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木乃县通天洞揭秘4.5万年前人类“洞穴家园”

大约在4.5万年前,新疆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山区洞穴中,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近日,记者采访通天洞遗址考古发掘领队、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军了解到,历经两年的考古发掘,他们不仅在通天洞遗址发现了旧石器时代-铜石并用-青铜-早期铁器时代的连续地层剖面,出土了2000多件石制品、动物化石等遗物,发现了3处旧石器时代的用火遗迹,还发现了年代距今5000年至3500年前的小麦等植物遗存。

通天洞遗址所处地形地貌奇特,由形状各异的山体和草原组成。于建军摄

通天洞遗址的这些发现,对了解新疆地区4万多年以来古人类的演化发展过程,进一步探讨更新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史前时期人群的迁徙、交流、扩散等问题提供了重要线索。在探讨古人类适应方式、生计行为、石料来源、古环境研究等方面也具有巨大的研究潜力与学术价值。

牲口圈竟是古人类居址

通天洞遗址位于吉木乃县托斯特乡阔依塔斯村附近的萨吾尔山北麓。

从旧石器时代-铜石并用-青铜-早期铁器时代的连续地层剖面。于建军摄

据于建军介绍,此处有3处大小不一的洞穴,略呈“品”字形,其中左下洞穴最大,长22.5米、高5.8米,洞口上方有一个和山顶相通的大洞,通天洞由此得名。该遗址在发掘前,一直被当地牧民当作牲口圈使用。下暴雨时,洞穴地面土堆经常有陶片冲出,一直未引起当地牧民的注意。

2014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铁男在阿勒泰地区进行文物普查时,发现了这些有特殊历史印记的陶片,他初步判断这是青铜时代的遗物。当地人这才知道,这处牲口圈竟然是古代人类的居址。

张铁男将这事告诉了长期在阿勒泰地区从事考古发掘研究的于建军。于建军对陶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他在遗址看到洞穴中厚厚的文化堆积时,认定这里一定会有“宝贝”。

2016年,在向国家文物局提出发掘申请并获得批准后,由于建军带队,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合作,开始对这处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发现距今5000年小麦遗存

到2017年9月,考古人员在深达3米的地层中,发掘划分出14个文化堆积层,每个堆积层代表一个时代的人类居住地面。

他们在第一、第二层发掘出了早期铁器时代和青铜时代遗物,主要有陶器、铜器、铁器、石磨盘等,主要属于阿凡纳谢沃文化和卡拉苏克文化。考古人员通过浮选,还得到了碳化的小麦等植物遗存,经过碳十四鉴定,其年代为距今5000年至3500年。“这表明,通天洞遗址可能是新疆目前最早的铜石并用时代遗址之一,从青铜时代到早期铁器时代被反复使用。”于建军说,5000年前这里就出现了小麦,可能还存在一条小麦传播的通道。至于小麦属于驯化还是野生等问题,还需要通过进一步考古发掘研究来印证。

在第三层至第五层堆积中,考古人员没有发现任何遗物。

继续往下,考古人员在第六层至第九层中发掘出大量旧石器时代的遗物,还发现了3处明显的用火遗迹。“一共有2000多件遗物,其中石制品约占1/3,动物骨骼化石约占1/3。”于建军说,石制品种类十分丰富,有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等,属于典型的勒瓦娄哇-莫斯特文化,在国内同时期遗址中十分独特,填补了国内典型旧石器时代中期莫斯特文化类型的空白。

据介绍,典型莫斯特文化遗存只在中国少数几个遗址有发现,在俄罗斯、蒙古等国却有较多发现。

此外,考古发掘的大量动物骨骼化石经过鉴定,有兔类、羊、驴、犀牛、棕熊及鸟类等,年代距今约4.5万年。其中,小型动物化石居多,这些动物骨骼破碎程度很高,有明显的切割、灼烧、敲击等痕迹,古人是否存在“敲骨吸髓”?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远古人类用打制石器狩猎

通天洞遗址的发现,为研究人员勾勒出旧石器时代的远古人类生存画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人员高星在通天洞考察时分析,当时的古人类活动非常原始,以食肉为生,基本上所有的狩猎、采集包括食肉行为都是靠石器工具完成的。他们可能先是选择细度比较高的石头,然后慢慢打制出形似锥、矛或锤的石器,用来刮磨、锥扎、刺杀动物,然后进行食用,这些石器就是古人当时最主要的生活工具。

北京大学教授黄蕴平则分析,当时这里应该是草原,古人的食物应该不多,长期处于饥饿状态,从动物骨骼化石里没有大块骨头,尤其是头盖骨和肢体骨骼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他们把动物骨骼砸得很碎,甚至把牙齿、关节部位都砸碎了”。

在萨吾尔山这片地区,类似通天洞的崖洞还有20多个,考古人员初步探查后认为,其中有两处洞穴属于古遗址的可能性较大。国内学者在现场调查中分析,从周边自然环境和洞穴口的方向看,这里春夏秋冬都适合人类生活,考古发掘印证不同时期的人类都曾聚居在这里繁衍生息,说明这里曾是古人类生活的家园。(记者赵梅)

责任编辑: 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