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区预防青少年犯罪协会讲师团讲师刘杰为孩子撑起一片有爱的天空

为孩子撑起一片有爱的天空

——记自治区预防青少年犯罪协会讲师团讲师刘杰

文/夏康

刘杰在校园开展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法制讲座。

在同行眼中,她巾帼不让须眉,默默奉献在普法工作一线,凭着一股钻劲和韧劲,勇于开拓创新,敢于超越自我,用勤奋、执着和热情在平凡的岗位上谱写出一首不平凡的普法之歌。

在群众眼中,她是个“热心肠”,常年奔走在农村、学校、企业、社区、机关等场所,宣传法律知识,总是耐心细致地帮家长和孩子答疑解惑、出谋划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为孩子的成长保驾护航。

她,就是自治区预防青少年犯罪协会讲师团讲师刘杰。

1988年,刘杰毕业于新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分配至自治区新华书店工作,后于1995年到自治区预防青少年犯罪协会工作至今。20多年来,刘杰奔走在普法教育第一线,足迹踏遍了南北疆,上万名学生和家长聆听她的讲座。

进入21世纪,未成年人犯罪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十分重视的社会问题,有人将未成年人犯罪与环境污染、贩毒吸毒并列为世界三大公害。目前,我国青少年犯罪呈现出人数增多,并且向低龄化、团伙化、恶性化发展的趋势,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极大危害。在常年参与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的刘杰看来,只有真正明确了青少年犯罪的原因,才能够“对症下药”,为防治青少年犯罪找到一剂有效的良方。

“没有教育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懂教育的家长”。刘杰认为,家庭教育是预防青少年犯罪的第一道防线。这些年来,刘杰数次走进少年管教所,接触到了大量活生生的青少年犯罪案例,发现很多孩子走向违法犯罪的根源在于家庭。很多家庭不太懂教育,任孩子自由发展。也有父母因为工作繁忙而忽略了家庭教育。“家庭教育要注重心理成长,最主要的是让他们快乐地成长,严厉或者溺爱,都不是最好的教育方法”,刘杰说。

刘杰在工作中曾遇到一个因犯盗窃杀人罪被判刑的孩子,当他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时说:“我上小学时偷了同学的橡皮、钢笔,同学找到家里,爸爸妈妈没有批评我,而是对他说:‘你要多少钱?给给给。你不要乱说哦!’然后将好心的同学痛骂一顿。上初中后,父母的零花钱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我便将手伸进了校园的商店,结果被抓,请妈妈时,妈妈比店老板还厉害:‘你干什么吃的,谁让你不把门看好让他进来!’在妈妈的包庇袒护之下,我的胆子越来越大,有一天看到隔壁邻居院子里的野生大芸就动了坏心思,当抓起大芸被邻居发现时,我用木棒砸向邻居头部,邻居昏倒在地。回到家,父母迅速替我烧掉血衣,公安干警找到我父母时,他们还说,你们肯定搞错了。”

这些孩子们输了,输在了哪里?输在了父母有形无形的错误教养方式上,没有把勤劳的美德送给孩子,对孩子在金钱上的放纵,吃喝玩乐上的不断纵容,最终毁了孩子。

刘杰说,很多孩子走上犯罪之路绝非偶然,他们都走过了这样一个过程,逃学、旷课、打架、斗殴、说慌、吸烟、赌博、爱占小便宜、小偷小摸、打游戏机上网等等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事开始,逐步酿成大错的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就需要我们告诉家长,青少年犯罪“起源于家庭,显现于学校,恶化于社会。”

几年前,在某中学,发生了一起初二女生跳楼自杀的命案。经了解,该女生的班上有两名“大姐大”,父母都是做生意的。两人在校很霸道,多次找这名女生的麻烦,又打又骂,这位女生不敢惹她们,一直躲。“真是胆小鬼,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一次下课铃刚响,她们俩就想出坏点子,让一位女同学把这个女生叫出来,在卫生间辱骂她。无缘无故又一次受了辱骂,回到教室,女生写下遗书:“你们因为家里富有就无端欺负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俩”。而后女生跳楼自尽。

一个如花生命的坠落,让人哀伤之余也带来诸多思索。案例中,两名“大姐大”的骄横和膨胀,无疑是家庭教育的缺位。现实生活中,一些父母只知道给孩子钱,而疏于管教,孩子渐渐染上了恶习而走上歪路。 有一句话说的是:你放弃了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就不要去指望别人帮你去教育,当孩子长大后,你已经无能为力,那时社会才会好好的帮你去“教育”他。

刘杰说,经了解,跳楼的女生是单亲家庭,性格内向、胆怯,在学校受到欺负之后不想给父母说,“懂事得让人心痛”。梳理这些年接触到的案例,刘杰说越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越是容易出问题。亲情的缺失,使得单亲家庭成长的孩子出现心理障碍,普遍存在对人缺乏爱心、对社会缺乏责任感,容易走上犯罪道路。因此,全社会应该加大对单亲家庭教育问题的干预和扶助,为孩子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刘杰说,在家庭教育中,还有一个常见的误区是家长只关心孩子的成绩,而忽视了孩子的成长和心理健康。有的父母将满腔的希望寄予孩子,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要在孩子身上实现,自己没得到的幸福要在孩子身上补偿。我们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话:“咱家就你一个,你一定要考大学、挣大钱、当大官”,“你不好好学习就去扫马路,干苦力。”还有些父母只要孩子考100分,就奖励10元甚至100元。当家长用分数限制住了一个孩子,教育的意义就彻底缺失了。于是大量高分低能的孩子不断涌现,很多孩子也在分数中迷失了自己。

几年前,刘杰曾碰到一个学生,他学习一直非常好,考进了乌鲁木齐市某重点高中,上到高二,他还是班上的前三名,但他死活不愿意再上学了。他认为老师教不了他了,要去社会上挣大钱。于是他向父母要10万元到北京做生意,父母一直对他言听计从,于是就给了他10万元。孩子到了北京后,看到人家模特很挣钱,认为扭扭屁股,摆个POSE就可以了,于是他也要当模特。 他用10万元到整形医院做了个腿部骨头再接手术,把自己从185公分拔高到195公分。但是没有一个模特队要他,因为当模特也要刻苦训练,不仅仅只要身材和长相。更可悲的是,他的骨头再接手术出现了后遗症,不能正常行走。他现在天天呆在家里,不仅成了一个身体残疾的人,也成了一个心理残疾的人。母亲由于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刘杰说,一个又一个的教训告诫每位家长,不要把眼光只盯在分数上,无数的事实证明,成功与道德、做人密不可分,将来孩子走向社会接受另一场“考试”,智商只占20%,而情商加意志力要占80%。那么家长到底要教给孩子什么?人的一生中,真正有价值的是对一个人精神品质的培养,礼仪的教育,求生的能力,思考的习惯等一辈子终身受益的东西。因此每一位家长应把培养孩子良好的习惯当做大事来做,以阅读促进孩子精神的成长,把孩子的修养放在教育的最高位置,成就他人生长久的快乐。

常年奔走在普法宣传教育第一线,刘杰有着自己的心得:时代在进步,孩子和家长在成长,普法教育不能只是灌输枯燥的教条、呆板的法律条文解释,而是应该创新方式方法,用更加活泼的形式来普法,让学生在潜移默化中学法用法,让守法观念入脑入心。因此,在讲座中,她通过大量发生在同学们身边的真实的、鲜活的、贴近学生实际的案例介绍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特点,分析原因,提出了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对策。讲座中,她不时和同学们进行交流互动,请同学当场宣读少年犯的忏悔录、利用场景再现的形式和同学们进行小品表演现身说法,使同学们在寓教于乐中学到了知识,也提高了自身预防犯罪的能力。“在听讲座的时候,经常有不少家长坐在后排或会场门口,以为老师要讲法规条文等枯燥的内容,准备听一会儿就溜号的,没想到老师讲的内容那么鲜活、贴近,于是都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和小学生一样听得认真。”

从事预防青少年犯罪教育工作这么多年,刘杰也有疲惫和无奈的时候,有时连续开展讲座,几个月都不能休息一天,嗓子累哑了,身体累倒了,还在咬牙坚持,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通过讲座让孩子们懂得了学法、知法、守法的重要性,增强法律意识,树立正确的法制观念,做一个有道德、有品质、有纪律、爱学习、阳光快乐、健康成长的学生,用少年的强去打造中国的强大和繁荣。

“预防和纠正未成年人犯罪需要家庭、社会、学校的多方协作,合力为每个孩子撑起一片有爱的天空,让青少年少犯错误,让犯了错的青少年迷途知返。”刘杰最后呼吁。


责任编辑: 王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