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藏书三十年,他说眼界和榜样很重要

人物:孤岛

身份:新疆作家、诗人阅读

时间:30多年阅读

感悟:眼界和榜样很重要


孤岛的书房里,书柜占据了一整面墙。

文/图 亚心网记者邢靓 

4月22日12时,明亮的阳光投进新疆作家、诗人孤岛的书房。这是一间狭长的房间,书柜占据了一整面墙,里面放着6000余册书,按类别摆放。孤岛说,这些书是他近年来在读或要读的书,还有4000余册不大读或者版本比较早的藏书,因为书房有限,被他放在了家里的地下室。

吃的可以差些,但不买书不行

1964年,孤岛生于浙江千岛湖的农村,今天的千岛湖是著名风景区,风景优美,游人如织。但在孤岛的幼年记忆里,尚未开发的家乡跟如今全然不同。在上大学前,他只读过两本课外书,都是向同学借的,其中一本是《三国演义》。

1981年,孤岛考入杭州大学(后与浙江大学合并)中文系,成为一名大学生,一个月有17.5元的生活费。“那时候阅读是一种社会风气,我反正过惯了穷日子,所以宁可吃得差些,也要省下钱买书。”孤岛说,当时书也很便宜,3毛5毛钱就能买到一本,他积攒了不少书,其中很多都保存至今。

大学时,他主要的买书方向是名著,还有一些西方文艺理论的经典作品。那时他开始写诗,所以也买了许多诗集,比如裴多菲、普希金、拜伦、雪莱的诗集。

一本出版于上世纪80年代的《艺概》就放在他的书桌上,前几天孤岛还拿出来读,这本书就是他上大学时买的,定价0.58元,当年购书的发票还夹在书里。

1985年,孤岛大学毕业,那一年他发表了第一首诗,并带着行囊来到新疆工作和生活,在当年的铁道报社做记者。从那时起,乌鲁木齐的大小书店他都逛了个遍。

买书、读书30多年,孤岛也有撞到墙的时候。他还记得自己曾经买了一本胡塞尔(20世纪奥地利著名作家、哲学家)的《现象学》,只有几十页,但文字极度晦涩。他读完这本薄薄的书,竟然用了3年。但读完之后,“得到的收获超过读20本普通书的收获。”孤岛总结道。

读书从经典开始,自己才有收获

孤岛觉得阅读范围不怕广,不管什么题材、体裁、年代,他都纳入阅读范围。他说,真正的阅读是要去读各个时代、各种类别的作品,向大师学习,要从经典开始读。不管是文学,还是哲学、艺术,要从这个类别里水平最高的那一批作品读起,才能培养自己良好的阅读习惯和审美水平。

作为一名写作者,孤岛有他的理论:“眼界和榜样很重要,你向一流的大师学习,自己的写作和审美也许能成为二流,向二流作家学习,自己最多就只有三流水平。”

这些年盛行“国学热”,很多孩子从小读四书五经、读唐诗宋词,孤岛对此表示赞同:“小时候先背诵,以后再去理解消化。小时候记住的经典足以享用一生,不要把孩子逼得太过就行。”

阅读能给人带来的最重要的收益是什么?孤岛觉得并不是知识,而是做人的道理。孤岛建议大家,在坐车、等人的间隙读读书,把这些碎片时间整合到一起,也能完完整整看完一本书。


责任编辑: 王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