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新征程】农民笑开颜:“土地延包让我们吃上定心丸”

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这在扬州市农村引发热烈反响。

记者昨从江苏省扬州市委农工办获悉,该市共有892个行政村、69.3万户农户,共有292万亩承包土地开展了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截至目前已完成确权登记颁证95%以上。

扬州农民忙着抢收稻谷。扬州发布记者孟德龙摄

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农民笑开颜

“最近几天,村子里都在说一件大喜事——十九大确定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这让我们种植户吃了定心丸。”在宝应县安宜镇白田村村部组织的学习十九大精神会议上,村民卢廷年一边听讲一边做笔记,神情专注,记录详细。他说,听说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全家人都非常开心。

“这样一来,大家可以沉下心来搞生产,增加对土地投入,可以放心流转土地经营权。”卢廷年坦言,女儿女婿都在外务工,城里也买了房子安了家,不会回来种地耕田。他们老两口年岁也大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只能料理家门口一小块菜地,大田种不动了,所以选择把土地流转出去了,每年也有稳定的收入。

实施“三权分置”,切实保障农民利益

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农业发展脉络中,第一轮土地承包是1983年开始的,承包期15年;第二轮从1997年开始,承包期30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第二轮土地承包期满之后怎么办,这一问题备受农民关注。

扬州市紧扣中央《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要求,将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作为深化农村改革、保护农民合法权益的重要抓手,稳妥有序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落实集体所有权,稳定农户承包权,放活土地经营权,充分发挥“三权”的各自功能和整体效用。通过实践探索和理论创新,逐步完善“三权”关系,为实施“三权分置”提供了有力支撑。

“大多数农民盼望政策稳定,不希望政策多变。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中央作出这个决策也是适应了农民的需求,农村土地承包制度长期不变,对稳定农业发展、解决‘三农’问题有长远意义。”宝应县氾水镇成庄村党总支书记姜飞说,对于青壮劳动力转移、年老体弱无力种地的农民而言,“土地延包”无疑是一颗“定心丸”,对于那些有偿退出土地的农民而言也并不吃亏。

党的政策好,种地亏不了;勤劳踏实干,致富奔小康

姜飞介绍说,成庄村吉星组共有农田67.2亩,虽然已经确权登记颁证到户,但由于京沪高速、连淮扬镇高铁都在这个村民小组的耕地上穿过,田地被切分成了零散小块,交通不便,灌溉困难,一些农户表示不愿意继续种地。村里通过土地综合治理后流转给大户,既防止了土地撂荒,又使得农户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获取稳定收入,可谓一举两得。

“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命根子’,一分地也不能撂荒。”成庄村老支书王耀明是种田能手,十九大召开期间他天天收看、学习大会精神。“听到习总书记宣布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第一感受就是国家给我们农民吃了定心丸,心里踏实得很、欢喜得很。”他表示,吉星组没人种的地全被他流转在手,下一步还要扩大规模。“党的政策好,种地亏不了;勤劳踏实干,致富奔小康。”王耀明的顺口溜在当地赢得了一致的认可。

让农民成为土地“股东”和产业工人,有双重的收入

吃了“定心丸”的,不仅是卢廷年这样的种植户,还有依靠土地流转组建起来的农村龙头企业。

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朱静,笃信农业现代化发展潜力无限,投入千万元从农民手中流转土地,计划在稻田里营建微景观,打造集稻米文化主题展览、稻田民宿、田间娱趣体验、田间时节主题馆等于一体的“6.0+”文商旅新型田园综合体。

博士于洋则带领他的团队研发了“苕稻子鸭生态种养结合关键技术集成与推广应用示范”,获得中央财政支农重大项目扶持……

像朱静、于洋这样的“高知农民”是现代农业生产中的新型经营主体,他们给传统农业带来新理念、新技术的同时,还通过组建家庭农场、合作社等形式,带领农民一起干,让农民成为土地“股东”和产业工人,有双重的收入。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深入推进,大量农业人口转移到城镇,农村土地流转规模不断扩大,新型经营主体大量涌现,土地承包权主体同经营权主体分离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近年来,扬州市通过调结构、挖潜力,主攻高效特色,狠抓一二三产联动,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培强农村富民产业。截至目前,全市新创省级示范家庭农场25个,累计达102个;创成国家级示范社23个、省级示范社185个;新认定农业龙头企业27家,全市县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达426家,立项扶持各类农业经营主体52家。

扬州发布记者周晗

责任编辑: 梁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