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驾驶员睡觉有“睡眠证”

列车驾驶员睡觉有“睡眠证”

行车前一天要入住公寓 强制睡眠期间关闭手机等电子产品

列车驾驶员史贺龙和副驾驶刘丰铭保证睡眠后取得了“睡眠证”。

公寓房间里的喇叭,到了起床时间,喇叭就会响起。

乘务员休息时会挂上“请勿打扰”的提示牌。

都市消费晨报讯(文/记者赵敏 图/记者张万德) 春运期间,一趟趟列车南来北往,列车司机起早贪黑,背后的辛苦不言而喻,而为了保证司机驾驶时的精神状态,他们的睡眠也是有要求的。

1月22日,记者来到乌鲁木齐火车西站机务段乘务公寓。按规定,所有乘务员在乘前必须提前一天入住公寓,取得“睡眠证”才能申请出车。

强制睡眠至少4小时

当日17时许,列车驾驶员史贺龙和搭档刘丰铭刚刚睡醒,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史贺龙和刘丰铭是货运司机,执行乌鲁木齐至吐鲁番的货运火车,26岁的史贺龙是正司机,24岁的刘丰铭是副司机。

18时10分,当公寓房间里的叫醒喇叭声响起时,史贺龙和刘丰铭准备出发了。

来到叫班人员值班室,史贺龙和刘丰铭对着仪器吹过酒精测试后,领取了乘务员乘前睡眠证明,填写后,他们需要来到机务段运转大厅做登记与核对。

记者看到,这张“睡眠证”有乘务员姓名及睡眠起止时间,史贺龙和刘丰铭是早上入住公寓的,满足强制睡眠至少需要4个小时的时间。

“睡眠证”全称为公寓乘务员乘前睡眠证明,也被称为睡眠质量说明书,大多数机务人员喜欢叫它“绿票”,它是为了保障乘务员在待乘期间有良好睡眠质量的纸制证明。

“我们要求一个标准班最少要睡4个小时,如果是大班的话要睡6个小时到8个小时,睡不着也得睡。”史贺龙说。

是否睡眠有人检查

在史贺龙看来,如果不能保持良好的睡眠,就不能满足行车条件,也就不能保证行车的安全和正点到达。

作为副司机的刘丰铭也早已习惯了这种睡眠方式,“刚开始会睡不着,但是我会通过放空思想让自己尽快睡,毕竟睡眠就是安全红线。”他说。

乌鲁木齐机务段叫班人员李爱梅介绍说,她日常的工作就是叫列车驾驶员、乘务员起床,起床后叫班人员必须填写“睡眠证”,证明内容包括入寓日期、睡眠时间、叫班人员姓名等,在乘务员准备出乘前,由公寓叫班人员发放给乘务员。“睡眠证”是出、退勤的有效凭证,也是“检验睡眠是否合格”的方式。

“强制睡眠时,列车驾驶员须关闭所有电子产品,如手机、平板电脑,我们会通过房间门上的玻璃窗检查他们是否入睡。”李爱梅说。

“睡眠就是生命,为了保证安全运行,我们必须保持充足的精力。”19时许,史贺龙和刘丰铭已做完所有的上车准备。

“驾驶员就是前路的瞭望者”

20时10分,他们需要准点将车从乌鲁木齐火车西站开出,3个小时后将到达吐鲁番火车站。

史贺龙告诉记者,他2014年10月来到机务段,2017年底成为正司机,主要开货车,往往一列火车上只有他和副司机两个人。

“如果不能保证良好的睡眠,在运行中我们就会打瞌睡,这很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史贺龙说。

在史贺龙看来,列车驾驶员就是前路的瞭望者,不能有一丝打盹。

即使已经睡好了,但深夜犯困也是难免,“我们就互相监督,实在困得很就打开窗户吹吹风、或者喝点咖啡提提神。”刘丰铭说。

对于即将到来的春节,史贺龙和刘丰铭也做好了坚守岗位的准备。“过年、过节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我已经3年没回家吃过年夜饭了,但每个岗位都需要有人坚守。”史贺龙说。


责任编辑: 王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