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癌症晚期无人管 主治医生为他买三餐

亚心网讯(记者 安方)人在生病之后,都希望身边有家人陪伴,无论是生活起居上的照顾,还是心理上的慰藉,都能对患者身体康复有一定帮助。

今年63岁的张永长晕倒在路边,在好心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后,被医护人员送往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救治,这位最初在就诊时就不愿向医护人员提供任何信息的患者,受到了医院和主治医生的悉心照顾,然而“癌症晚期”的诊断结果让主治医生石劲松为其今后的生活感到担忧,他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帮张永长减轻痛苦,并自掏腰包为他送上一日三餐。

医生收治“沉默患者”

7月15日22时30分许,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石劲松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来到急诊创伤科病房40床患者张永长的床前,询问其身体状况。

“他是7月6日被120急救车送到医院的,当时他躺在路边,有好心人路过看到,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石劲松

说,患者被送到医院时,未提供身份、姓名,也无钱交医疗费,但因其自称腹痛3天,所以医院按阑尾炎收治于该院急诊室。

7月8日是石劲松值班的日子,他将这名患者收入病房做进一步检查。

“经过会诊和相关检验结果显示,患者不仅患有阑尾炎,还患有肺癌合并胸膜转移等病症,而他的阑尾炎经过治疗已好转。”石劲松说,但老人癌症已到晚期,已失去了放化疗的时机,他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帮老人减轻痛苦。

石劲松说:“将该患者收入病房后,问他什么都不说,治疗的费用是医院为其开通绿色通道支付的,除了治疗费外,他的一日三餐也没着落,我就每天拿出100元钱让实习的学生给他买饭吃。”

其间,医院方面也试图联系过相关部门,但因其所患疾病尚未好转,所以必须先行治疗。“我曾试着与患者沟通,希望了解他的家庭情况,将病情的严重性告知其家人,但他对这些问题都闭口不谈。”石劲松说。

无法如实告知病情

张永长的病情虽然确诊,但石劲松却不知该如何将实情告知他,他担心患者知道实情后会拒绝治疗。从医30年,让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纠结,因为检查结果显示张永长的癌细胞已经扩散,早已没了化疗和手术的意义,他惟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药物为病人减轻痛苦。

为了确认患者身份,联系其家人来疆照顾,医院方面联系了公安部门对其身份展开核查。

最终在重庆市江北区找到了张永长的子女。“那时我们才知道患者名叫张永长,今年63岁,育有一女一子,40多年前离家到新疆后就再没回去过。他的子女已经找到,但他们都不愿来疆。”石劲松说。

7月15日晚,记者在一附院急诊创伤科病房见到了63岁的张永长。1.65米的个子,蜷缩在病床上,长期营养不良让他的眼窝有些深陷,凹下去的两腮显得颧骨尤为突出。

“40多年前,我和家人吵架后离开重庆来到新疆,就再也没回去,我在这里做建筑工。我不想回重庆,也不想让他们(儿女)来,我对他们没话说,但是这个医生特别好,给我治病还出钱给我买饭,我很感激他。”张永长说,医生给他买的早餐是牛奶、鸡蛋,中午是炒面、拌面等,晚上是汤饭、馄饨。

张永长说:“我早上喜欢喝稀饭,没想到给医生说了,他立刻让实习的学生买来给我。”

听了张永长的话,石劲松边拉起他的手,边用右手捋着其头发担忧地说:“你晓不晓得自己是啥病?晓不晓得有多严重?你不让家人来照顾你,我能给你买饭,但没办法时刻在你身边照顾你呀!”

重庆子女拒绝探父

石劲松对张永长的照顾不仅同病房的人看在眼里,同事也看在眼里,但大家都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张永长的医疗和陪护问题。

“谁遇到这样的病人都会想办法照顾,我们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挨饿,就算他家人不管,我们也得管,这事儿摊到任何一位医生的头上都得管。”石劲松说。

石劲松的同事张医生说:“这些天他都是自掏腰包给病人买饭,只要他在医院,就会时不时地去病人那里问问情况,医生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很无奈,毕竟很多治疗是要直系亲属签字才能展开的。”

7月16日,记者电话联系了张永长的女儿和儿子,两人均表示无法来疆照顾张永长,也没有钱为其支付医疗费用。

对于子女的态度,张永长表示“早在意料之中”。

对此,主治医生石劲松表示很无奈,但他依旧会尽力为张永长展开治疗,缓解患者的痛苦,也会继续支付患者一日三餐的费用,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医院方面也在想办法协调相关部门解决张永长的生活问题。

责任编辑: 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