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校长:上学的女孩儿才是凉山翻身的真本钱

上学的女孩儿才是凉山翻身的真本钱

记者结束在美姑县的采访驱车来到昭觉县,与身披白色“擦尔瓦”披毡的勒勒校长面对面,听他的故事和他的“教育经”。在前往下一个采访目的地的途中,记者从车窗上闪过的大山大沟,联想到了从非洲山地走向世界体坛的那些运动健将。身怀攀援悬崖绝壁绝技的凉山好汉也能在山地间健步如飞,可是走出属于凉山人的路却满是“荆棘”。凉山彝族自治州在新时代发展之路上如何才能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幸福之路?

勒勒:一个学生改变一个家庭

街灯给昭觉县城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安顿好住处记者来到街上,由街心的小圆盘延伸开去有四条街,记者选择了最宽的解放路,步行了五六分钟就走到了尽头,穿过横着的一条路,就是四四方方干干净净的小广场。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万物都渴望着温暖。彝族人敬畏火、崇拜火,即使在广场四角的立柱上端也安放着一团火样的标志。返回路过路一侧的一户住家门口,三位妇女围坐在一个窜着火苗的小铁盆在取暖,近处看时,两位在边嚼馍边聊天,看来这是他们今日的晚餐。见我给她们拍照,其中的一位从攥在手里的小塑料袋里取出半个鸡蛋大小的肉块递给我,我向她作揖表示谢意。

在凉山的寒夜,我感受到了昭觉人送给我的一丝温暖。

简餐结束,火盆的余热消耗殆尽,三位妇女也将各回各家,在冰窖一般的室内度过慢慢长夜。

在寒冬腊月里凉山人用火盆抱团取暖(央广网记者凌晨摄)

当又一个清晨刷过寒夜,我们感受到了小县城的可爱之处,这里曾经是彝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1978年州府牵往如今的西昌市,昭觉县随即萧条。原来,夜幕中看到的街心小圆盘上伫立着的是革命烈士纪念塔,这是昭觉人心中的圣地,一个充满生机带给人们希望的地方。仅仅两三分钟的车程,我们就穿过海子巷拐入了一个小市场,不足百米的尽头是红旗小学和挨着的昭觉县民族中学。

跟随校长勒勒的脚步拾级而上,穿过阴冷的楼道,进入空间挺高的办公室。室内如同冰窖,勒勒弯腰打开地上的电炉,招呼记者取暖。结束了面对面的访谈,我们也未感受到电炉丝的温暖。奇怪的是,门框的下端是悬空的,离地至少有三寸。为什么留出这么个空间?得到的答案是,为了送放报纸信函和师生们的意见建议。

勒勒健谈。记者试图通过与这位校长的对话,尝试了解他和当地的教育历程,了解凉山人的观念变化。

记者:说说您的故事吧?

校长:我有五个兄弟姐妹,只有我一人靠读书走出了大山。我改变不了我的姐姐妹妹,但是我正在改变他们的孩子。

这是一位有担当有责任的凉山男人,勒勒说他的父亲、弟弟和母亲已先后离世。为了姐姐妹妹孩子们的前程,他在妻子的支持下,租住县城附近的房子,让几个孩子全都上了学。

勒勒的信条是:“只要家里有一个孩子上了学,并找到了工作的人,就可以改变一个家庭,甚至改变一个寨子的命运。”

记者:像你家这样的人家多吗?

勒勒:以前特别少,现在特别多。大人们想方设法省吃俭用都要让他们的下一代接受教育。

记者:对未来怎么看?

勒勒:我相信,读书可以让孩子们走出大山,人生之路会走得更远。 

“放羊娃”莫色拉博过上了领工资的生活

一条新闻让“悬崖村”一夜成名,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关怀和牵挂,让更多如“悬崖村”一样的贫穷村得到改善。寒冬腊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大凉山腹地,在昭觉县三河村、解放乡火普村体察民情,与干部群众一起共商共议精准脱贫之策。

“悬崖村”是阿土列尔村的新闻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17段藤条编制的天梯被钢管天梯取代后,一切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是一条由政府投资上百万元资金,耗材120余吨钢材,由6000根钢管链接而成的新路。2017年6月30日投入使用后,钢梯犹如一棵树,电力、4G和WIFI信号如同攀附在树上的枝蔓一样攀援延伸,进了大山深处的村子,助农取款服务点、卫生室和幼教点,给村民带去了新生活,催生了传统村落的新生活。

悬崖村人收获的是可以触摸得到的踏实和安全,切身感受到的是向往美好生活的那股劲和自信心。

蜀道难是制约四川省多地发展的瓶颈。通天之路给当地政府带去了新希望。悬崖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体验爬钢梯进村入户体验的游客几乎天天有,最多的时候每天有一两百名游客。”

当地人告诉记者:“我们昭觉的好东西有很多”。距县城百余公里,古里大峡谷就是大自然的恩赐,这条总长13公里,最宽处约2公里,谷深为2200米的大峡谷,海拔在620至2800米之间。地质结构独特、地形地貌奇异独,光热资源丰富,原始生态多样性完好。

春江水暖鸭先知,商人的触角尤为敏感。四川投资集团抓住在了这个机会,出资6亿多元资金,在当地打造高山峡谷旅游业。已于1月15日率先开工建设的勒尔——大平台缆车索道建成后,将为大山两端的人们提供一条安全、畅通、欣赏大自然美景的空中道路。后续投建的悬空观景平台、飞拉达、溜索等旅游设施项目将于2022年完成。

“悬崖村”人的好日子来到了。

村民称之为“悬崖村飞人”的29岁小伙子莫色拉博被旅游公司相中,他凭借一身绝技成为攀岩领队,开始领取每月3000元的工资。可以坚信的是,如莫色拉博一样的能人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但是,记者关注的问题是:与幸运的莫色拉博一样找到挣钱门路的这个群体能有多大,能够走多远?

残酷的现实告诫人们,这是一个比以往更需要知识的时代。

记者采访了家住“悬崖村”支尔莫乡勒尔村勒尔社29号的某色布且,是昭觉县民族中学初13班的学生,他家有6口人,除爸爸妈妈外,他有三个妹妹。家里很困难,只有5亩地,主要种玉米和土豆,但是他4岁、6岁和10岁的三个妹妹都上了村里的幼儿园、学前班和小学。某色布且说:“我喜欢上学,我们村里上初中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男同学,所以我们很珍惜现在的上学机会”。

来自大山里的孩子在昭觉民族中学宽大敞亮的教室上课(央广网记者贾宜超摄)

水瘦,寒气浸肌,行走在这个季节的大山之间,更能体会到贫穷的滋味。昭觉县是被列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11个重点县,当地人告诉记者,最难熬的就是冬季,在这个室内比室外还要寒冷的季节,人们围在小火盆边抱团取暖早已成为一种习惯,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渴望温暖是人类的本性,但是,对凉山人而言,这是一个挺遥远的梦。 

“放羊娃”莫色拉博过上了领工资的生活

一条新闻让“悬崖村”一夜成名,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关怀和牵挂,让更多如“悬崖村”一样的贫穷村得到改善。寒冬腊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大凉山腹地,在昭觉县三河村、解放乡火普村体察民情,与干部群众一起共商共议精准脱贫之策。

“悬崖村”是阿土列尔村的新闻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17段藤条编制的天梯被钢管天梯取代后,一切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是一条由政府投资上百万元资金,耗材120余吨钢材,由6000根钢管链接而成的新路。2017年6月30日投入使用后,钢梯犹如一棵树,电力、4G和WIFI信号如同攀附在树上的枝蔓一样攀援延伸,进了大山深处的村子,助农取款服务点、卫生室和幼教点,给村民带去了新生活,催生了传统村落的新生活。

悬崖村人收获的是可以触摸得到的踏实和安全,切身感受到的是向往美好生活的那股劲和自信心。

蜀道难是制约四川省多地发展的瓶颈。通天之路给当地政府带去了新希望。悬崖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体验爬钢梯进村入户体验的游客几乎天天有,最多的时候每天有一两百名游客。”

当地人告诉记者:“我们昭觉的好东西有很多”。距县城百余公里,古里大峡谷就是大自然的恩赐,这条总长13公里,最宽处约2公里,谷深为2200米的大峡谷,海拔在620至2800米之间。地质结构独特、地形地貌奇异独,光热资源丰富,原始生态多样性完好。

春江水暖鸭先知,商人的触角尤为敏感。四川投资集团抓住在了这个机会,出资6亿多元资金,在当地打造高山峡谷旅游业。已于1月15日率先开工建设的勒尔——大平台缆车索道建成后,将为大山两端的人们提供一条安全、畅通、欣赏大自然美景的空中道路。后续投建的悬空观景平台、飞拉达、溜索等旅游设施项目将于2022年完成。

“悬崖村”人的好日子来到了。

村民称之为“悬崖村飞人”的29岁小伙子莫色拉博被旅游公司相中,他凭借一身绝技成为攀岩领队,开始领取每月3000元的工资。可以坚信的是,如莫色拉博一样的能人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但是,记者关注的问题是:与幸运的莫色拉博一样找到挣钱门路的这个群体能有多大,能够走多远?

残酷的现实告诫人们,这是一个比以往更需要知识的时代。

记者采访了家住“悬崖村”支尔莫乡勒尔村勒尔社29号的某色布且,是昭觉县民族中学初13班的学生,他家有6口人,除爸爸妈妈外,他有三个妹妹。家里很困难,只有5亩地,主要种玉米和土豆,但是他4岁、6岁和10岁的三个妹妹都上了村里的幼儿园、学前班和小学。某色布且说:“我喜欢上学,我们村里上初中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男同学,所以我们很珍惜现在的上学机会”。

来自大山里的孩子在昭觉民族中学宽大敞亮的教室上课(央广网记者贾宜超摄)

水瘦,寒气浸肌,行走在这个季节的大山之间,更能体会到贫穷的滋味。昭觉县是被列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11个重点县,当地人告诉记者,最难熬的就是冬季,在这个室内比室外还要寒冷的季节,人们围在小火盆边抱团取暖早已成为一种习惯,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渴望温暖是人类的本性,但是,对凉山人而言,这是一个挺遥远的梦。 

责任编辑: 梁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