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称哪位开国上将为“智勇冠中州”的徐达

核心提示:据云,毛泽东阅“降衔申请报告”后,甚为感动,举报告与中央其他领导曰:“五百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

许光达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吴东峰,原题:许光达请辞大将衔毛泽东赞其“英名天下扬”

许光达将军方脸大耳,嘴阔鼻高,为人谨厚,言貌温和,待上下左右恂恂有礼。将军湖南长沙东乡萝卜村人,排行第五,人称“五伢子”;七岁时由大伯资助,入凤凰庙小学读书,课余放牛打柴;后以优异成绩考入长沙县塱梨镇高小;1921年秋,考入长沙师范学校。将军坦言,其时父辈供其读书,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将来谋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

1926年,许光达入学黄埔军校,为五期炮科学员。黄埔军校毕业后,许光达被分配到张发奎之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任见习排长。1927年8月,许光达接地下党组织令:开小差,速去南昌,参加起义。许光达与数名党员晓行夜宿,跋山涉水,8月6日达南昌。是时,南昌起义部队已败退,途中多散兵游勇,悲观气氛弥漫。许光达则毫不气馁,继续南下尾追起义部队。有人问他:“起义军已败,知道吗?”答:“知道。”又问:“为何还追败军之师?”答:“虽败犹荣。”又问:“这不是去送死吗?”答:“虽死犹生。”

数日后,许光达赶赴宁都,参加了南昌起义部队第二十五师,始任该师七十五团三营排长,人称“娃儿排长”。会昌之役,他率全排为全连尖刀,克敌一高地,获团嘉奖。战后,他被任命为代理连长,人称“娃儿连长”。是年,将军十九岁。

1929年10月,许光达被派往洪湖革命根据地,1930年2月,参与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先后任军参谋长,第17师政治委员和师长等职,参与开辟了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多次率部参加反“围剿”作战。1932年春,他率部与国民党军激战于鄂西之瓦庙集,一弹击中胸部,弹头入腹腔距心脏十厘米。战后,他于红军医院手术,因弹头深嵌,开刀三次均未能取出,遂被秘密转送上海疗伤。将军回忆言,于上海某医院手术,甫备皮,忽见一时髦女郎推门进,与护士言:“家中有急事,我弟弟手术不做了。”急帮将军穿衣,扶之出院,上一辆轿车疾驶而走。时髦女郎,为上海地下党交通员也。因叛徒出卖,该医院为苏区红军指挥员疗伤事暴露。将军走后十分钟,国民党特务即包围医院。是年,经我党地下组织安排,许光达拖病躯忍疼痛,辗转赴苏联疗伤。

许光达伤愈后先入国际列宁学院中国班学习。后报名参加莫斯科东方大学举办的汽车训练班,初涉汽车、坦克、大炮之驾驭技术。1934年底,曾奉命借调到苏军边防军司令部,派往新疆调解盛世才与马仲英的冲突。1937年冬,在王稼祥、邓发帮助下,许光达经新疆、兰州到达延安。

抗日战争时期,许光达将军任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部长。将军治校严肃正规,颁布内务条令规定,行进间军人相遇,要相互敬礼。初始,此规定甚难执行。将军身体力行,凡上街见学员,均举手敬礼。如此反复多次,抗大军人礼节蔚然。

1947年8月,胡宗南进犯延安。中央机关撤至黄河边,被挤压于葭县、米脂、榆林三县交界之狭小地区,西侧是榆林河、无定河,东面是黄河,南面和北面敌大军步步压来,处境十分危险。8月16日,时任西北野战军三纵司令员的许光达奉彭德怀元帅令,火速前往保卫中央机关转移。将军回忆,8月17日,率部冒雨到达指定地域——乌龙镇。一看吓了一跳,仅隔一条雨裂沟,中央机关男女老少队伍隐约可见。是时,将军召各旅旅长登高望之,并下达死命令:“看到了没有,党中央就在前面。哪怕敌人的炮弹落在我们身上,也不许后退一步!”8月18日上午,三纵于乌龙镇以北与敌交火,激战一昼夜,阻敌三个旅轮番进攻,掩护中央机关安然转移。事后,毛泽东称赞此战曰:侧水侧敌本是兵家之忌,而我军犯了这个忌,却取得了前无古人的胜利。

许光达将军作战善思索,喜用计。1948年春,西北野战军发起宜川战役,并决定以“围点打援”战法,即以部分兵力围攻宜川,集中主力于运动中歼灭来援之敌。战前,将军向彭德怀元帅献策:援兵急来就慢打,慢来就急打,急慢相兼。如猎人设陷阱,以打狼崽引老狼,既要把它打哭,又不能把它打死,方能活捉老狼。彭总点头称善。是役,果大捷,“老狼”(刘戡援军)与“小狼”(宜川守敌)俱获。毛泽东闻之连曰:“打得好,打得好,打得好!”

新中国成立后,许光达将军任装甲兵司令员。他率装甲官兵自力更生,励精图治,定规划,颁条令,建学校,办工厂,任内政绩显著。中苏交恶后,仍先后自行设计和制造出五九式坦克、轻型坦克、水陆坦克、装甲运输车等。将军极重视技术,曾提出“没有技术就没有坦克部队”、“为掌握坦克技术而斗争”,装甲部队官兵人人皆知,耳熟能详。将军身体力行,五十岁仍带头学习坦克技术和操作技能,治下排以上军官,无一不是合格的坦克驾驶员。

1955年秋,全军将实行军衔制。毛泽东提议,许光达应授大将衔。许光达闻知,夜不能寐,忐忑不安。9月10日,他向军委领导提交“降衔申请报告”,要求“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

许光达将军夫人邹靖华回忆:将军获知将授大将衔消息当日,一夜未眠,翻来覆去。次日,授衔命令公布,将军于屋里转来转去,不言不语,似乎压力很大。邹靖华问之,将军言:“授得太高了”、“上面还有那么多人比我强”、“好多人性命都丢了啊!”当时,中央军委没有批准许光达的申请,仍然决定授予他大将军衔。

据云,毛泽东阅“降衔申请报告”后,甚为感动,举报告与中央其他领导曰:“五百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