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娘子曾兆红:把工作当成利民惠民的爱心事业

亚心网讯(通讯员库比拉)周末休息对于基层干部来说是一种“奢侈品”,终于盼来一次周末休息,在梦乡环游,爸爸的一句:“起床,饭都凉了,吃完再睡”把我从梦乡拉回现实。抱怨了一句:“爸,今天我休息”一把抓住被子蒙头入睡。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很不耐烦的狠狠地抓着电话一看显示的是“曾局”。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会是不是我自己记错了?是不是今天我该上班?

“喂,曾局您好!”,“小库,忙不忙?能不能抽时间去田奶奶家看看老人家什么情况,给我打来电话不说话,我有点担心老人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听完,立马清醒,在我眼前浮现出三月份曾局离开红房子村时的那种不舍和不安的情景。

田奶奶家慰问

“我该怎么办?虽然她脱贫了,我还是不放心她的生活....每当我走出她家大门,她那双颤抖的双手和不舍的眼神已经永远长在我的心里。”结束一年的“访惠聚”工作即将回到单位的乌苏市住建局驻夹河子乡红房子村“访惠聚”工作队队长曾兆红(前文中的“曾局”,现任乌苏市房管局副局长)把心中的不安告诉前来送行的我。

第一次见到曾兆红与她所担心的田奶奶是在一个冬天。曾兆红提着大包小包走进一家很简陋的院内,门口站着拄着拐杖的70多岁的老奶奶。“娘,我来了,你在屋内等就好了呀,这么冷的天站到外面多冷啊!”一边说着一边将老奶奶扶进屋内。老奶奶像被电打雷击一般,眼泪像小河一样流淌了下来,她用双手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山洪暴发一般的放声痛哭了起来:“呜呜.....”

我手足无措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老奶奶的哭声是那样的痛快淋漓,不可阻挡,像是哭出了她十几年的压抑和委屈,又好像是哭出了今生用真情喊出来的“娘”的幸福和骄傲。

田奶奶与曾兆红

田奶奶叫田昌爱,是乌苏市夹河子乡红房子村村民,今年77岁,丧偶,独自一人只靠低保补贴在一家破旧的院内生活了长达十几年。于2016年2月曾兆红作为第三批“访惠聚”工作队队长到夹河子乡红房子村驻村。在第一次的走访入户中认识这位老奶奶.从她家出来曾兆红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痛。晚年的孤独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从此决定每天都要抽出至少半个小时时间去看看老人家,与她聊聊天,带出去散步,做几道可口的饭菜。看到老人脸上洋溢的幸福感曾兆红顿时会忘去一天的疲惫和基层工作的辛苦。

曾兆红驻村时的主持工作

从陌生到熟悉,从干部与百姓,再到“娘”和“孩”其中有太多的付出和太多的心血,用真情换真心。曾兆红在一年的驻村工作中作为一名队长带领队员为村集体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积极与派出单位和上级部门协调为红房子村争取40万元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美丽乡村建设、文化宣传及扶贫帮困。她用朴实能干的工作作风赢得百姓的信赖;她用肯干实干的工作态度赢得了乡党委、村两委的支持;她用“百姓事无小事”的工作原则赢得全村百姓的称赞。

曾兆红2016年驻村时入户走访

曾兆红结束一年的驻村工作准备回单位时田奶奶哭着闹着说要去找上级部门要求曾兆红继续驻村,但是能干的人哪里都需要,肯干的人哪里都想要,鉴于曾兆红工作能力强,工作作风扎实于2016年11月25日市委常委会研究提名,2016年12月6日市人民政府党组会议研究调整工作岗位,曾兆红任乌苏市房管局副局长,听到孩子的好消息田奶奶只好选择了支持。

当我带着曾兆红孝心的牵挂进到田奶奶院内,看到田奶奶装了一筐蔬菜坐在院内等曾兆红回家来看望她。上前了解她的情况得知她平安无事,打电话不说话那时因为上一次打电话时听曾兆红用小声跟她说:“娘,我到医院来看病人,病房不能大声说话,我下午去看你,你在家等我。”田奶奶跟我解释说:“她要是没其他事这个时候应该到了,可能又到医院看病人了,我耳聋,她打电话必须大声说话,她要是在医院就不能大声说话,所以我打电话不吭声。”

原来田奶奶的不说话不是出了什么事只是呼唤孩子回家的“信号”。听到这一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母亲的期待,孩子的牵挂人间最美妙的真情。

报了平安,转身回来与田奶奶聊天得知,曾兆红经常到医院看病人那是因为今年她有一个贫困户要帮扶。

“娘啊,吓到我了,没事,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说,你听不到我可以大声点说话”带着一脸着急和担心曾兆红大步跨进田奶奶的院内。这片熟悉的土地、这位等着她回家的奶奶从未走出过她的视线。

夹河子乡红房子村访惠聚工作队队长为学生辅导功课

小轿车在林荫中奔驰,犹如驶进一条绿色长廊,曾兆红看看手表看起来很着急的驱车走向客运站。我坐在后座都能感受到她心中的不安和情绪的波动,是因为还在担心田奶奶还是即将面对更令她不安的事或人?一切都是未知数。

“曾妈妈来了”梳着马尾辫,背着双肩包有位小姑娘走向前抱住曾兆红,俩人相拥低声哽咽,看着这一幕谁都想知道,在此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使她们如此地情意深长?她们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和缘分?

这一切还得从曾兆红结束“访惠聚”工作回单位任房管局副局长职务时说起。

年初按照市委政府相关扶贫工作要求,市直单位领导干部需认领一位贫困户进行帮扶,百泉镇东梁村村民宋祥花被指定为曾兆红精准扶贫对象。宋祥花早年与丈夫离婚,独自带着女儿来百泉镇东梁村,因错过土地二轮承包没有土地,家庭经济来源仅靠她1人务工维持。

宋祥花母女俩为曾兆红送锦旗

曾兆红第一次去见这位要帮扶的贫困户时,只见一间不足60平米矮小的房间,房屋多处裂缝,为了防止坍塌,屋内四角墙壁用钢筋固定。屋内摆放着一大一小两张床,唯一的电器是一个老式的29寸电视机。

一个微胖,操着山东口音大嗓门的妇女主动与她握手,她就是宋祥花。宋祥花热情的介绍自己和一直在角落低头不语的女儿卞小元。今年18岁的卞小元2016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物理系。不幸的是卞小元在15岁的时候发过一次高烧,几天不退烧,这次生病先后花费6万余元,经核磁及CT检查确诊为先天性脑颈部窦道未闭合,甲状腺感染导致高烧不退,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不堪重负,只好卞小元休学一年在家筹资金看病。

从宋祥花家出来,曾兆红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是担心是怜悯是敬佩还是对生命的敬畏.....错综复杂的心情充斥着她的心。回来后决定发动各方力量为卞小元募集住院治疗费用。经过1个多月的努力,为卞小元筹集现金3万余元,后续的帮扶仍在继续。

田奶奶那曾兆红是个孩子,卞小元这曾兆红是个母亲,回到家她是个妻子、母亲,到单位她又是一个领导。角色的转变使本该柔弱的女子成为困难群众的顶梁柱,成为广大百姓的贴心人,成为万能的铁娘子。

慢慢松开相拥的胳膊,背着对方擦去不听指挥滚下的眼泪,面带笑容开始聊起这位小姑娘的旅途,这才得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坚强女孩卞小元。

曾兆红发动社会各界力量筹集3万元,为卞小元送去希望的曙光。有了治疗费宋祥花带着女儿去北京、上海就医诊断,最终确定等到天气晾了做手术进行治疗,前期每月打一次针控制病情恶化。

“这是你曾爸爸给你准备的礼物,这是你哥哥专门给你挑的运动装都带上,回去好好上课,不用担心治疗费。”曾兆红一边整理着卞小元行李箱,一边嘱咐着即将坐车离开这片土地,远走西安求学的孩子。

走访入户 

我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听着这一切,在“怀疑”他们是今年才认识的一家人这个问题,我在后悔我周末的贪睡错过了多少个人间真情,错过了多少个感动的瞬间!

爸爸的一声“起床”给我带来了一生的启发,爸爸的一声“起床”让我重新认识了这位曾经为我的家乡夹河子贡献一份力量的“访惠聚”铁娘子---曾兆红。

责任编辑: 丁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