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姑娘用电影解乡愁,《第一次的离别》东京影展获大奖

新疆姑娘用电影解乡愁,《第一次的离别》东京影展获大奖

都市消费晨报讯(记者 刘萌萌)在刚刚揭晓的第31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各竞赛单元获奖名单中,新疆走出的青年导演王丽娜执导的《第一次的离别》斩获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奖项。这也是本届东京电影节,华语影片摘得的最重要的奖项。

新疆姑娘用电影解乡愁,《第一次的离别》东京影展获大奖

该片以新疆沙雅男孩艾萨的生活为线索,讲述了他和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凯丽的童年故事,以及他对患有疾病的母亲那份感人至深的子爱之情。影片紧扣“爱与离别”这一主题,通过孩子们的离别故事,为观众展现了都市生活中久已失传的童年画卷和成长所经历的烦恼。

新疆姑娘用电影解乡愁,《第一次的离别》东京影展获大奖

新疆姑娘用电影解乡愁,《第一次的离别》东京影展获大奖

新疆姑娘用电影解乡愁,《第一次的离别》东京影展获大奖

这是王丽娜的第一部电影作品,也是她献给故乡的一首长诗。王丽娜在影片拍摄之前,就曾为了制作一部纪录片回到沙雅,做了半年的田间调查。这些繁复的前期工作也是这部剧情片的基石。11月5日,记者采访到了影片的导演王丽娜,听她讲述电影背后的故事。

记:这部电影是你的新疆情怀?

王:我从小在新疆沙雅县长大,新疆是我的故乡,新疆有美丽瑰奇的自然风光比如胡杨、沙漠、棉田、蓝天,也有着最善良、热情的人,这种生活的图景和回忆即使在我离开新疆后也无法忘怀。这是一部展现乡土、童真、离别、成长等主题的影片,而这几个关键词在我的童年生活中都能找到。

记:电影中的两位小演员艾萨和凯丽怎么跳入了你的视线?

王:我花了半年时间去选人物。不仅要看孩子的样貌、个性,也要了解他们的生活故事。调研阶段我选中了三个孩子,并进行了一年的纪录片拍摄,但最终创作剧情片时选了现在这两个孩子。

见到凯丽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去小镇上寻访,和凯丽偶遇了,她穿着红裙子在土坯房前跳舞,如精灵般的自在,特别美,我确定就是她了。后来我知道她很喜欢穿红裙子,对于一个小演员来说,穿什么会影响她的整个状态,所以戏里我们也选择让她多穿红裙子。

艾萨是我在一所学校里听一个老师讲起的,他说有这么一个孩子,母亲失聪,他从小就懂得,自己是男孩,要做家里的顶梁柱,撑起家里的事,要永远照顾妈妈。老师说即便家里担子重,艾萨也是最早去学校的学生,他从没耽误过打扫教室。

听老师聊艾萨的时候,我觉得他承受了其他同龄孩子没有承受的东西,性格会比较持重,可老师却说他是个活跃、开朗、爱踢足球的阳光男孩。当我来到艾萨家时,推开门,看到艾萨在给一只小羊喂奶,那个场景太美了。

记:为什么用“第一次的离别”做主题?

王:我觉得电影名最好不要太直白,应该有丰富的意味,就像我个人喜欢的影片,一定没有明确的结论和固定的结构,一定存在观众可以攀爬的缝隙。我不想用明确的表达去勒索、绑架观众,我想让观众更有意识、更清醒地去观看他们,同时唤醒内在的一些东西。我喜欢含蓄的、有扩展性的表达方式,片名也是如此。

记:听说片中的小主人公都用的是本名?电影中的人物是否就是他们生活中的身份?

王:不仅是凯丽和艾萨沿用了本名,影片中的父母们,也是由他们生活中的父母出演。他们的名字很好听,而且如果改了名字,小演员会觉得那不是自己了,会不自然。说到电影中的人物,有些跟他们现实中的身份是一致的,有些不是。但每一个人物都是被精心挑选出来的。

记:整部影片中哪个镜头最难忘?

王:影片中有一场一家四口采棉花的戏,这场戏需要丈夫在棉花地演唱为妻子写的情歌。因为缺少表演经验,如果直接靠讲戏的方式让丈夫表演,反倒令他害羞、拘谨,于是我就让小女孩凯丽去跟爸爸撒娇,央求他唱歌。凯丽的父亲自然而然地唱起了那首为妻子写的情歌,时刻准备的摄影师也极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画面,让镜头在一家人之间自由流动,宛如田园牧歌,为影片贡献了一组极其动人的画面。我觉得成为一个导演,去记录、研究人的生活,去讲述人的生活,一直是特别让我迷恋的。其实电影有两种,一种是充满现实记录的,一种是充满强戏剧的,那我觉得最高级的影片一定是二者合一的。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