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人王香莲,新疆的艾外都在找你!

编者按:53年前,新疆哈密的艾外都 ·阿不都带着身患重病的父亲四处求医,在火车上与来疆探亲的王香莲相识,此后的5年,在她的帮助下父亲的病最终痊愈。

1970年后,双方彻底失联,艾外都 ·阿不都最后保存的信封上记录着,王香莲在辽宁锦西。父亲早已去世,但艾外都寻找的脚步却从未停止,如今已经74岁的艾外都找到天山网,想要寻找恩人王香莲,期待有生之年,可以和恩人重逢。

天山网讯(记者王晶晶朱凯莉报道)是什么感情,能够绵延53年愈发蓬勃生长?让古稀之年的新疆哈密人艾外都 ·阿不都,一定要找到在火车上只有一面之缘的王香莲。

是什么际遇,能够让人在53年后想起时依然热泪盈眶?5年,9封信,140元钱,辗转多地求医的陪伴和扶持,让艾外都一生感恩王香莲,并用实际行动将这种感恩传递下去。

是什么精神,能够53年依旧熊熊燃烧不息?艾外都说,带父亲求医的过程中,接受过无数个像王香莲一样的“雷锋”的帮助,雷锋精神是这位老党员一辈子践行的精神,这种精神也感染着他的儿女。

“我们家的兄妹,都是听着王香莲阿姨的故事长大的,爷爷讲完爸爸讲,现在我们家的第四代也都知道王香莲是全家的恩人,王香莲阿姨和爸爸的年龄差不多大,希望在爸爸的有生之年,两家人可以团聚。”3月26日,艾外都的女儿海丽切木 ·艾外都说。

1970年,艾外都一家和王香莲最后一次通信后,留下的地址。(图片由海丽切木 •艾外都提供)

火车上相遇“病能治好,来找我。”

1965年1月,住在哈密市柳树泉农场的艾外都,带着父亲去哈密求医,医生说这种多发性肉瘤当地医院无法救治,建议他们去乌鲁木齐市的大医院治疗。艾外都打算回家筹集好医疗费后再去乌鲁木齐市,从哈密市到柳树泉农场的路程70公里,火车需要坐一个小时。

父亲当时已经病重,只能躺在手推车上,从医院到火车站再到火车上,艾外都插不上手推父亲,“大家一看有病人,不管什么民族,什么年龄,都涌上来帮忙,上火车时,父亲是被大家高高抬起送上车的。”他说。

因为父亲只能平躺着,大家就把艾外都的父亲放在两节列车的连接处,来来往往的乘客,只要看到他们,都会返回来,给他们送水、送吃的,很多人上前询问老人的病情,王香莲也是其中一位。

和其他好心人不一样的是,穿着军大衣、戴着军帽的王香莲,上来就摸了摸艾外都父亲身上的肉瘤,“父亲的病其实很重,除了自己家人,没人敢摸他的皮肤,王香莲的举动让我惊讶,她看出我的疑问,就说她是在西安一所军校学医的学生。”艾外都说。

简单的检查之后,王香莲得知父子俩过几天要去乌鲁木齐市看病,就要了艾外都的家庭通信地址,“你父亲的病一定能治好,我是去乌鲁木齐探亲的,我在乌鲁木齐等你们,你们一定要来乌鲁木齐看病。”她说。

匆匆一面后,艾外都父子俩回到柳树泉农场。王香莲来了一封信说,我去新疆医科大学给你们打听好了,你们直接过来就诊就行。艾外都回信说,他们正在筹集医疗费。

一个月后,带着30元钱,艾外都启程,带父亲去乌鲁木齐就医,此时,他们又收到王香莲寄来的第二封信,里面有20元钱,“当时我当会计,一个月的工资是30块,王香莲当时只是个学生,却一次拿出20块资助我们。”在这封信中,王香莲说她已经离开新疆回到西安,留下了她的新的联系方式。

通过哈密当地的安排,艾外都的父亲住进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一住就是4个月。在这期间,他们和王香莲之间一直保持书信往来,从认识到在乌鲁木齐治疗期间,王香莲共来了7封信,寄来140元钱,“都是10元、20元,后来我才知道,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10元。”艾外都说。

西安就医“阿不都大叔来了。”

在乌鲁木齐治病期间,王香莲还让艾外都给父亲拍了一些照片寄给她。四个月后,艾外都父亲的病情稳定,生活可以自理了,父子俩就回到了哈密。

没想到,四年后,艾外都的父亲旧病复发,父子俩又去西安治病。

让艾外都惊讶的是,一到第四军医大第一附属医院的皮肤科,医护人员中就有人喊:“阿不都大叔来了。”在这个科室里,从主任到护士长都认识艾外都的爸爸。

“原来王香莲在这家医院实习期间,曾拿着父亲的照片让医生们看,所以整个科室的人都认识父亲,并就他的病会诊过。”艾外都说。

随后,医院热情的给他们安排了病房,艾外都的父亲告诉他,一定要当面去感谢王香莲,并把在家里专门为她赶制的绣花衣服、花帽、家乡特产送给她。艾外都赶到王香莲的学校时才知道,她刚刚毕业,分到东北的一家医院工作。

在西安控制住病情后,艾外都还带着父亲去上海治疗,1969年年底,父亲彻底痊愈,出院前,老人专门拍了照片,想要给王香莲看看他痊愈后的样子。

“父亲一直惦记着要找到王香莲,我就给解放军报写了信寻找恩人王香莲,一个月后,通过报纸,我们和王香莲取得了联系,她去辽宁锦西的一个部队当医生。”艾外都说。

1970年,双方通了两封信,后来艾外都全家离开了原来的大队,双方又失去了联系。

艾外都的父亲病愈后,专门拍了照片,寄给恩人王香莲。(图片由海丽切木 •艾外都提供)

艾外都的心事“有生之年找到她。”

艾外都常说,“我再有孝心,若是没有王香莲和那么多好心人的帮助,也不可能带着爸爸四处求医治病。”

艾外都的父亲72岁时安详离世。“父亲临终前告诉我,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找到他的女儿王香莲,在父亲的心里,王香莲就和我们一样,是他的孩子。”艾外都说。

白驹过隙,艾外都想在退休后完成父亲的夙愿,不幸的是,她的妻子又因为脑出血瘫痪在床。“十年时间,爸爸陪伴在妈妈身边,2012年,妈妈去世后,爸爸就跟我们商量,他想去东北找王香莲阿姨。”艾外都的女儿海丽切木说。

海丽切木曾给央视等媒体写信、发邮件发布父亲寻人的消息,但至今没有讯息。

在艾外都老人保存的最后一封通信的信封上,通讯地址是辽宁锦西县,如今锦西县已经在1993年更名葫芦岛市,位于辽宁省西南部。

“我要找到王香莲,当年父亲逢人便说王香莲是他的干女儿,我们就是一家人,找到她,让我们的后代认识走动起来,让这种感恩和团结传递下去。”艾外都说。

为了完成艾外都一家人的心愿,请知情人士与天山网联系,联系电话0991—8522231。

艾外都 ·阿不都和孙女在一起,74岁的他,惟愿在有生之年,可以再见一面恩人王香莲。(图片由海丽切木 ·艾外都提供)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