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安全网”托起乌鲁木齐民生保障

从“一险”到“七险”乌鲁木齐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向前推进

“社保安全网”托起首府民生保障

都市消费晨报讯(记者马蓓)40年前,“社保”对首府市民来说,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新名词;40年后,社会保险已跟每个人息息相关,成为托起首府民生保障的安全网,守护着百姓的幸福。

改革开放40年来,乌鲁木齐社会保障制度随着改革开放大潮不断向前推进,从只保障国企职工到基于劳动权保障所有劳动者,再到对全体居民的保障,实现了社会保障制度真正意义上的统一。从最初养老保险的“一险”到养老险、医疗险、失业险的“三险”,再到养老险、医疗险、失业险、工伤险、生育险的“五险”,再到如今的“七险”(“五险”加大病险、人身意外险),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切实增强了首府百姓幸福感、获得感。

从“企业保险”到“社会保险”

“我们全家都是社保改革的受益者。”首府市民陈敬和对记者说。他于1968年参加工作,成为国营企业原乌鲁木齐化工厂的工人,这对他来说就意味着有了“铁饭碗”,每月有工资,生老病死都由国家管。但陈敬和口中的“铁饭碗”只能称为“企业保险”,而不是“社会保险”。

当时,与全国一样,乌市还未实行养老保险社会统筹,退休费的发放纯粹是企业行为。若企业经济效益差,国家规定的退休人员生活补贴发不出,有的甚至连正常的退休费发放都困难,企业退休人员的基本生活无法保障。

1978年夏天,陈敬和的儿子陈儒平出生。也在这一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拉开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大幕。

陈敬和还不知道,当年5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和《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取代此前的劳动保险制度。

到了1986年,我国首次提出“社会保障”的概念,同时规定合同制工人的退休养老实行社会统筹,并由企业和个人分担缴纳保险费。

此后十余年间,我国相继探索并初步建立起社会保障的制度框架。1991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开始尝试建立独立于企业之外的养老保险制度。

1996年4月1日,《乌鲁木齐市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办法》开始施行,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社会统筹与职工个人基本养老保险账户相结合,费用由企业和个人共同承担。那一年,乌鲁木齐化工厂也按照规定给职工办理了参加养老保险手续。陈敬和得知,参加养老保险之后,退休后将由社保发养老金,这叫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不论企业效益如何,他都可以按月从社保机构领取养老金。

2005年3月,陈敬和退休,当时每月能领到养老金1700元。也从这一年起,他实实在在感受到社保改革的好处。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连续14年得到调整,现在他每月领到的养老金已近4000元。

为进一步体现公平性,乌鲁木齐加强制度整合,逐步弱化城乡之间、群体之间社会保障政策和待遇水平的差异。2009年,乌鲁木齐启动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工作;2011年,乌鲁木齐实施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2014年,乌鲁木齐将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并轨,建立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陈敬和的老伴胡继蓉一辈子没有固定工作,后来参加了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如今也在按月领养老金;他们的儿子陈儒平在首府一家IT企业上班,“五险一金是必须的”。

陈敬和一家的经历,正是改革开放40年来乌市养老保险改革进程的一个缩影。

从“三险”到“五险”

1997年9月,陈儒平上了新疆大学。此前,陈敬和希望儿子考中专或技校,这样能早早上班挣钱。陈儒平则坚持要考大学,他认为大学毕业后人生的路会更宽。

儿子上了大学,陈敬和欣喜之余,也有担心:“当时国家已经不包分配了,孩子毕业后要是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后来才知道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陈儒平毕业之后,先在石河子市找到一份工作,入职后单位就给他办理了“三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一金”,他的住房公积金甚至比陈敬和的房补还高得多。

2003年,陈儒平回到乌鲁木齐,通过考试入职一家央企单位,“三险一金”变为“五险一金”,新增了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薪金待遇至少翻了一番。2011年,陈儒平用公积金贷款在高新区(新市区)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有了自己的家。

这期间,胡继蓉因患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住院治疗一个多月。“现在我们都有医保,谁看病都能报销。”胡继蓉说。

让胡继蓉看病更有“底气”的是医保制度的不断完善、医保体系的建立健全。如今,人人都能看得起病在乌鲁木齐成为现实。

2003年,乌鲁木齐启动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制度,农牧民可以在户籍地缴费参加合作医疗。到了2007年,乌鲁木齐启动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老人、小孩等没有工作的城镇居民都可以缴费参加医疗保险,填补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实施后出现的“空白地带”,乌鲁木齐实现医保制度全覆盖。

胡继蓉就是其中的一名受益者。她那次住院治疗,医保报销了大半医药费。“要是没有医保,估计当时家里日子都没法过了。”胡继蓉感慨道。

儿子和妻子都因社保制度的发展享受到实惠,于是陈敬和在2014年乌市出台养老保险补缴政策之后,立即为妻子补缴了养老保险,实现了妻子拥有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心愿。

在这背后,恰是社会保障制度的日渐完善。如今,在岗职工在养老、医疗、工伤、生育、住房等方面均有保障,退休职工也能在多方保障下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大病险+意外险托起保护伞

2017年,新疆各地的参保人员又增加了人身意外伤害险和大病险。乌鲁木齐社保随之进入“七险一金”时代。

改革开放以来,乌鲁木齐医保制度不断完善,保障范围不断扩大,报销比例不断提高,保障水平稳步提升,特别是在基本医保普惠的基础上,建立大病保险制度,形成了“基本医保+大额医疗救助+大病保险”的医保体系,切实有效减轻了患者家庭的经济压力,防止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为百姓织牢织密了医疗保障网,使参保人员享受到了经济社会发展红利。

如今,陈敬和再说起社保时,最让他满意的无疑是大病保险二次报销了。去年,陈敬和突发心梗,前后两次累计住院近3个月,共花费40万元,医疗保险报销了33万元,医疗救助4.05万元,他自己只负担了约3万元。

“大病保险政策真是雪中送炭!现在的老百姓再也不怕看不起病、住不起院了!”作为大病保险惠民政策的受益者,陈敬和由衷感慨时代的进步和医保制度的不断完善。

除了免费享受大病保险带来的福利外,新政策还为每位乌鲁木齐人送了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让老百姓彻底摆脱了因意外住院的后顾之忧。个人不缴费,发生人身意外伤害年度最高可获赔6.68万元,乌鲁木齐所有参保人员都能够享受到这份特殊的保障。

改革开放以来,首府社会保险制度从无到有,从建立到不断完善健全。尤其进入本世纪以来,乌市社会保险历经几次扩面征缴,参保范围越来越大,参保人数从1996年的几百人迅速增加到如今的数百万人。乌市社会保险事业快速发展,参保人数稳步增长,享受待遇水平持续提高。2017年,乌市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目前全市社保参保人数已突破300万人,参保率达98%以上。

首府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向前推进

1978年5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和《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取代此前的劳动保险制度。1986年,我国首次提出“社会保障”的概念,同时规定合同制工人的退休养老实行社会统筹,并由企业和个人分担缴纳保险费。

1991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开始尝试建立独立于企业之外的养老保险制度。

1996年4月1日,《乌鲁木齐市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办法》开始施行,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社会统筹与职工个人基本养老保险账户相结合,费用由企业和个人共同承担。

2003年,乌鲁木齐启动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制度,农牧民可以在户籍地缴费参加合作医疗。

2007年,乌鲁木齐启动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老人、小孩等没有工作的城镇居民都可以缴费参加医疗保险,填补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实施后出现的“空白地带”,乌鲁木齐实现医保制度全覆盖。

2009年,乌鲁木齐启动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工作。

2011年,乌鲁木齐实施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

2014年,乌鲁木齐将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并轨,建立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2014年,乌市出台养老保险补缴政策。乌市启动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试点工作。

2017年10月,大病医疗保险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免费普惠新疆各族群众。


责任编辑: 王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