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36年记录乌鲁木齐人的美

都市消费晨报讯(记者康颢严)现在,人们习惯了各种美图自拍,手机中动辄存着上千张相片,而曾经那些一张张边角泛黄的老照片,记录着明媚灿烂笑容,似乎用一种仪式感让人回味着别样的青春记忆。上世纪80年代,乌鲁木齐市第一家民营照相馆大众摄影成立,给乌鲁木齐市民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记忆。

成立第一家民营照相馆

从小喜欢摄影的杨文明1972年进入新疆杂技团,从事舞台灯光和舞台摄影工作,积累了大量舞台光影艺术经验后,1982年他在北门转盘文艺路口创办了大众摄影,这是乌鲁木齐第一家民营照相馆。“当时红山、二道桥有国营照相馆,主要拍黑白证件照。”杨文明说,但当时《大众电影》等杂志陆续复刊,封面上的明星照成为人们追捧的新时尚,大家对精神食粮的渴望愈加明显,他也想让普通民众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美丽回忆。

image.png

照相馆最初只有楼上楼下各30平方米的场地,楼下开票接待,楼上是摄影区。1985年,在最初并不多的客户中,杨文明遇见了当时20岁的米拉,年轻姑娘爱照相、爱尝鲜,于是他为米拉创意设计了突破性的侧面照,整张照片构图被微闭着眼的侧颜一分为二,与墨绿背景交界的是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青春面庞泛着红色光晕。“人们正经历思想封闭向开放的转型,这种强烈色彩对比和独特构图十分有感染力,表现出当时社会的蓬勃朝气。”杨文明笑着说,这张《韵》在全国摄影赛上获得金奖,也为他带来知名度,从此找他拍个人艺术照的客户络绎不绝。

image.png

艺术照让普通人“当明星”

改革开放后,乌鲁木齐的经济发展促生了文化娱乐消费的多样化,随着电视在普通家庭的普及,《大西洋底来的人》里男主角的“蛤蟆镜”和紧身喇叭裤,日本电视剧《血疑》里山口百惠的发型,国产电视剧《上海滩》里许文强的风衣白围巾,都成为当年人们争相模仿的造型,而这些历史潮流也定格在了大众摄影的老照片中。“当时照相馆还没有专门的化妆、服装服务,只有一些帽子、花卉等小配饰,顾客都是自己打扮好来拍照。”杨文明笑说,87版《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上世纪90年代来疆演出时,请他拍摄一组人物写真,也是临时从街对面理发店找了爱化妆的小姑娘帮忙上妆。

image.png

“当时电影、杂志多起来,大家都喜欢模仿刘晓庆、陈冲等影星的发型、穿着,喜欢追求新鲜奇特的东西,到杨文明的照相馆拍一张3寸的‘明信片照’就很流行。”乌市市民刘芳说,那时花2.5元拍一张年历黑白艺术照是时尚的事,洗出来感觉是一张明信片或日历,只是通常要一大早骑自行车去,照相馆一天只开40张票,开门不久就被抢完了。杨文明还记得,当时不大的店门前总是停满了自行车,等待拍照的人中有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也有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在这里,普通人也实现了“明星梦”。

别样“情愫”婚纱照更有情

“最初的结婚照都是一套4张,一对新人并排对着相机,半身合照、全身合照、单人全身照各一张。所以第一张打破‘传统’的婚纱照《情愫》,1990年获得全国人像摄影创新技艺大赛金奖,从此业内对结婚照有了更多彰显情绪的尝试。”杨文明指着店内放大的一张婚纱照说,一对新人相拥而立,两人侧着脸闭着眼头靠在一起,新郎脸上是平静的满足,新娘嘴角则露出娇羞的微笑。

image.png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袁毅平专门在《大众摄影》杂志点评这张照片,“大胆打破了过去新郎新娘并肩而立或并排而坐面对镜头的惯用模式,拍摄出两位新人亲昵的情态,更富有生活味、人情味”。

随着1995年台湾摄影企业大花轿进驻,越来越多的摄影馆开设起来,乌鲁木齐的婚纱摄影在1996年时已经形成气候。个人艺术照、婚纱照、全家福等各种拍摄内容逐渐丰富,从配套化妆、多样服装,从室内到室外,人们可以选择的拍摄方式越来越多。进入21世纪后,随着数码时代的到来,摄影业更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

image.png

“从我们年轻时拍照是件盛大的事,到儿子出生后花2、3元拍满月照、周年照,再到两三千元的婚纱照,现在我们这代人珍藏的一本本相簿,对于孙辈来说已经是‘古董’了。”65岁的孙强国说,家里还有黑底色、用彩色角签镶着单张照片的老相簿,放着儿子小时候的照片。虽然现在手机拍照、拍视频十分方便,但前几年孙子出生后,每年春节一家人还是会到杨文明的照相馆拍一张全家福,这是一种仪式感。

30多年过去,杨文明的照相馆经历了两次搬家,4次装修升级,他也已华发初生,这些年多在全国做理论教授、交流工作。谈起照相馆36年的发展,他最骄傲的是在思想逐渐开放的年代,创出了自己的摄影风格,从过去人物拍摄呆滞的方式,开始让孩子哭,哭出天真;让小伙子大笑,笑出男子汉的豪爽;让新娘新郎闭目沉醉,展现新娘娇羞和新郎甜蜜……喜怒哀乐的芸芸众生跃然纸上,那些凝结时光的照片,定格为乌鲁木齐人一份份不褪色的记忆。

责任编辑: 王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