在出版以及将要出版的,一共大概有16本书。我不希望都把它写成一个类型的,像《鬼吹灯》这个不想再写了,像探险、军事等等我都想涉及一下。我写的的《贼猫》就是关于猫的故事,《迷踪之国》讲的是地质勘探,军事和科幻色彩,而《鬼吹灯》就是纯中国风,那么中国人接触起来比较的容易,因为中国的乡土元素比较多。但是西方科幻的中国人可能就不太喜欢,但是我个人非常的喜欢科幻的故事,我喜欢在自己的小说里涉及能带有自己独立的科幻元素。    

    主持人雅馨:您喜欢看科幻电影,是吗?
    

    张牧野:是的,但是中国方面的科幻电影不太爱看,基本上都是国外的。
    

    主持人雅馨:我知道您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就是说您刚才说的盗墓系列小说基本上是一个空白,但是盗墓的小说可能就是市场上的一个流派了,您对此怎么看呢?
    

    张牧野:说是空白也不确切,我在写《鬼吹灯》之前,其实有很多人写过盗墓的故事,像香港的《卫斯理》作者倪匡都涉及过盗墓题材的故事,包括一些电影《东陵大盗》等等这些都是盗墓题材的故事可能始终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所以说“鼻祖”真的不敢当。    

    主持人雅馨:我觉得您非常的谦虚,您在网上写,您觉得跟出版社写作有什么不一样吗?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张牧野:网上写作跟传统的作家不一样,他们都是先写一个故事大纲,然后几经修改,然后再交给出版商审查。但是网上写作的门槛比较低,就是随兴一些,但是就是这种随兴造成了很多的“太监”,就是写不完,然后编不完了。像我的故事,有一些差一点就写不下去了,但是最后都还是编完了。

主持人雅馨:我知道您在网上写小说,一天写5000字,我想问一下您是怎么样坚持下来的呢?

张牧野:我大概一天就是3000字,一个月大概就是10万字。我现在想起来就是两个字,就是非常的痛苦,差点头撞墙了。现在的人什么故事没有见过,像莎士比亚说的一样呢,小说写来写去都是一个套路,像写的一些悬疑小说,而像我们国家的要求,一切悬念都要解释在物理范围之内,不能上升到鬼神的层次,所以非常非常的困难,但是我把这个故事写完了,把自己想要讲的故事传递给读者,收获的那份感动,是任何人都体验不了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结果是非常享受的。

主持人雅馨:网友说 你所做过的所有职业中,最感兴趣,最喜欢,自认为做的最好的是什么?非常感谢!我知道您之前做过杂工,做过生意,还做过美工等等。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张牧野:我比较喜欢期货行业,因为这个行业是我们国家平均收入非常高的,因为他们有一些活动非常腐败,出去一般住的都是星级酒店,比别的工作更享受一些说喜欢有行,谈不上,因为非常的枯燥。

主持人雅馨:您一直说您不是一个作家,那么您现在也有别的工作,您在工作和写作之间是怎么安排,如果有冲突的话怎么办?

张牧野:我写作大部分都是在上午,因为我们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9点,我一般早晨7点就到,因为早晨脑子比较清醒,就赶紧写,写那么两个小时,然后中午吃饭,下午就忙活单位的事。如果出差的话,那么只能在家里写,但是在家里面很难写出来,因为在家里光想着玩。

主持人雅馨:主持人雅馨:还有一个匿名的网友说,您不是盗墓专家,想知道您那么多盗墓的知识是从哪来的呢?您跟我们这位网友说一下吧,可能我们的网友刚打开。

张牧野:盗墓没有什么知识,如果您觉得我们小说里的故事可以当盗墓教科书,我只能说您的价值观、世界观不太完善。因为以前听过,有几个人看了我这个小说以后,用理论联系实际结合了,然后就挖坟掘墓去了,结果被人逮着了。我觉得这个有一点不靠谱,因为我小说里面有一个大的原则,就是真实的陵墓,包括秦岭等等所有的陵墓都是虚构的,只是小说的一个平台。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主持人雅馨:我在这儿也给我们的网友说,我们的故事多数是以虚构为主。

张牧野:就是三分现实,七分演绎,也并不是完全虚构,脱离了现实也不靠谱,还是要根据实际来演绎。

主持人雅馨:牧野先生,您的故事有人说过吗?它是一个封建迷信。

张牧野:这个倒没有,因为《鬼吹灯》一开始写的时候,是按照封建迷信这个套路去写的,什么僵尸、鬼都有。后来有一个出版社找我,给你出一本书吧,我说不行啊,我的路子太野了,我得需要改。他说不需要改,直接出就行了,然后就给我签了合同,但是后来他说还得需要改,然后我还是硬着头皮改了。我从《鬼吹灯》的第一部《精绝古城》一直到第二册从头头到尾改了一个月,才把迷信的成分给改掉了,大家买的的实体书可能跟网上的初稿很大的区别。

主持人雅馨:还有网友问,说《鬼吹灯》有一本讲的是精绝古城,一般认为它就是今天的尼雅古城遗址,那么我想问一下写精绝国的时候是以什么为参照的?

张牧野:在写精绝古城的时候,是按照尼雅。这个尼雅的位置和我书里面描写的不一样,我描写的精绝古城应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间,而的尼雅是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端,而且精绝国本身,按照汉史的记载当中,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一个小国,大概有200多人家,相当于跟内地的一个村差不多。张骞的《西域记》里面说“地僻不登”,就是这个地方非常的偏僻,而且也不是在丝绸之路往来的必经之路,所以非常的贫穷的一个小国。

主持人雅馨:还有的网友说《贼猫》里面提到很好玩的知识,就是猫也有面相之说,这是您听说的还是自己观察出来的呢?

张牧野:这个不是观察出来的,也不是听过来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不光猫,还有猪、狗、马、羊都有,比如捉牛长的好,可以养一头宝牛,可以达到家庭兴旺,养一条好狗主家就可以家庭平安

主持人雅馨:对,我也听说过这个。还有网友说,听说《鬼吹灯》拍成电影的事情搁浅了,是吗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张牧野:这个跟大伙说一下,因为关心这个事的挺多。也不是说搁浅了,应该说《鬼吹灯》的影视版权早就卖了,公司买了这个剧本以后,就不打算涉足影视行业了,他就希望把这个剧本和别的剧本打包一起卖,这个和别的剧本加在一起是2亿,所以还没有人买。今后一旦价格松动了,也许就转到别的影视公司去了。

主持人雅馨:这个确实是很多的灯丝非常期待的事情,我也希望您的电影上影以后,我能够及时去看。我也看过您的博客,我正在读您的文章,而且您的背景音乐也有这个恐怖的氛围,刚好同事拍了我一下,就把我吓了一跳,通过您的博客文章,还有背景音乐,我觉得您的心思还是挺细腻的,您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

张牧野:其实音乐不是特别吓人,只是这个音量比较大,而且旋律比较激扬,以前电影里美国的直升机轰炸越共的时候,出的就是这个音乐,因为我比较喜欢空军,所以我就喜欢这个音乐,如果戴了耳麦听的话,可能感觉比较的吓人。

主持人雅馨:那么生活当中,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听说您是一个内向的人。

张牧野:以前是外向的人,可能跟工作有关系,而且写小说写多了,也不愿意多说话了。

主持人雅馨:我还有一个疑问,您写这个小说的时候,有没有一篇文章把自己吓着了?

《鬼吹灯》系列的作者张牧野先生做客亚心网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张牧野:还真的有,大概在写迷踪之国的时候,我写了一个连体怪胎,当时就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其他的倒没有。

主持人雅馨:我妹妹很喜欢你,她今年16岁,我知道除了她,她的很多同班同学都是你的灯丝,对于这群学生,你建议他们看你的小说吗?想给他们说些什么?

张牧野:我希望大家看故事的时候,对这个历史,包括文物都比较的感兴趣,像精绝古城一样,以前大伙都没有听说过,正是因为看过这个故事了,就觉得西域文化很神秘,然后就很关注中国的传统历史几乎没有人提起来的这些事,我如果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就是我最大的收获了。

主持人雅馨:像这些学生,可能在这个思想方面还是没有一个成年人成熟。

 
张牧野先生参观亚心网视频直播间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张牧野:学生都喜欢冒险的。

主持人雅馨:我妹就经常这样的,可能大晚上抱着书偷偷在被子里面看,我在这儿还是提醒我们的学生还是以学业为主。我想问一下您,此次来新疆打算旅游哪些呢?

张牧野:我明天开始去吐鲁番,然后直接奔塔什库尔干、然后就是红其拉甫、然后走塔克拉玛干的沙漠公路、赛里木湖,然后准备在喀纳斯徒步五天,在山上稍微走一走,锻炼锻炼。

主持人雅馨:我想问一下您的新书有什么打算吗?

张牧野:新书还谈不上,我现在还欠一些公司的剧本还没写完呢,还有其他影视公司,他们也希望我参与剧本的修改,等这些都忙活完了,差不多上半年也就过去了。

主持人雅馨:还有的网友问了,牧野先生,您打算和南派三叔合写一个小说吗?

张牧野:这个没写过小说的人才会这样问,两个人没有办法在一起合作写小说,就像冯小刚和张艺谋可以在一起拍电影吗?不可能,因为他们的风格不一样,包括逻辑都不一样。

张牧野先生参观亚心网视频直播间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主持人雅馨:那么最后想给我们亚心网的网友说点什么吧。

张牧野:也就不多说了,祝大家的钱多事少,大家身体健康,谢谢大家的关注。

主持人雅馨:在网上可能有很多灯丝也在关注这个访谈节目,您也跟我们的灯丝说点什么吧。

张牧野: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以后多写点有意思的故事带给大家,谢谢大家。

 
张牧野先生参观亚心网视频直播间 亚心网记者 宋君 摄
 

主持人雅馨: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告于段落了,希望网友们继续关注《鬼吹灯》,继续支持张牧野,也欢迎牧野再到新疆来,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期再见。

张牧野:谢谢。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webmaster@iyaxin.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9005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