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病逝后他和妻子多了个“女儿” 17年视如己出供其上大学

同事病逝后他和妻子多了个“女儿”17年视如己出供其上大学

武伟勇夫妇和尤加吐孜阿依合影

同事病逝后他和妻子多了个“女儿”17年视如己出供其上大学

两家人一起聊天

都市消费晨报讯(文/记者董潇涵通讯员张晶图/受访者提供)“1月21日就是女儿22岁的生日了,这几天我和丈夫还在想,等她放假回来怎么给她庆祝生日呢。”1月9日,刘树华说。

刘树华和丈夫武伟勇住在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康宁花园春和园小区,他们的“女儿”尤加吐孜阿依·艾尼瓦尔,目前在上海理工大学上大三。尤加吐孜阿依不仅善良、懂事,成绩也很优异,大学期间每年都能获得奖学金。一提到这个宝贝“女儿”,刘树华和武伟勇都很欣慰。

“从我丈夫去世后,武伟勇夫妇就开始帮我一起照顾女儿、供养女儿上学,就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17年来从未间断!”尤加吐孜阿依的母亲古丽白克然木说,女儿有今天的优秀成绩,离不开武伟勇夫妇对她的培养和教育。

同事突然病逝武伟勇夫妇帮忙照顾其5岁女儿

武伟勇夫妇和尤加吐孜阿依的缘分,还要从孩子的父亲艾尼瓦尔·沙力说起。1986年,艾尼瓦尔到克拉玛依市白碱滩区新疆油田公司采油二厂当工人。当时武伟勇是班长,两人因工作相识。“他干活努力认真,表现很不错,就是有时候性子急。”今年55岁的武伟勇说,那时大家吃住在单位,他们两人被分在一个宿舍,相处久了就变成无话不谈的哥们了。

1996年,武伟勇和妻子一同见证了艾尼瓦尔结婚的幸福时刻,之后看他们有了可爱宝宝尤加吐孜阿依。从此两家人亲密相处,若谁家有事对方都会主动帮忙。

不承想,在2002年,艾尼瓦尔因突发疾病不幸离世。他的妻子古丽白克然木悲痛得几度昏厥,他们唯一的女儿只有5岁,而当时她一个月靠打工只能挣800多元。

知道情况后,武伟勇夫妇第一时间赶来帮忙处理后事,随后夫妻俩每天都来安慰古丽白克然木,陪她熬过最艰难的那段时期。

“我还清晰记得丈夫去世当天,武大哥从口袋里掏出2000元给我说,‘别怕,只要有我们在,一切困难都会过去!’”古丽白克然木说。

“朋友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加上艾尼瓦尔家庭条件不太好,他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帮他继续照顾孩子。”武伟勇说。

武伟勇的想法,得到妻子刘树华的支持。刘树华说,当年自己的儿子14岁,作为母亲的她非常能理解抚养孩子的不易,“尤加吐孜阿依是我们看着出生、长大的,她爸爸不在了,我们得帮着照顾这个孩子。”

17年用心付出孩子考上理想大学

此后,尤加吐孜阿依的新衣服、学习用品,武伟勇夫妇总是会提前买好送给她,闲暇时叫上她和母亲,一起出去玩,一起吃美食。每到新学期开学,武伟勇都亲自送尤加吐孜阿依到学校,并坚持为她交学杂费。而刘树华则常跟她谈心聊天,询问她在学校和同学们的相处情况。

“有时候孩子会跟我说,她跟妈妈因为一些小事赌气,我会开导她去理解母亲。”刘树华说,尤加吐孜阿依懂事聪明,一说就明白,她还很朴素节俭,所以他们夫妻俩都很喜欢这个“女儿”。

在武伟勇夫妇的关怀下,尤加吐孜阿依以优异的成绩升入初中、高中。高考时,她考虑到自己的家庭情况,想要放弃学业外出打工,减轻妈妈的负担。

武伟勇告诉尤加吐孜阿依,“别担心,孩子,你只管好好学习,学费有我呢。”

得知尤加吐孜阿依化学学得有些吃力,刘树华还为她聘请了家教。在夫妇俩细致入微地支持与鼓励下,尤加吐孜阿依学习更加努力。2015年8月,尤加吐孜阿依收到上海理工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武伟勇夫妇和古丽白克然木都激动得落泪了。快开学时,他们一起送尤加吐孜阿依到大学校园。

同事病逝后他和妻子多了个“女儿”17年视如己出供其上大学

女孩越来越努力想更好回报两个家庭

上大学了,尤加吐孜阿依也常在微信里跟刘树华沟通。“我在刘妈妈的鼓励下加入了学生会,我喜欢踢足球,去年还考取了国家三级裁判员证书。”尤加吐孜阿依说。

尤加吐孜阿依因成绩优异每年都能获得奖学金,今年还获得了国家二级奖学金5000元。“外婆今年9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妈妈的工资还要用来照顾外婆。刘妈妈和武爸爸供我上学,我想把奖学金都积攒下来,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尤加吐孜阿依说。

武伟勇说,孩子上大学了时间充裕,我们给她钱想让她假期到周边城市去旅游,但她也总不舍得去。

不仅武伟勇夫妇对尤加吐孜阿依视如己出,他们的儿子武金龙也对这个妹妹关爱有加,妹妹每次放假他都主动去给她买机票,还提前去机场接。

古丽白克然木说,武伟勇夫妇平日里常打电话关心她,大小节日也都叫她到家里一起过,有好吃的就给她送来,像亲人一样温暖了她们母女俩17年。

尤加吐孜阿依说,她大学毕业后准备考研究生,好好回报这么多年来一直关心、爱护她的两个家庭。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