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童的一年级:乌鲁木齐盲人学校别样的开学第一天

都市消费晨报、亚心网全媒体讯(文/记者 李萍 图/谢鹏 李萍)9月11日,乌鲁木齐市盲人学校正式开学。

开学第一天,这些有视力障碍的孩子是如何熟悉校园的?开学第一课上什么?怎么上?

当天,新疆晨报记者走进乌鲁木齐市盲人学校,与盲人学生共上“开学第一课”,感受这些学生们的新学期。

今年,乌鲁木齐市盲人学校的一年级学生共有6名,其中两人为低视力,其余为全盲,新生中,有个孩子是本报从2011年报道过的女童丫丫(李卓璇),丫丫40天大时被确诊为眼癌,为保住丫丫的命,她的左右两只眼球先后被摘除。时隔6年,如今已经7岁的丫丫已经成长成为一名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盲童用耳朵和身体向国旗行“注目礼”

乌市盲人学校也像普通学校一样,每周一举行升国旗仪式。

清晨9点,新疆晨报记者在乌市盲人学校门口看到,已经有一些低年级的盲人学生在父母的陪同下,陆陆续续来到学校。

在这个有着四百多名学生的校园里,一眼就能认出一年级的孩子,他们基本上由父母陪同,他们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一直拉着家长的手,有些盲童即使在操场上站队的时候,都不愿意松开父母的手。

升国旗仪式即将开始前,所有的家长必须站到队列之外,有些盲童不知所措,在老师的安抚和引导下,孩子们能够规范的站成纵列队,和其他高年级的盲人学生有所不同的是,由于年龄小,自理能力太弱、且不熟悉校园,一年级的盲童们出行时,总是结队,纵列行走时,一个拽着一个的衣服,横列行走时,一个拉着一个的手。

9:25分,伴着国歌声,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盲童们在老师的引导下,面向国旗,举起右手,行注目礼。

升旗仪式结束后,孩子们踩着脚下的盲道、排队往自己的教室走。

“往右边走,踩到圆点的时候往左拐弯……”一年级班主任老师刘桂清对孩子们说。

一年级在一楼,孩子们陆续回到教室后,一直跟在孩子身边的家长们停下脚步,徘徊在班级门口,向孩子们张望着。

“这几天家长可以陪同孩子上课,你们也进来感受下吧!”班主任老师刘桂清嘱咐家长们进课堂,只有6名学生的教室,顿时热闹起来。

听脚步老师来了

与普通学校不同的是,这里,每个课桌都是“L”型的,呈半包围状,最大角度的保护每个孩子的安全独立空间。

10时许,伴着一段轻快的音乐,孩子们新学期的第一节课开始了,一年级的第一堂课是上课的基本礼仪。

为了让孩子们熟悉“上课、起立、老师好……”这一基本礼仪,边老师一遍遍演示从门外走进教室内的过程。

“仔细听啊,老师要来了……”边老师对同学们说。

咯吱,门开了,伴着哒哒哒的脚步,老师走进教室。

上课!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同学们,老师姓边,边疆的边,河边的边,所以,以后,你们可以叫我边老师,我们互相打个招呼好不好?”边老师向孩子们说道,之后,边老师引导孩子们一个个做自己介绍。

“我叫李卓璇,我喜欢唱歌……”

“我叫李林谊,我喜欢写字……”

“我叫热依珊,我也喜欢唱歌……”

每个孩子做完自己介绍之后,都为大家展现了自己的才艺,爱唱歌的李卓璇为大家演唱了《上学歌》、《茉莉花》。

“爸爸,你不能走!”

上午的第三节课是由班主任老师刘桂清带领大家熟悉校园环境。

孩子们结队走出班级,顺着右边,踩着盲道,一路慢慢的走向户外的操场,家长们则一路跟在孩子们的身边,生怕孩子找不着路,李卓璇的爸爸希望女儿能够尽快独立适应校园环境,悄悄的走到女儿摸不着的地方。

“爸爸,爸爸,你在哪?你不能走!”够不着爸爸,7岁的李卓璇急得大喊,站在原地,双手挥舞着,看着女儿,李卓璇的爸爸李晓新犹豫了一下,快步上前拉住女儿的手。“爸爸也不能天天陪在你身边,你都一年级了,以后要自己走,听到没有?”李晓新心疼的劝女儿。

“我就要爸爸,就要爸爸……”女儿的执拗令爸爸感到些许无奈。

在从图书馆通往食堂的盲道上,李晓新狠了狠心,放开了女儿的手,让她自己走,果真,小姑娘一路摸索着竟自己走上了食堂的台阶,摸到了洗手的水龙头,还摸到了打饭的窗口,“爸爸,我厉害吧!”小姑娘一脸骄傲的对爸爸说。

当天,同样感到骄傲的还有来自昌吉的盲童李林谊,因被老师临时任命喊“起立”,同学们对他的很羡慕,因为只有班长才有喊“起立”的资格,

李林谊出生时被发现患白内障,经多次治疗后,低视力状态有所改善,他看不清物体,但对眼前的物体有光感,李林谊之前曾在普通学校上过学,但因视力障碍,无法跟进学习,他摸索着写一个字往往要花五六分钟,不得不进入盲校学习。

乌鲁木齐市盲人学校校长谷永丽说,盲校一年级的孩子就像一一张白纸,从零开始,学校充分发扬视障儿童的长处,让他们用耳听、用鼻闻、用舌尝、用手摸、到户外走走等等,用尽全力弥补视障学生的缺陷,盲校教育并不止步校园,而是帮助学生融入社会,树立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精神,提高残疾儿童生活质量。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