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教育如何应对挑战?

人民网北京1月14日电 (记者林露)第四次工业革命“鼓声渐隆”。如果说前三次工业革命,中国是旁观或跟随,那么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或将迎来“弯道超车”的历史机遇。机遇与挑战并存,中国教育是否已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做好准备?基础教育如何为人才奠基?

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出发点上

继蒸汽机、电力、计算机以后,有人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以人工智能为标志。“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在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看来,第四次工业革命很难找到一项代表性科技,其实质上是物理空间、网络空间、生物空间三界的融合,是一组技术之间的跨界融合,竞相发展,最后推动整个社会发展和技术进步,并对社会发展产生“质”的影响。

也有专家认为,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以互联网产业化、工业智能化、工业一体化为代表,以人工智能、清洁能源、无人控制技术、量子信息技术、虚拟现实以及生物技术为主的全新技术革命。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把握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大势,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断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出发点上,中国与发达国家正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中国2010年就成为了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经过多年的发展,正在从产业链的低端迈向中高端。人才是科技创新的基石,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劳动者的素质和技能成为革命的有力助推器。教育部高教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推进,产业变革速度非常快,大学尤为需要在一些与产业紧密结合的专业课程上加强与企业合作。

走产教深度融合之路

“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做为一所职业院校,专业设置、课程内容、实践教学条件、师资队伍建设等都要积极适应工业革命中产业转型升级而带来的种种挑战。”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电气工程学院院长蒋庆斌告诉记者。这所创办于1963年的职业学校,是国家示范(骨干)高职院校,2018年成为江苏省高水平高职院校建设单位。

蒋庆斌介绍说,在优化专业设置方面,学校增设服务智能制造产业的新专业,如:工业机器人技术、新能源汽车技术等专业。同时,调整老专业,如:在“自动化技术”专业中增加“智能控制技术”。学校还通过组建职教集团、产教联盟等,形成合力助力发展。在此过程中,学校牵头组建了“全国机械行业工业机器人及智能装备职教集团”“全国农机装备人才培养联盟”“常州市产业创新联盟”“苏南德资企业联盟”等,通过集团整合政府、行业、企业资源,推进产教深度融合,实施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据了解,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主持了教育部和全国机械行业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标准,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国家资源库,工业机器人企业生产实际案例库,牵头负责江苏省农机行业专业人才培训等,形成高职院校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一体化解决方案,在全国起到引领和示范作用。该专业被评为教育部全国职业院校装备制造类示范专业点,《以职教集团为平台的高职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建设探索与实践》获江苏省教学成果一等奖。

“现在有哪些新的产业形态是源自大学?很少。很多颠覆性技术也并非出自大学。原来一项技术可能支撑100年,现在可能几个月就会更新迭代。因此,大学一定要有危机感,要主动融入社会之中,密切关注社会发展,按照社会的发展需求来强化自身内涵建设,进而引领社会的发展。”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说。2017年,由教育部和陕西省共建的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已经全面封顶,这个总占地面积5000亩的创新港定位于打造面向全球的科教重镇,旨在建成“一带一路”的创新源头、西部发展的智力引擎、人类进步的精神宝库。王树国说,这个港口的使命是让大学成为高端人才、创新成果和先进思想的集散地。

无论未来技术怎样发达,机器如何帮助人类提高工作效率,人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主角。如何打造一个创新体系,培养具有创新思维的新型人才,提供快速灵活的解决方案来应对随时出现的新问题,这才是可持续的发展,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机遇和挑战。

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努力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养体系。

在北京朝阳区一所普通的小学校园里,校长马骏带领团队开启了小学生项目式学习。在呼家楼中心小学的倡导下,朝阳区11所学校共同发起PDC教育联盟,通过项目培养小学生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成为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一种新探索、一股新力量。目前,联盟校已分布在世界多个国家,成员校超过百所。

新时代也向未来教师发出了时代的呼声:“主动适应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变革”。在北京十八中校长管杰看来,人工智能时代,“培养什么人”的问题非常关键,未来教师的核心职能就是要培养拥有中华优秀传统思想文化,有能力与世界建立广泛联系,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人。唯有这样的人才,走入社会后才能承担起社会责任,用人工智能去创造社会福祉。在科大讯飞轮值总裁吴晓如看来,人工智能可以将教学变为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辅助的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学习,为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定制化的学习内容、方法,从而激发出学生深层次的学习欲望。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教育史专业博士储朝晖说,综合世界各国的情况,可以把人的学习过程分成几个大的阶段。第一个是六岁之前的教育,孩子要玩自主的游戏——自己设计游戏方案、游戏规则,并选择游戏角色。这个阶段,教育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游戏让孩子充分地玩,把个人天性中内在的东西激发出来。

到了小学阶段,可以适当学一些知识,但是不能有过多刚性要求——一定要孩子学多少东西。目前,我国教育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小学阶段刚性要求太多,从小学就开始比考试分数,损伤孩子正常的成长发展。以澳大利亚的教育为例,小学阶段没有刚性学习任务,孩子一边玩一边学,教育的主要目标是让孩子感到学习是快乐的,阅读是快乐的,锻炼身体也是快乐的。孩子干一些有趣的事儿,在这个基础上,再把自己学的东西跟别人进行沟通交流,培养合作能力。

中学阶段,澳大利亚也是6年,和我国一样。这个六年分为前三年和后三年。前三年,让学生什么都做一做,比如烧饭,洗衣服、辩论,甚至做衣服,搞一些农业项目等,活动多种多样。学校会对孩子参加活动的过程进行记录,并观察他们参加活动的表现以及个人特点。后三年,分成普通高中和职业技术学校。经过前三年的学习生活,学校就能够分辨出哪些学生理论思维较强,哪些学生动手能力更强。与我国不同的是,澳大利亚进入职业技术学校的很多学生学业成绩很好,聪明灵巧。

“人才之兴在教育,人才之衰也在教育。”储朝晖认为,教育是人才成长发展的基础。教育办得好,人才得到成长发展;教育办得不好,人才难以成长发展。在各个学习阶段,学生应该学什么、怎么学并没有标准答案。个人成才最关键的是其天性得到充分的发展。在个人成长过程中,每个个体都是不断参与社会活动来了解社会,并找到自己天性与社会需要之间的结合点,最终成长为社会最需要的人才和最好的自己。

责任编辑: 徐思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