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许世友唯一喝不过的女人 去世前还说想跟她喝酒

核心提示:由于身份特殊,钱铃戈是军队中的女中豪杰。曾传说,许世友喝酒唯一喝不过的就是钱铃戈。回首往事,钱铃戈说,这是真的,因为她喝酒从来就没有醉过。许世友去世后坟前装点的都是茅台酒酒瓶,他去世前还跟夫人说:“很想再跟铃戈喝酒。”

钱铃戈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吴波,原题:许世友喝酒惟一喝不过的人:黄苗子告密?无理取闹

不少作品与黄永玉联合创作

钱铃戈1945年生于延安,1965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系。钱女士告诉记者,战争年代,父母都上战场。她与毛主席等革命家的子女被安排在中南军区干部子弟学校。酷爱艺术的钱铃戈小的时候,其他文化课都是5分,唯独素描美术等课程是3分。钱铃戈说:“当时我还小,老师让我画静物,我坐不住,所以考试成绩老是不好,但我很喜欢画画,是那种不受拘束的画。”

在随后的艺术生涯中,钱铃戈成为朝鲜、台湾炮战等前线著名的文艺工作者,虽然是党政高级干部的子女,还是叶帅的儿媳,一直以来没人知道她的身份。工作中,她与老一辈艺术大师黄永玉、黄苗子、陆俨少、丁聪等成为最好的良师益友。记者发现,钱铃戈抽象艺术作品中,有不少是她与黄永玉联合创作完成。

许世友喝酒唯一喝不过的人

由于身份特殊,钱铃戈是军队中的女中豪杰。曾传说,许世友喝酒唯一喝不过的就是钱铃戈。回首往事,钱铃戈说,这是真的,因为她喝酒从来就没有醉过。许世友去世后坟前装点的都是茅台酒酒瓶,他去世前还跟夫人说:“很想再跟铃戈喝酒。”

大师们都爱吃广东的烧鸡

说起与国内大师的交往,钱铃戈表示,“从旧社会走过来,包括黄永玉、黄苗子、陆俨少、丁聪等等,他们的生活都相对落魄,他们画画只是一种艺术的追求,根本没有想到卖钱。作为最好的朋友,我有时候一杯老酒,他们就会赠送一幅画给我,那可是价值不菲,但我都只是用来学习。开始画抽象画的时候,我临摹很多大师的作品。黄永玉和苗子他们说,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色彩和风格画,画出你音乐家的风采和舞蹈的韵味就好了,所以后来我就不拘一格了,化妆品、指甲油都会成为我画画的涂料。”

说到那一批老友,钱铃戈很伤感:“苗子出院了,但还是很担心他的身体,最遗憾的是丁聪不能再和我们一起吃烧鸡了,很奇怪,这些大师都很喜欢吃顺峰山的烧鸡,那是特定的年代,在珠岛宾馆时期养成的习惯。现在想起来,我们当时画画后丢在废纸桶里的作品都是很好的。每次喝完老酒,吃完烧鸡,这些老友就要借酒作画,一般都是‘老鼠傍大款’(笑)的内容,他们每年都要送可爱的老鼠给我,只是可惜丁聪无法吃到烧鸡了。”

黄苗子告密“据她所知根本没有证据”

作为叶帅儿媳,钱铃戈一直未对网络上关于黄苗子“变节”、告密,卖友求荣之事发表看法。当和记者谈到黄苗子出院时,钱铃戈女士首次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钱铃戈愤怒地斥责该文作者:“简直是无理取闹!她了解还是我们更了解这一段历史?再把那一段历史拿出来说事简直是别有用心。苗子曾是国民党的高官,为了共产主义和国家自立,苗子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钱铃戈表示,那时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人人自危,连她这样的家庭也无法避开牵连。即使苗子有告密,也不能上升到所谓的高度来说事,况且据她所知根本没有证据。大家可以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当时,中南军区干部子弟学校校长王长德(对我最好的老师)在听说江青被抓了后,一下子就笑死了,因为太高兴心脏病发作。可想而知,这一切的祸害不是某个艺术家的事,他们只是画画的,现在何苦还要再针对苗子这样的艺术家?”

链接:黄苗子陷“告密门”

文怀沙事件后,一篇《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把著名画家黄苗子推上了“告密者”的受审席。该文作者指出,她在《中国作家》杂志上,看到资深政法工作者寓真所写的《聂绀弩刑事档案》,揭示出聂绀弩冤案的真相:“长期监视、告发聂绀弩的不是外人,而是他的好友至交。”虽然“聂档”中没有明确列出罪魁祸首是谁,但《谁》的作者却明确指出他们是王次青、黄苗子等人。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