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从历史深处走来

原标题:李商隐从历史深处走来

翁敏华

李商隐是一千两百年前晚唐的著名诗人。他的诗歌广为流传,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却不知为何,他的生平故事从来没有被搬上过戏剧舞台。而今,他从历史的深邃处走出来,终于抖落浑身的历史尘埃,先在三年前登上上海越剧舞台——2014年春夏之交,由他生平事迹出发编创的 《双飞翼》 在上海及周边城市热演;现在,越剧电影《双飞翼》已经杀青了,真是可喜可贺。待上演,一定再去看一遍银幕上的李商隐故事。

历史上的李商隐,有两段爱情引人注目。他曾经爱过一个宫女,姓宋。中进士前,李曾经在王屋山支脉玉阳山隐居学道。此前,唐明皇妹妹玉真公主在那里造了一座“灵都观”,晚唐时由后世公主们住着,离李商隐下榻的“琼瑶宫”只隔一条玉溪(玉溪后来成了李商隐的一个号:玉溪生,可见他爱得有多深)。宋宫女精通音律,与李商隐琴瑟相和,相爱很深,却为制度所不容,咫尺天涯。商隐为这段爱情写作了大量难以明喻的“无题”爱情诗,用道教神仙典故,意境飘渺,感情缠绵,题旨隐晦。

第二段爱情,是与他的第二位夫人王氏的夫妻情。李商隐考中进士的837年末,令狐楚病逝。事后不久,他应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聘请,去泾州作了幕僚。王茂元欣赏李商隐的才华,将女儿嫁给了他。他们婚后恩爱,在李商隐眼中,王氏是一位温和体贴的妻子。王氏夫人后来早于李商隐去世,李商隐为此写作了大量的悼亡诗,在中国诗史上堪与纳兰性德媲美。今天,越剧《双飞翼》把李商隐的爱情集中在一个女人——王云雁身上,这样的虚构改造是合适的,使得人物形象更加集中,爱情更显纯真、甜美。尚未出场,王云雁与李商隐联起诗来,剧作是把云雁塑造成一个多才多艺且多情的女诗人形象,与李商隐志同道合、旗鼓相当、夫唱妇随。很明显,这里面也捏合有宋宫女的元素。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还在么?你,昨夜的星辰、星辰般的双眸,星辰般的笑容?还在么?你,昨夜的风,凉风、爽风,清新的风。风一般轻盈的你,风一般的娇宠。我在你风中展翅,飞成一只彩凤; 我的心在你风中开成了一朵花,心有灵犀一点通。昨夜今宵,时间的流水也会阻壅?怎么就山重水复疑途穷?隔座送钩,分曹射覆,没有我,你和谁相拥?昨夜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今宵,春酒依旧暖、蜡灯依旧红,而我,却迈不进你今宵的时空……

这样的爱而不得其爱的无题诗,构思奇特,风格秾丽,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成为了李商隐的一个品牌,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体系。在中国诗史上,李商隐就是无题诗,无题诗就是李商隐,他本人就像是一个谜。

可以说,李商隐是中国最早的一位朦胧诗人。

这些无题爱情诗具体是写给谁的,已经不重要了,它们早已升格为人类共同的情感符号。

人说人生有“三大不幸”:少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李商隐9岁那年他的父亲就去世了;39岁那年,他又失去了爱妻王氏,堪称已占两大不幸。他自己46岁就往生了,虽说逃过晚年不幸一项,但其实,李商隐短短的生命历程中,也有其“青年遭遇党争”这一最大最深重的不幸。

牛李党争是晚唐病态政治的一个突出表现。牛(牛僧孺)李(李德裕)两党政治主张不同:牛党主张维护科举取士,李党要求改革科举制度; 牛党反对用兵镇藩,主张妥协,李党力主“削藩”,恢复中央集权;牛党反对精简机构,李党相反。封建士大夫之间的党争,是中国古代政治的顽症、痼疾。朋党成员多为亲属、师生、朋友,各朋党相争,不考虑对方所讨论的事情、所提出的观点或解决的方法是否正确,而是一味地否定对方、肯定己方,不辨是非,不讲原则,凡是敌人反对的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就要反对。中国历史上的党争可以用四个字概括:你死我活。

就像《双飞翼》的唱词“不屑党争陷党争”所表现的一样,历史上的李商隐本来无意于党争,可是这桩与王茂元女儿的婚姻,将商隐拖入了“牛李党争”的政治漩涡。令狐楚父子属于“牛党”,而王茂元与李德裕交好,被视为“李党”成员。李于是被看做背叛:“背家恩。”开成三年(838)春,李商隐参加授官考试,在复审中被除名。他却并不后悔,对王氏不离不弃。《双飞翼》把李商隐对爱情的坚守,浓缩地表现在最后的抉择上:抛弃功名利禄,去追随王氏一家。他不再与兄长令狐绹政治“双飞”了,而是与自己的真爱比翼双飞去了。

李商隐绝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他牢记恩师令狐楚的恩德。大中二年(848年)秋天,李商隐回到长安。原先的发小令狐绹由于党派不同,与李商隐很疏远。第二年重阳节,李商隐想念先师,去令狐家拜谒,却不见主人,只得在客厅里留诗一首:“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十年泉下无人问,九日樽前有所思。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

曾经与先师一同把酒度重阳,周围是“霜天白菊”环绕。先师去世已有十年,岁岁重阳今又重阳,端起菊酒杯,思念之情油然而来。诗的最后两句说:郎君(令狐绹)今天已是高官贵族,故在门前设挡马的木栏,令我不得再窥“东阁”,今天的我,就是当年被逐的屈原啊!越剧《双飞翼》最后描写李商隐晚年,与云雁夫人相互搀扶着。20年,岁岁祭扫恩师令狐楚之墓,就显得是合情合理、有根有据的情节了。

科举时代的儒生、孔孟之徒,学而优则仕。从政是他们最重要的人生追求,李商隐也不例外。正因此,他的坚守真爱、坚守良知,才显得这样的撕扯激烈,带血带泪。中国古代戏剧正面表现党争最让人铭心刻骨的,是孔尚任的《桃花扇》。今天,我们看到李莉的《双飞翼》,感到特别激动。《双飞翼》也具有“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的意味,并有着浓重的当下关怀。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此去蓬山无多路,谁与青鸟解诗禅?”根据李商隐著名的“无题诗”改编的主题曲,在剧中前呼后应,中间时隐时现,与其他一些引用、化用李诗句的曲辞配合,很好地凸显了《双飞翼》作为诗剧的美丽典雅。观赏《双飞翼》,不仅仅是了解故事、了解历史,更是一种充满诗情画意的美感享受,这对于普及、复兴、传承作为诗国的文化传统,也是一种极有益的尝试。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