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都市消费晨报讯(文/记者刘萌萌通讯员巴·金梦图/巴·金梦)再有一个星期就度过秋季防火期了,90后小伙巴音草呼特也迫不及待地盘算起如何与妻子办一场难忘的婚礼。巴音草呼特是科克巴斯陶中心管护站管护员,管护站位于新疆艾比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他已在这里工作了2年,主要工作是防火、巡湖、救治动植物。“在这里工作,要耐得住寂寞,尤其年轻人,我觉得自己还好,哈哈……”巴音草呼特的身上有着蒙古族小伙特有的热情和质朴,笑起来眼睛迷成一条缝,“这边离生活中心太远了,我和老婆只能通过视频聊天,但已经很满足了。”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坚持是因为热爱

2016年10月,巴音草呼特从一个个体户变成了管护员,“我看到管护站在招考,我就报名了,很幸运考上了。”巴音草呼特说,自己从小在温泉县的牧区长大,喜欢大自然,喜欢研究这些动物和植物,这份工作让他如获至宝。

来到管护站后,巴音草呼特开始了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每天一大早起来,收拾院子升国旗,然后骑着摩托车开始巡湖的工作。刚到管护站的时候,漫漫戈壁滩也曾让巴音草呼特这个20岁出头的小伙内心忐忑,“尤其是到晚上,很安静,听着虫叫声,躺着会容易多想。”他说,熬过了最初的不适应,巴音草呼特从工作里找到了乐趣和意义。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救了一只小家伙

去年6月的一天上午,巴音草呼特如同往常一样巡湖,突然看到有一只白额雁(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梭梭里面出不来,奄奄一息。他赶紧停下摩托车跑过去,小心翼翼地将白额雁抱了出来,并检查其受伤情况,“它只是被梭梭困住了,万幸没怎么受伤。”巴音草呼特守着白额雁,待其状态稍好后,将它放回了大自然,一张合影成为了这只小家伙与他唯一的留念。

“当时的心情就是高兴,觉得自己的工作特别有意义。”巴音草呼特一边说,一边把手机里当时和白额雁的合影找出来分享。翻看巴音草呼特的手机相册,那些照片满满记载了艾比湖保护区的春夏秋冬,一株草、一朵花,新长的胡杨苗,奔跑的鹅喉羚,随风摆动的芦苇和壮美的夕阳,这就是他两年生活的全部寄托,也是支持他留下来的原因。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一个多月回不了一次家

巴音草呼特养成了写管护日记的习惯,有篇日记中写道:虽然和前辈们骑马巡湖相比,骑摩托巡逻效率高了很多,但我依然担心,“早上骑着摩托车出去,晚上推着摩托车回来”,胡杨林里枯枝很多,一不注意轮胎就被扎破了,“有一次巡逻中车胎漏气了,我就只能骑着摩托车走走停停,后来没办法只能推着走,等同事开车来接我。”

对于平日的工作,巴音草呼特表情严肃地说:“这里最重要的是防火,什么都不怕,最怕火,连烟灰都不要往地上弹。”除了防火,还有巡湖,查看有没有生病的动物、植物有没有病虫害等。以前有盗挖肉苁蓉的,现在加强监管,这种现象很少见了。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巴音草呼特与妻子视频通话

欠妻子一个婚礼

保护区气候条件艰苦,冬天最冷时零下40多摄氏度,时常让管护员们冻得直跳脚,夏天最热时零上40多摄氏度,热得想跳湖里洗个痛快,因为距离最近的镇也有几十公里,平日里管护员们就自己种菜做饭,用太阳能发电。而每到春秋两季防火期,忙得一个多月回不了一次家。

“想不想家?”有人问巴音草呼特。

“想,想温泉县,从这里回去要两百多公里,再坐车来回就是两天。妹妹还在上大学,有时候家里有事,帮不上忙,我心里也难受。但我放不下这里,舍不得离开。”巴音草呼特笑着说。

“有女朋友吗?”

巴音草呼特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挠了挠头,“有老婆了,我们谈了3年多的恋爱了,她在和布克赛尔县,离我这里有600多公里。”他说,两人虽然恋爱时间不短,但见面次数却屈指可数。3个月前,两人领了结婚证,这让巴音草呼特既兴奋又愧疚,“兴奋的是终于把她娶回家了,愧疚的是证领了,婚礼还没办。她总问我‘你常年在戈壁滩上,什么时候举行我们的婚礼?’”巴音草呼特轻轻叹了口气,“我想在秋季防火期(每年9月15日-11月15日)结束后,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谈起对于婚礼的期待,小伙子有些害羞,“要保密。”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90后湿地管护员却欠妻子一个婚礼

胡杨苗、梭梭苗钻出来了

走进新疆艾比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缓慢行驶的车辆前,6只鹅喉羚倏地跳过,须臾间消失在茂密的红柳丛中。200多米外的艾比湖上,无数水鸟正在大快朵颐,它们的主要食物之一是珍贵的卤虫。

艾比湖湿地一直是鹅喉羚、大芸等珍稀动植物的家园,曾经一段时期由于缺乏有效保护,盗挖盗采等违法行为对艾比湖的生态造成严重影响。“目前随着多个管理部门的持续保护,胡杨苗、梭梭苗都钻了出来,艾比湖上和湿地周边的区域又都成了野生动植物的天堂。大自然需要保护,如果不好好保护,很多动植物慢慢就没有了。”巴音草呼特朴实的话语道出了真谛,也表明了自己坚守的原因。

几乎每次去巡湖,巴音草呼特的手机相册里都装得满实满载,他的朋友圈里九宫格全部是蓝天白云和蔚蓝的湖泊,上面配文:“我会用行动让大家看到变化,看到环境保护是多么重要。”愿巴音草呼特的婚礼如期举办,满足妻子的心愿,也愿艾比湖保持着碧水连天、牧草没膝、水鸟成群的繁茂景象。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