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满河道 胡杨勃发”生态治理让塔里木河重现容光 泽被后世

【引言】

倘若从太空中俯瞰塔里木盆地,就会发现一条郁郁葱葱的“巨龙”横卧在盆地北部,“龙尾”垂向盆地东南水光潋滟的台特玛湖。这条“巨龙”便是依托塔里木河水系而生的1500余万亩胡杨林,它占据整个中国胡杨林面积的90%以上。

2017年7月3日航拍的塔里木河流域尉犁县境内的胡杨林。确 •胡热 摄

川流不息的河水,连绵不绝的胡杨林,遍布沙丘的红柳、梭梭等植被,共同构成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不可逾越的绿色屏障。塔里木河生态系统“锁”住了沙漠的蔓延,给绿洲带来了盎然生机。

塔里木河生态治理“锁”住沙漠蔓延

亚心网讯(通讯员 鲁红光)塔里木河,是我国最长的内陆河,也是孕育南疆绿洲的“母亲河”,滋养着流域内的1204万群众。2001年起,国家投入上百亿元对塔河流域生态环境进行综合治理,经过十几年不懈努力,如今,水满河道,胡杨勃发,塔里木河的涅槃重生之旅才刚刚开始。

塔里木河全长2179公里,沿岸生长着大片胡杨林。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塔里木河下游近400公里一度出现断流,大片胡杨林死亡。为改善塔里木河中下游生态环境,2001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了《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规划报告》,项目总投资107亿元,通过实施灌区节水改造、地下水开发利用、博斯腾湖输水系统、生态建设保护等九大类工程与非工程措施,进行塔河综合治理。

这里是尉犁罗布淖尔国家森林公园。至少在三年前,还是一片荒漠。而眼下,目力所及之处,已经是成片的胡杨林,面积不等的湖泊、湿地,不时有成群的野鸭点水而过。

尉犁县墩阔坦乡村民吾买尔江·库尔班说:“我从小出生在墩阔坦乡,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玩。后来这里没水了,胡杨林干死了,变成沙包了。这两年来水了,胡杨林也绿起来了,如果每年来水的话,胡杨林不会干死。”

尉犁县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北缘,每年春秋多风季节,沙尘就会随着大风由南向北卷入县城。2017年,国家沙化土地封禁保护区补助试点项目一期1000亩草方格沙障建设完成,北侧紧邻塔里木河护堤,南侧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东侧以塔里木河老河道公益林为界,采取人工编织草方格,建立防风固沙网,为塔克拉玛干流动沙漠披上“沙障衣”。

尉犁县林业局胡杨林管护站站长艾力·尼牙孜表示,今年开春将开始建设260平方米管护站,瞭望塔一座,监测场660平方米。封禁项目全部完成以后,促进天然植背恢复,覆盖率增加,可以改变局地小气侯,增强空气的湿度,减少起沙、浮尘。同时提高项目区的生物多样性。

尉犁县塔里木乡牧民努力买买提·马木提一家人在塔河沿岸以放牧为生。近年来,随着塔河生态治理的不断推进,草场逐步得到回复,努力买买提·马木提家里的羊也从原来的300只发展到800只,收入一年比一年高。

尉犁县牧民努力买买提·马木提说:“水来了以后,胡杨树长得越来越好了,草也长得好了,所以我们养的羊也越来越胖了,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

关于塔里木河

塔里木河流域在地域上包括塔里木盆地周边向中心聚流的九大水系114条源流和塔里木河干流,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及东部荒漠区。流域总面积102万平方千米,流域内有5个地(州)的42个县(市)和兵团4个师的55个团场,全流域总人口902万人,流域内现有耕地2044万亩。

九大水系是孔雀河水系、迪那河水系、渭干河、库车河水系、喀什噶尔水系、叶尔羌河水系、和田河水系、克里雅河小河水系、车尔臣河(且末河)小河水系。原则上说,在南疆源自天山和昆仑山流入塔里木盆地的所有河流都可归为塔里木河水系,构成塔里木河流域。塔里木河流域是一个封闭的内陆水循环和水平衡的相对独立的水文区域。

塔里木河为中国第一大内流河,全长2137千米,它由叶尔羌河、和田河、阿克苏河等汇合而成,塔里木河自西向东蜿蜒于塔里木盆地北部,上游地区多为起伏不平的沙漠地带,来自于冰山的融水含沙量大,河水很不稳定,被称为“无缰的野马”。塔里木河由发源于天山的阿克苏河、发源于喀喇昆仑山的叶尔羌河、和田河汇流而成。流域面积19.8万平方千米,最后流入台特马湖。

关于十八次塔河生态输水

第十八次向塔河下游生态输水创下三项纪录

笔者从塔河流域干流管理局了解到,自2017年5月27日第十八次向塔河干流下游生态输水实施以来,生态输水工作已创下三项历史纪录,使塔河干流下游生态系统得到了恢复和改善。

三项记录是:

利用塔河干流自身来水实施最早的一次生态输水;

历时最短成功抵达台特玛湖(水头到达台特玛湖仅用了十天);

向塔河下游生态输水累计下泄生态水量最大,达到9.2亿立方米。

台特玛湖观测站

截止到2017年10月9日,第十八次向塔河下游生态输水累计下泄生态水量9.2亿立方米,突破第十二次生态输水(2011年)8.52亿立方米输水量,打破生态输水以来单次下泄水量最多纪录。

为动态监测塔河近期综合治理工程调水方案实施后生态环境的恢复和改善情况,综合评价工程实施的生态效应,塔管局在塔河干流沿线建设了15个生态监测断面共98个遥测站,对地下水位、水质等数据进行监测。监测数据显示,自生态输水以来,塔河干流下游地下水得到了有效补给,随着地下水位的抬升、地下水的水质也日益好转,水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生态输水以来,塔河干流下游地下水位明显抬升,水环境日益改善,下游植被恢复和改善面积达2285平方公里。近五年来,年平均下泄水量5.35亿立方米,超出规划报告目标1.85亿立方米,下游植被受水面积不断扩大,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水也多了,草也绿了,来这里游玩的游客越来越多了。”塔里木河流域干流管理局大西海子水库管理站副站长徐生武说。

自2000年起,塔管局先后组织实施了十八次向塔里木河下游生态输水,截止2017年10月9日,共累计输送生态水67亿立方米,年均下泄生态水3.72亿立方米。治理工程投入运行后(2010-2016年),每年平均下泄水量为5.04亿立方米,超过了规划报告确定的年均下泄3.5亿立方米的生态输水任务。水头十四次到达尾闾台特玛湖,结束了下游河道连续干涸近30年的历史,并不断刷新历史记录。

自2001年起,国家相继投入百亿元在塔里木河流域实施灌区节水改造、平原水库节水改造、河道治理、流域水资源统一调度管理等工程和非工程措施,实现年节水27.22亿立方米,为胡杨等植被的恢复打下坚实基础。

2017年4月27日16时许,大西海子水库老泄洪闸开闸放水,标志着第十八次向塔河下游生态输水工作正式启动。谷桂红 摄

为加快塔里木河下游生态环境修复速度,2005年,位于塔里木河干流下游的大西海子水库退去农业灌溉功能,成为塔里木河下游的“专职”生态输水通道。

2016年,自治区实施了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生态保护专项行动,向巴楚、沙雅、轮台重点胡杨林保护区和孔雀河中下游实施应急补水9.37亿立方米,拯救了部分区域垂死的胡杨林等植被,为种子萌发、胡杨更新和改善植被群落结构奠定了良好基础。

点击观看第十八次向塔河下游生态输水视频

关于生态治理成效

塔河生态治理续写“绿色传奇”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经过18年的综合治理,塔河下游植被恢复和改善面积达2285平方公里,持续不断的生态输水带来了可喜变化,塔里木河沿岸居民感受最深。沙化面积减小了,干涸的海子有了水,胡杨林恢复生机,南来北往的游客也越来越多。守着成片的胡杨林,尉犁县沿河两岸很多人开起了农家乐,一道道绿色屏障“锁”住了沙漠的蔓延,给绿洲带来了盎然生机。”

2017年10月30日,新疆塔里木盆地,航拍尉犁县段秋季风光。确 •胡热 摄

18年来的监测数据显示,塔河干流下游距主河道1公里处的地下水埋深由9.8米—10.1米回升到2.1米—5.3米;地下水矿化度由5.3克/升—7.8克/升降至1.1克/升—3.0克/升。这意味着塔河沿线以胡杨为代表的植被可以重新汲取到健康的水分。

航拍镜头下,在218国道两侧的台特玛湖湖区,两岸是成片的原始胡杨林,不少地方已形成面积不等的湖泊,金黄色的胡杨和蓝天白云倒映在水中,不时有成群的野鸭从头顶飞过。

正因如此,据中科院监测,如今塔河下游植被恢复和改善面积达2285平方公里,其中新增植被覆盖面积达到362平方公里;沙地面积减少854平方公里;植物种类由17种增加到46种。台特玛湖水面一度达到491平方公里,由于常年有水,湖面周边形成了223平方公里的湿地。

据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统计,2016年塔里木河流域79.5万亩胡杨林获得生态补水。

河道两岸芦苇依依,胡杨枝繁叶茂,红柳随风摇曳,新生的植物幼苗充满生机。

站在河岸边,塔里木河流域干流管理局局长艾克热木·阿不拉动情地说:“任何一个经历塔里木河流域生态环境变迁的人,看到一条充满生机的绿色走廊正在逐步延伸,都会被深深触动的。”

2017年10月31日,水鸟在新疆尉犁县旅游景区——罗布人村寨胡杨林里飞落。确 •胡热 摄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院副研究员桂东伟表示,自生态输水以来,不仅结束了塔里木河下游河道连续断流30年的历史,还让下游的植被逐渐得到恢复,植物物种由17种增加至46种,野兔、狐狸等野生动物也越来越多,有效遏制了流域生态环境的退化,实现了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双赢。

(资料来源:综合新疆日报、新疆经济报、巴音郭楞日报、新疆卫视,部分源自网络)

责任编辑: 邵振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