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江江医生”26年扎根伊犁牧区

亚心网讯(文/记者代筱晔图/受访者提供)5月18日7时左右,在伊宁县麻扎乡博尔博松村开诊所的刘建江已经背着药箱出门了。他要先去艾勒哈孜大爷家帮他量血压,还要去托曼古丽家看她小儿子出急疹的情况是否好转……他要在中午之前走访10位病人,下午继续回诊所坐诊。

博尔博松村距离麻扎乡近20公里,据乡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这个村子目前有近500户住户,是一个以哈萨克族为主体的牧业山村。刘建江的诊所就开在这里。“一天里总要分一部分时间去病人家走访。年龄太大、太小或身体有残疾的病人出行不方便,我就去家里给他们看病”。

blob.png

△刘建江出诊

这是刘建江在博尔博松村从医26年来的一个习惯,每个村民手机里都有他的联系方式。刘建江24小时不关机,谁家有人生病了要找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在村民们心里,刘建江就是大家的健康守护者,村里人喜欢叫他“江江医生”。

“他一生中最好的时候都留在了我们村”

1991年,22岁的刘建江自新疆振华职业专科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毕业后,分配进伊宁县中医医院工作。正当旁人羡慕他的稳定工作时,刘建江却辞职到博尔博松村开了村里第一家诊所,当起了牧区医生。

“我的中医老师最常给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学医的人要将医术带到最需要的地方去,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需要好的医生。”刘建江说,他听到这句话时就想到了博尔博松村。小学前,他一直生活在这里,初中才离开村子去湖南上学。因此,知道博尔博松村村民生病求医的困难后,他毫不犹豫地辞职开了诊所。

blob.png

△刘建江与村民们亲如一家

今年62岁的解力扎提是博尔博松村村民,他说,自己的命就是刘建江救回来的。14年前,解力扎提在牛羊转场时,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当时夏牧场距最近的医院有80公里,正随牧民一起转场的刘建江及时赶来,观察后发现,解力扎提是由于高血压引起的脑出血,刘建江及时给他扎针并辅以药物治疗,解力扎提转危为安。转场结束回到城区复查,已无大碍。

在博尔博松村生活了26年,刘建江出夜诊、骑几个小时的马再步行去偏远牧区随诊、和牧民一起冬夏两季转场,就为了牧民有个病痛能随时治疗。牧民们说,江江医生一生中最好的时候都留在了村里。

“村民们都是我的亲人,是我的恩人”

村民们都知道,江江医生日常为了减轻患者负担,很多正常收费的项目,如出诊费、留观费、注射费及每次1元的量血压费用,从来都没收过。平时遇到一些贫困村民也是能少收就少收。刘建江说:“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乡亲们认可,我就知足了。”

这么多年,刘建江的收入就是诊所的日常支出。在他看来,从牧民处拿到的医疗费最终是要用在牧民们身上的。“我和他们在一起久了,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谁家宰羊宰牛总要送几公斤肉给刘建江,每天早晨新鲜牛奶都会出现在他家餐桌上,平常家里来了客人,从不用刘建江操心,邻里们早煮好了肉拌好了菜端来宴请刘建江的朋友。

刘建江的妻子佟吉英说,旁人都觉得刘建江对牧民们付出太多,但他们知道,村民们和他们之间其实更像是一种亲情,这种感情是建立在相互付出、相互关怀上的。

“建江的命也是村民们给的,2008年,他去煤房拿煤,3米高的煤房坍塌砸在他身上。我当时一个人没办法,冲出去呼救。来了很多村民,他们没有工具,就用手刨。硬是将人从一堆废墟里扒了出来。很多人的手都受伤、流血,我那时候真正知道了什么叫以心换心。”佟吉英说,她和丈夫一样,生活在这里,内心是满满的归属感。

“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刘建江能够详细说出村里每一位牧民的身体状况,还专门对山区牧民的常见病做了统计分析并给出具体的治疗方法,去每一家宣讲健康须知。他说,自己是老人们的儿子、同辈人的兄弟、小辈眼中的叔伯,他得为家人们尽心。

但说起自己的父母儿女,他却沉默了。两个孩子从小到大都跟随父母住在伊宁市生活。“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也没有尽到做儿子的孝道”。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这里的牧民淳朴、善良,每一个微小的行动都能换来他们真诚的感谢。看着这些善良的人们健健康康,是我最大的成就。”刘建江说,他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继承他的衣钵,如今,学护理的女儿跟随他回到博尔博松村,他希望,女儿也能和自己一样,坚持这份信念。



责任编辑: 王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