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放17年,普氏野马终于“野”起来了

□亚心网记者张丽霞

2月6日,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正在吃草的路路和冉冉是两匹在野外出生成长的普氏野马,它们非常警觉,不时抬头左右张望。

这时,公路上传来汽车的声音,路路和冉冉立即开始奔跑,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那些无动于衷的半野放普氏野马甩在几公里之外。

路路和冉冉马上就两周岁了,它们是保护区中最“野”的双胞胎小马驹。

2017年10月9日和10月13日,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添新丁,诞下两位“公主”——“白雪公主”和“小黑妹”。图为2017年10月19日,“白雪公主”和妈妈准噶尔309号在一起。新华社发。

算上路路和冉冉,从2001年新疆野马繁育中心首次野放以来,经过工作人员的反复训练、观测、研究、野放,全疆已经有15匹普氏野马完全脱离人为干预,靠自己的本事在大自然中生存下来。

准噶尔盆地的万古荒原上,终于响起了真正意义上的普氏野马的马蹄声。

野放数量不断扩大

准噶尔盆地是新疆野马的故乡。新疆野马,拥有6000万年的进化史,是地球上唯一存活下来的野生马,学名普氏野马。

100多年前,由于国外盗猎者野蛮猎杀,这种珍贵的野生动物不幸在故乡灭绝。现在,全世界的普氏野马约2000匹,数量比大熊猫还少,已被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

1985年,为了让新疆野马重回自然,中国政府从西方多个国家引进18匹普氏野马,放入位于吉木萨尔县的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开始野马繁育、野放的漫长过程。

那个时候,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的主要任务就是保种,将新疆野马圈养起来保证它们能活下来。

然而,人类保护野生动物,并不是简单地把它们圈养起来,保存少数的几个基因载体。保护野生动物,更需要保护它们整体的生态环境。否则,它们只能算“动物”,不能算“野生动物”。

2001年8月,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首次启动野马野放实验。并在卡拉麦里的乌伦古河南岸约40公里处,建立了一个放野点和3000亩的围栏,开始对优选的27匹野马进行野放前的训练。

到目前为止,新疆野马的野放种群不断扩大,在新疆的数量已达379匹。其中,野放野马187匹,彻底放归野外、回归自然的有15匹。

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主任马新平说,普氏野马是荒漠生态的标志性物种,它重回大自然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物种保护的成果,更大程度上代表了人类自然意识的回归,这说明我区从单一的生态保护向系统的生态环境建设迈进了一大步。

野化道路漫长艰难

准噶尔盆地基本没有秋天。夏天过后,大地就被白雪覆盖。

“白雪下的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植被稀少,食物缺乏,对野放野马来说,吃饱肚子是最难的事。”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初红军说。

因此,每年冬季,总有一部分不能在野外适应冬天的普氏野马,会被引诱回保护区围栏内,进行人工饲养,帮助它们安全越冬,这部分普氏野马就是半野放种群。

野放,终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放生,它需要经过逐项的、长期的科学实验,让已失去野性的动物逐步实现体能、天性等方面的回归。

马新平说,野马圈养时,饲养员会想尽办法搭配营养餐。夏天天热时,他们会给普氏野马喂食降暑的蒲公英和西瓜;公马发情时,他们会给普氏野马搭配鸡蛋增加营养;小马驹出生后,它们会像小孩一样吃钙片。但在野外,它们只能有什么吃什么,甚至没吃的。

悲剧至今没人忘记,2001年是野放的第一年。这年冬天,准噶尔盆地发生雪灾,一个普氏野马群突然失踪。当人们找到时,它们已经误入沙漠深处,一匹小马已经死亡。

“在圈养条件下繁殖生长的普氏野马已经渐渐失去了部分野性,它们重返原产地,确实面临很多困难。”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杨维康说。

除了寻找食物、水源外,普氏野马野化需要过六个大关才能实现。放归的另一个难题是疾病。如果放归不当,它们很可能把病菌带入自然界,破坏物种的稳定性。

初红军说,这几年,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每年都会安排人员对野放的普氏野马进行常规的跟踪监测,记录它们的生活和行为特征,加大对野马适应自然环境能力的判断和研究,提高野马野放之后的成活率。

研究项目不断增加

普氏野马至今保留着马的原始基因,具有别的物种无法比拟的生物学意义。

国际上对野马的保护十分重视,成立了国际野马协会,专门对分布于世界各国的野马血统与分布进行统一管理与指导,以便让这一物种更好地生存繁衍下去。

杨维康说,我区相关部门已和国际野马协会取得联系,希望申请加入协会。国际野马协会也已作出承诺,首批将从3个欧洲国家,挑选10匹优质野马赠送新疆。

马新平说,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还将进一步开展普氏野马对环境适应性研究、对饲草料变换的适应性和抵御疾病能力的研究,特别是将进一步提高圈养普氏野马的遗传多样性和活力。

“除了通过提取DNA,提高普氏野马的配对质量外,我们还将进一步拓宽优化圈养和野放野马的种源渠道。”马新平说。

这几年,我区为了提高普氏野马的后代质量,扩大野马互换交流的国际合作。2005年,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从德国引入6匹雄性普氏野马,2012年,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又成功向蒙古国输送4匹雄性普氏野马,这为我区改善普氏野马的基因状况,维护其遗传多样性,改善小种群近亲繁殖造成的种群退化状况,促进种群优化,提高野马繁殖率、成活率及抗病力,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马新平说,普氏野马体内寄生虫种类繁多,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还联系北京大学建立新疆野马研究实验室,打算共同制定计划,研究新疆野马疫源疫病和对其体内寄生虫的防治。同时,邀请北京林业大学的科研人员,就普氏野马的食物组成、水源点利用、天敌防御、寄生虫感染等开展专门研究。



责任编辑: 王建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