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兵团第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昆仑之子的人生追求

昆仑之子的人生追求

——记兵团第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连长刘前东

亚心网讯 (记者吴卉毛海霞)“向前看,跑步走……”5月11日早晨,兵团第三师叶城二牧场三连的民兵正在训练,响亮的口号声划破了寂静的昆仑山。

军训结束了,大伙儿齐声合唱《团结就是力量》。队伍最前面,三连连长刘前东挥臂打着节拍。他身材瘦小,皮肤黝黑,但眼神透着坚毅,声音铿锵有力。

刘前东不曾想到,自己会从一名普通职工成长为连长;更没想到,他会在大山里一待就是4年。他的人生,一直在追求中超越自己!他的梦想,就是守望昆仑,造福职工群众!

在选择中尽责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山里的路坑坑洼洼。5月11日中午,刘前东骑着摩托车去查看牧民点。太阳刚露出头,一会儿雨就来了!这条路上,有过父亲的汗水,也有过自己的泪水。回想起父亲,刘前东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1972年的夏天,刘前东出生在兵团第三师叶城二牧场五连,父亲刘根忠是湖北知青,母亲周凤珍是上海知青。他们垦荒、修渠、筑路、造林,把一生都献给了这片高原牧场。

高中毕业后,一心想出去闯的刘前东在莎车县开了一家饭馆。饭馆生意很红火,父母却隔三差五地捎信让他回家。在父母的再三恳求下,刘前东从莎车县回到了二牧场承包土地,从小老板变成了职工。他学习嫁接技术,培育巴旦木、桃树、杏树苗圃,创造了亩效益过万元的纪录,成为连队的致富带头人,他还把技术传授给各族职工群众,带领大家一起致富。

2009年,二牧场场部搬迁后,老场部成为霞光社区,刘前东任社区副主任。社区退休老人有400多人,他们的子女大多不在身边,而为这些老人服务的只有刘前东和一名工作人员。

刘前东操心着霞光社区的水、电、暖及老人们的身体状况,常常到了深夜还回不了家。妻子心疼他,饭菜热了一次又一次,等他端起碗时,却累得吃不下饭。

有一年冬天深夜2时,刘前东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退休职工铁米吾斯曼·牙生的妻子哭着来找他说,她家的房子被水淹了!刘前东跑到她家时,许多东西浮在水上,铁米吾斯曼在炕上发抖。等刘前东清理完积水天已经亮了,他的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2011年,铁米吾斯曼的妻子去世后,刘前东按照民族习俗,为老人举行了葬礼。

“不管是维吾尔族老人还是汉族老人,刘前东都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照料,”二牧场职工亚森·巴拉提动情地说,“他是我们最亲的亲人!”

从回到二牧场那天起,刘前东的选择就注定了奉献与奋斗,他的命运与少数民族职工群众紧紧连在了一起。

在执着中前行2013年秋天,父亲刘根忠突发心脏病。临终前,父亲嘱托刘前东两件事:一是把骨灰撒在他工作时间最久的二连牙吉兰干草场;二是要求刘前东不能离开牧场去别处工作,要融入少数民族职工群众的生活中去。

父亲走了,刘前东选择在距离二牧场场部160公里,位于边境的三连工作。三连海拔在3600米—4850米,也是他的父亲曾工作过的连队。山上只能种植青稞,蔬菜靠从山下运上来。

160公里的山路奇险无比,在山路上行走,抬头是突兀的崖顶,脚下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让人胆战心惊。

刘前东的上一任连长,只干了五六个月,就忍受不了生活的寂寞和缺氧的痛苦,离开连队下山了。

“不能给父亲丢脸!”信念支撑着刘前东熬过了第一个月。不到半年,他的双脚走遍了52户维吾尔族牧工的居住点,还能熟练地用维吾尔语与牧工们交流。

在这条山路上,刘前东遭遇过几次险情。有一次,连队牧工阿不都买买提·吐逊突发急性胃炎,刘前东和副连长送他下山去叶城县治病。没走多远,就遇上一辆汽车突然侧翻,堵住了道路。前无村后无店,他们在漆黑的夜里苦等了3个多小时,盼来一辆装载车,才疏通了道路。等把阿不都买买提送到医院时,已是第二天凌晨4时。

雨雪天进山出山犹如一次生死考验。母亲和妻子从不给他打电话,只在心里计算着时间。她们知道,不能让走在山路上的刘前东分心。到达三连,无论多晚,刘前东都要给母亲和妻子报个平安。回到二牧场场部,妻子等他进了家门才能放心睡觉。

一家人难得相聚一次。女儿在叶城县上初中,妻子在霞光社区承包果园,他在深山里带领牧工守边。古稀之年的母亲还要照顾他的女儿。

夜深人静时,刘前东默念道:“为了父亲的心愿,为了山里的牧工,我必须坚守在这里。”

在奉献中追求三连的放牧点分布在大山里。为了解牧工的生产生活情况,刘前东常在山路上穿行。有时骑摩托车,有时沿着羊肠小道步行。遇上羊群转场、口蹄疫防治等工作时,刘前东都会及时赶到,有时一走就是几个小时。每个星期都要去放牧点,他每次行程约20公里,一年要行走1000多公里。4年里,刘前东也走出了高原病、心脏病。

2013年夏天,刘前东得知三连牧工内部存在草场纠纷,部分群众没有草场,收入偏低。刘前东和连队干部挨家挨户给老一辈牧工做工作,最终将原来10户的草场承包权划分到27户。牧工养殖的积极性提高了,牲畜存栏数多了,人均年收入由2013年的7000元提高到去年的1.4万元,实现了整体脱贫。

牧工米日孜·米尼亚孜和妻子体弱多病,家庭生活困难,患病的女儿需要钱治疗。刘前东知道后送去3000元医疗费。为了不让他的女儿辍学,学校减免了伙食费,工会送来大米面粉,二牧场党委送来2000元救助款,又动员干部职工捐款1800元。如今,米日孜家有牦牛27头、羊42只。

刘前东谋划着成立一家畜牧养殖合作社,牧工以草场和牲畜入股,合作社统一负责养殖、销售,年底分红。“有了合作社,部分青年牧工就可以走出深山,不能一代一代地都在昆仑山上转圈圈啊。”

“要想富,先修路!”刘前东眺望着修建中的沿河公路说,“现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商家收购这里纯天然的畜产品,或者来这里加工,让牧工过上富庶的戍边生活。”

责任编辑: 王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