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萍退离后曾为何事把迟浩田约到家里谈以史为鉴

核心提示:迟浩田还说,我到总参工作后,爱萍同志那时已经退离了工作岗位,他专门把我约到家里,对我说,要以史为鉴啊!

张爱萍(右)与迟浩田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章慕荣,原题:毛泽东评张爱萍上将“好犯上”邓小平称“惹不起”,节选

即使在当时,这一现象已引起了许多高级将领的警觉,军委、总部和各级领导机关也多次召集会议研究。据迟浩田回忆,1986年6月,在军委召开的一次谈党风的座谈会上,当时还是济南军区政治委员的他,发言后,爱萍同志当场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两句话:“勿逐名利自蒙耻,要辨伪真羞奴颜”;“破世俗一尘不染,立高洁两袖清风。”

后来我和父亲回忆到这件事,他说:“这也是我自己的座右铭。”

迟浩田还说,我到总参工作后,爱萍同志那时已经退离了工作岗位,他专门把我约到家里,对我说,要以史为鉴啊!

以史为鉴,历史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父亲说:“你们读岳飞的词《满江红》,有一句注意到了吗?‘靖康耻,犹未雪’……”

这是怎么回事呢?宋朝皇帝为了弥补军费的不足,推行军队经商之略,结果是武功荒疏,军纪涣散,面对一个西夏小国,也是屡战屡败。金兵入侵时,中央政权失控,徽宗、钦宗二帝被俘。这就是历史上的“靖康之耻”。反映社会生活现实的小说《水浒传》,就刻画了张团练、张都监这样一批人,他们既是军队、政府的官员,同时也是“快活林”酒家恶霸蒋门神的合伙经营者和地方黑恶势力的保护者。

父亲说:“富国不等于强兵。但愿不要等到那一天,也像岳飞那样,怒发冲冠、仰天长啸了!”

迟浩田后来对我说:“你父亲说了一句话让我震动:饮鸩止渴!”

迟浩田后来撰文《为人顶天立,豪气逐风云》,记载了与我父亲谈话的内容。

十多年后,1998年7月22日深夜。军委江泽民主席提笔写了封信:“万年、浩田并军委诸同志:……现已夜深人静,最近一个时期我对群众反映的腐败现象,心里深感不安,……军队必须停止一切经商活动,对军队所属单位办的各种经营性公司要立即着手清理。要雷厉风行,当然也要工作细致。”

父亲回顾这段历史时说:“允许军队经商,是中央政府严重的失职!”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