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驾108天送女儿上大学 穿越26国行程3万公里

儿行千里母担忧,大学新生报到牵动着父母的心,不少新生入学,家中老小齐上阵。不过,像这位父亲送女儿入学的倒也十分罕见:驱车108天,行程3万公里,穿越了26个国家,江苏人黄海涛开车把刚成为大一新生的女儿从南京送往美国西雅图大学,完成了这一场“疯狂的旅行”。这场旅行,让女儿用脚步丈量这个世界,与不同肤色的人面对面交流,而这些特殊的经历,让世界对于女儿来说不再是枯燥的文字,而是闪现在脑海里的一个个鲜活的,回味悠长的故事……

【从南京到西雅图】

一诺千金

4年前与女儿约定, 考上美国大学,就开车去报到

6年前,黄海涛辞去小学美术老师的工作,之后他多次自驾出游,带着妻子、女儿、外甥女,驱车300天环游中国、环游欧亚大陆、北极探险。而这一次的南京到西雅图之行,可以说是黄海涛和女儿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自驾游。

说起这次“疯狂的旅行”,黄海涛告诉紫牛新闻(微信号:yzwbznxw)记者:“这个想法其实在2013年就有了,而且考虑得很成熟了。女儿初三时休学了一年,和我一起自驾了欧亚大陆北极之旅,回来后就有个约定,要是她能自己考上美国大学的话,老爸就开车送她去美国。”

令人高兴的是,黄海涛的女儿黄歆轶今年真的收到了美国西雅图大学社会学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兴奋之余,黄海涛决定遵守诺言,开车横穿欧亚大陆,亲自将女儿送到西雅图。

说起女儿,黄海涛有些动情:“毛毛(黄歆轶小名)就要上大学了,以后再没有这么长时间跟老爸在一起了。从父亲的角度讲,很不舍,但她有自己的人生,我只能尽己所能给她一次不一样的体验,送她走上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

准备工作

提前很长时间做准备, 驾照、签证、物品和攻略都考虑到

从2017年初开始,黄海涛就着手准备各种手续,不过由于是驾车出去,而且路程特别长,很多琐事直到出发前两天才完成。

“我们跨国自驾会提前很长时间做准备,包括签证、攻略等问题,并且计划好去哪些国家,走哪条线路,”黄海涛说,“为了保证安全,我们出发前做了很多功课,凡是经过的国家,我都联系了当地华侨和领事馆,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及时联系。”

出国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对于在国外如何自驾,很多人比较关心。中国驾照在一些国家可以直接使用,还有一些国家要求做公证等手续。黄海涛说,他带的就是中国驾照,不过为了安全第一,做了公证和翻译认证。“社会上还流传着很多‘国际驾照’的传说,其实都是假的,没有所谓‘国际驾照’,只有驾照公证件和翻译件。”他们这次路经的国家比较多,签证很重要,都是提前在国内办好的。

车辆维修也是问题,万一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抛锚,可是个大麻烦,不过这方面黄海涛比较有经验。“车辆沿路的保养主要是我自己做,因为在国外保养的话,花费太贵了。”黄海涛说,“后来车子运美国以后,我才请人家做了一次保养,1200美元。”

亲临别斯兰, 女儿为无辜丧生的儿童落泪

黄海涛和女儿从南京向北出发,6月1日首先进入俄罗斯。俄罗斯不愧为全球陆地面积最大的国家,黄海涛经过了20多天自驾才穿越整个俄罗斯国境。等真正进入欧洲大陆时已经接近7月份。

5年前黄海涛到俄罗斯自驾过一次,今年再来,他发现俄罗斯的路况比以前好了许多。然而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人烟稀少更加觉得空旷、寂寥。黄海涛由衷地感慨,“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有多大,到了俄罗斯,才知道世界有多大。”

在黄海涛的计划中,车臣是一个重要目的地。这个2009年才结束战争、处在百废待兴状态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充满神秘感,让人神往。不过提到车臣,大多数中国人联想到的都是恐怖袭击和战争,他们没去之前也很忐忑。

“快到车臣时,我们考虑了很多。后来我们在离车臣还有500公里的时候,就认真考虑去还是不去,”黄海涛说,“我们联系了一些华侨和当地人,他们说现在车臣非常好,非常安全。我们经过考量以后,确信安全上没有问题,于是就去了。到车臣以后,的确感觉那里非常非常漂亮,也非常安全。”

父女俩黄皮肤、黑头发,在格罗兹尼街头溜达时,如同明星一样,经常遭到围观,热情的车臣人总拉着他们一起合影。当得知他们来自中国时,非常兴奋。

父女俩徒步走遍了整个格罗兹尼,举目所见皆为全新的建筑,很难找到当年战争留下的创伤。

俄罗斯的最后一站是别斯兰,它是北奥塞梯共和国的一个小城市。2004年9月1日,车臣恐怖分子在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劫持学生、教师和家长作为人质,导致360多名无辜者丧生,其中大多数是儿童。

他们按照收藏的照片,在小镇上转了几圈,就是找不到那座废弃的学校,问了当地人,才在一条坑坑洼洼的路边找到了那所学校。废弃的教室外摆着花圈,有些凄凉。走进学校体育馆的一刹那,他们惊呆了,墙上挂满了遇难者的照片,最小的孩子才9岁,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无法直视,悲伤顿时笼罩全身。

以前他们父女只是从新闻上知道别斯兰惨案,但是亲临现场之后,才发现是那么震撼。“当时我女儿看到那些跟她同龄甚至比她小的遇难孩子的照片,眼泪情不自禁流了下来。你到现场看的话,非常非常恐怖。”

闹出不少笑话

父女俩经常被人当成夫妻俩

离开别斯兰,黄海涛父女进入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之后又经过土耳其、保加利亚、希腊、阿尔巴尼亚、马其顿、科索沃、黑山、克罗地亚、波黑、斯洛文尼亚、奥地利、瑞士等国家。

在瑞士休整2天后,父女俩去了法国、德国、荷兰、卢森堡、比利时等国,然后从加来港乘坐英吉利海峡隧道火车进入英国。

8月2日,父女俩抵达英国海港城市南安普顿,在那里办理车辆托运到美国的手续,然后飞到美国。

快到土耳其的时候,黄海涛收到了中国领事馆发来的短信,说近期土耳其发生恐怖袭击,要提高警惕。不过到了土耳其以后,并没有遇到安全方面的问题。土耳其人民特别热情,看到他们两个亚洲人,又是送肉,又是送水果,还被当地人拉到家里去吃饭。

一路上遇到的搞笑事情也不少,很多人误会他们父女是夫妻,特别是在旅馆开房间的时候。“当我告诉他们,我们是父女俩,他们就惊呆了,天呐,这是你女儿?这是你父亲?我感觉这个事情特别有趣。”

婉拒学校欢迎

静下心来学习才是最主要的

他们到了美国之后,车辆却一直没有运到,直到9月初才收到美国海运公司发来的邮件,通知到美国纽瓦克港提车。由于车辆问题耽搁了很多时间,爷俩只能走马观花般地看了看纽约、波士顿、华盛顿等几个城市。当然,他们也没忘记这次旅行的目的,尽可能多地走访各国大学。在到达终点站之前,他们还是走访了哈佛、耶鲁、哥伦比亚大学等美国的知名高校。

拿到车以后,他们从芝加哥出发,走66号公路横穿美国到达洛杉矶,然后走1号公路一路往北抵达西雅图,全程大约5000公里,他们还是按时抵达了终点。

9月11日,他们到达西雅图大学,当时学校正在举办活动迎接国际生到校,由于美国的报纸和电台都曾报道过他们的“疯狂旅程”,西雅图大学也已经知道,并且想为他们特别办一场欢迎仪式,不过被黄海涛婉拒了。“学校知道以后,准备搞一些欢迎活动,不过我们回绝了,因为孩子过来是读书的,静下心来学习才是最主要的。”

说起这一决定,他言语中流露出了一丝失落感: “这一百多天,一路走来,女儿时常说走的路越多,越觉得自己知识的浅薄,学习的重要。”黄海涛认为,这次旅行算是女儿上大学的第一堂课,当女儿用脚步去丈量这个世界,当她与不同肤色的人面对面交流时,这个世界在她的面前就不再是枯燥的文字,这些阅历更将使她受益终身。

“外面的世界其实要亲眼看了才能知道,没去过那里,你真的不知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黄海涛说,“此行,我和女儿明显感受到了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无论是从各国办理签证的速度还是世界各地对中国人的态度。”

责任编辑: 连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