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来疆18年 他把画廊变成书画爱好者集结地

亚心网讯(记者 邢靓)在乌鲁木齐市第59小学旁,“纳意画廊”的门脸并不显眼,走进画廊的负一层,才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茶室、书画陈列一应俱全,老板陈飞超还专门在醒目处摆了一张长桌,供客人和朋友练习书画,墨迹未干的作品和练习用纸堆在一边。

陈飞超在自己的画廊里。

因装裱技艺安家新疆

陈飞超是西安人,从小喜欢书画。长大后,他去河南书画装裱研究所学习装裱工艺,而后辗转全国各地,也拜师,也练习。2000年,陈飞超来到乌鲁木齐,在一家装裱店工作。这一来就没有再走,8年后,他在乌鲁木齐开了自己的画廊,装裱工作和出售画作同时进行。两年前,他把画廊迁到了现在的店址。

装裱,是我国特有的一种保护和美化书画以及碑帖的技术,即以各种绫锦纸绢对古今纸绢质地的书画作品进行装裱美化或保护修复。

首先需要固定墨色,喷定画液,保证画作不褪色。然后是托芯,将画用浆糊贴在另一张纸上,现在也有专用胶水,但陈飞超还是习惯自己调配浆糊。刷浆糊时,要刷到没有一个气泡、褶皱,才能让画作平整、结实、墨色更鲜明。

接下来是方裁、镶活、包边、粘串、配背、覆画等一系列程序,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共完成30多道,才算装裱好一幅画。

陈飞超在装裱方面有自己的心得。他说,篆书、楷书、隶书显得比较沉稳庄重,因此配暖色调的绫边,而行草配上暖色调就显得没有张力,一般用浅色来搭配。颜色单调的水墨画,通常配色彩略跳脱的绫边,使画面看起来丰富一点……

另外,装裱还要注意防虫、防潮、防霉变,陈飞超常常接到修补破损画作的工作:被虫蛀了、发霉了、泛黄了……都需要技艺高超的装裱师来修复,这些作品往往是信任他的熟客从内地发过来的。

这几年,陈飞超一年至少能卖掉一二百幅书画作品,装裱几千幅书画作品。有时接到大活儿,比如承包一次画展的装裱工作,还得天天加班到半夜。

因热爱艺术以画会友

做装裱和书画生意,让陈飞超收获了事业,也收获了家庭。他的妻子曾从事文房四宝销售工作,两人志趣相投。婚后,他们一同经营画廊,妻子也学会了装裱,跟他一块儿工作。他们的两个女儿,大的12岁,小的8岁,受到父母的耳濡目染,现在都练书法、画画、弹古筝。

对陈飞超来说,画廊不但是赖以生存的事业,也是呼朋唤友的场所。每天,光顾画廊的往往并不只有顾客,许多书画家和书画爱好者来到这里,跟陈飞超喝茶、聊天、赏画。画廊里接受朋友的寄卖,他自己也经常买一些喜欢的作品,陆陆续续投入了十来万元。

陈飞超并不认为这打扰生意,相反,他觉得把画廊变成一个书画爱好者的集结地,可以让自己能看到、收集更多好作品,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从交流观摩中找到灵感。

见证新疆书画行业繁荣

来疆18年,陈飞超属于最先观察到新疆书画行业繁荣起来的那批人。他说,2000年刚来乌鲁木齐时,整个城市里一共也就十来家装裱店(画廊)。七八年后,他发现画廊多了起来,现在,仅他知道的,至少有80来家。

陈飞超说,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的普及和深入,在社会各界、各年龄层的群众中掀起一股书画热。最直观的就是书法培训班,他认识的一些书法培训老师开班时,大班有800个学生,小班也有一二百个。父母带着孩子的作品、大人带着自己的作品来画廊装裱,是他现在的一项主要业务。

陈飞超觉得,让书法和传统绘画逐渐进入大众视野,唤起大家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和重视,是他们这一代从业者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他们的义务。

责任编辑: 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