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校园贷彰显监管刚硬之力

原标题:叫停校园贷彰显监管刚硬之力

日前,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国家规范校园贷管理文件,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今年早些时候,针对“裸条”、高利贷等校园贷问题,多家国有商业银行重新面向大学生开办小额信用贷款业务。有专家表示,由有资质的国有银行针对大学生开办贷款业务,是满足大学生日常贷款需求且能有效控制风险的措施。

证券时报:校园贷何以在大学找到繁衍土壤

低门槛、高额度、无抵押……伴随着夸张甚至虚假的宣传,携带着强大功利性目的,抓住大学生刚刚成年且心智并未完全成熟的软肋,校园贷从进入大学之日起就开始异化与走形。

表面上看来,许多校园贷平台公示的利率都符合标准,但除了收取利息,他们还会收取提现费、借款服务费、借款手续费;如果出现逾期,则会收取逾期罚息和逾期管理费,延迟还款时还会涉及充值费。简单地加总一下,校园贷平台向借款人收取的利息通常都在20%以上。而据央视报道,一些隐性的校园贷高息达200%。

不得不面对的严峻现实是,虽然绝大多数大学生已达到18岁的法定年龄,但由于金融财务知识的缺乏和风险识别能力的薄弱,他们很容易掉进他人预先挖好的“陷阱”。更为重要的是,平台公司还充分利用了“校园代理”中同学之间的信任与友谊关系,在达到争取更多借贷客户的同时,还导致同学之间互借身份信息进行“刷单式”借贷。或者,为了帮助同学冲业绩而向平台公司申请借贷,悲剧便在大学生群体中频繁上演。

校园贷之所以能在大学找到繁衍的土壤,一方面是因为作为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大学生们几乎没有收入来源,其生活消费基本靠家庭支撑,但他们对新型消费与潮流消费特别敏感,甚至可以说消费欲望丝毫不亚于有正常收入的成年人。也正是看中了大学生经济来源受限以及“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这一超前消费偏好,贷款平台得以趁势而入。另外,“单反穷三代,苹果毁一生”的现象在大学校园也不乏鲜见,比富摆阔的心理在二三线城市的大学与民办高校比较流行,从而给不法校园网贷平台创造了引导部分大学生过度消费与自身牟取暴利的机会。

管理层如今以鲜明的态度叫停校园贷,既彰显了监管的强度与力度,也必然纯净大学消费金融市场。接下来政策所要跟进的重头戏就是如何引导商业银行更多地为大学生提供小额信贷服务。

(本文作者张锐,原载《证券时报》,有删改)

华商报:要推出真正适合大学生的金融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首家互联网校园贷出现于2013年,庞大的大学生群体及其旺盛的消费潜力,让看好这一市场的资本蜂拥而至。但是,由于监管未能及时跟上,这一新生事物在利益驱动下越跑越偏,诸如“暴利借贷”“裸条事件”“暴力催收”等负面消息接二连三。整治校园网贷乱象已迫在眉睫,一系列监管重拳随后砸下。

要说明的是,今年6月份,银监会、教育部、人社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就要求,现阶段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制定整改计划,明确退出时间表。客观地说,校园网贷俨然已是“校园害”,这是校园网贷一步步把自己送上了绝路,也是咎由自取。

事实上,一直以来,舆论对于校园网贷乱象丛生原因的剖析,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行业缺乏自律,业务创新偏离轨道;二是立法、监管未能及时跟上;三是大学生自我控制、金融风险防范能力欠缺。那么,“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之后,校园就能一片宁静吗?恐怕未必,至少个别平台转入“地下”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进一步说,全面叫停校园网贷之后,为了让声名狼藉的校园网贷不再骚扰大学生,还应该做很多事情。毕竟,要看到由于大学生缺乏稳定的收入来源,校园网贷往往是学生过度消费的一个资金来源。近年来,上万元的电子设备、每月数千元的生活费,大学生日常花销中的“超前消费”现象,不但让家长感慨“压力山大”,也成为一个显性的社会公共话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之后,一方面要让大学生群体建立理性的消费观念和一定的财务风险意识非常重要;另一方面要鼓励金融机构推出真正适合大学生群体的金融服务产品,或者创造条件让大学生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取一定的收入,从而满足其合理的消费需求。当然,也要结合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对现行法律中不适应新情况的地方,进行必要的、适当的修改,从而编织起更严密的法律网,让司法机关在整治校园网贷乱象中发挥更有效的作用。

(本文作者杨鹏,原载《华商报》,有删改)

北京青年报:校园信用贷款如何做好做实

由国有银行针对大学生开办小额信用贷款业务,是满足大学生日常贷款需求,同时有效控制风险的有效措施。这也是我国之前帮助大学生贷款的办法。但是,该办法曾因出现问题而被叫停——2009年7月,银监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根据这个《通知》,各大银行均陆续停止了大学生信用卡的审批,随后才有网络校园贷的快速生长。现在可以说来了一个轮回。

换句话说,如果我国国有银行继续坚持规范地给大学生开办小额贷款业务,可能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校园贷问题。从银行小额贷款业务被叫停、网络校园贷疯狂,到网络校园贷被叫停、恢复银行小额贷款业务,分析这个轮回背后的原因,是搞好重启的银行小额信贷业务必须补上的一课。

现在,藏污纳垢的网络校园贷被叫停,国有银行小额信用贷款业务重启之后,必须解决两大问题。一方面,监管部门应该限制大学生办卡数,针对大学生(有在读证明、没有经济收入来源者)办卡,可要求贷款银行共享贷款信息,不能一名学生办多张信用卡。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不久的将来可能又会出现新的“卡奴”问题。如果不分析根源性问题,采取措施加以解决,只是简单地一刀切处理,并不能有效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应该针对银行小额贷款和网络校园贷暴露出的学生金融风险意识差的问题,在大学里开展有效实用的理性消费教育和理财教育,这是对学生进行生活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

(本文原载《北京青年报》,有删改)

责任编辑: 梁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