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的春节相册】四世同堂全家福 幸福全在笑容里

本期讲述人:余亮(34岁)

合影人物:姥爷范德山、姥姥吴桂芳、爸爸余新生、妈妈范秀琴、儿子余亮、儿媳吴文婷、外孙女果果。

从我出生起,就和爸妈、姥爷、姥姥生活在一起。春节的味道是姥姥从厨房里端出来的热腾腾的饺子,是姥姥往我碗里夹的香菇炖鸡。平时不喝酒的姥爷会拿出白酒喝两盅,笑眯眯地跟我讲他年轻时的故事。

爸妈工作忙,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姥爷、姥姥陪我度过的。小时候只要我犯了错,他们总会把我护在身后。现在每年春节回家搂着他们的肩膀聊天时才发现,他们这么瘦小,身子这么单薄。

姥姥对我的疼爱我至今难忘。上高中时,我已经长成了一个身高1.8米的小伙子,可只要回家晚了,姥姥都会到院子门口等我,她说担心我怕黑,怕狗咬我。

2003年,我去内地上大学、读研究生,2011年毕业后留在广州工作、成家。工作后的每一个春节,我都回乌鲁木齐过年,姥姥还是会提前在门口迎接我。虽然我长大了,她的背也佝偻了,但有些东西从来都没有变过。

2016年4月,女儿果果出生,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过年时照一张四世同堂的全家福。当两位老人把重孙女抱在怀里,就像小时候他们抱着我一样,笑得特别开心。

团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看春晚、吃年夜饭,这些平凡的节日流程对我而言格外宝贵。和全家人坐在饭桌前团聚,能为亲人夹菜盛饭,是一个游子最大的幸福。

姥爷和姥姥说,只要我在他们旁边坐着,光看着我,他们心里就特别开心。小时候有很多心事可能不会给爸妈说,但一定会给姥爷和姥姥说。春节时,跟他们聊的都是我在外地工作上的一些趣事儿,他们听力不太好,凑近大声说话,有时还听错呢,但他们总是笑眯眯地冲我点头。

不管多忙,春节一定要回家。今年,回家的机票已经订好了,2月1日回乌鲁木齐,为了多陪陪家人,我特意申请了4天年假。

有家的地方,才叫春节。(文/都市消费晨报首席记者余梦凡整理图/讲述人提供)


责任编辑: 王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