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素超标添加剂滥用 还敢让孩子吃这些零食?

2017年4月10日,从昌平区邓庄小学附近小店内买到的“五毛零食”。

50多岁的刘玉兰总算听到了下课铃声。

4月10日下午3时,昌平区城南中心邓庄小学内,放学后的喧闹声逐渐打破宁静。

学校外约30米处,刘玉兰坐在自家小卖部内,有些急切地望向门外。

半小时前,她就做好了准备。

她穿戴好平日找零的黑色挎包,从包里拿出一叠5毛或1元的零钱,清点完毕后把钱又放入挎包。

在小卖部柜台显眼的地方,糖果、面包、薯片、辣条等各类小食品已摆放就位。

3时10分,小学生三五成群走出学校,朝小卖部走来。

刘玉兰微笑着起身,拽了拽挎包,准备迎接一天内的最后一次销售高峰。

2017年4月10日,昌平区邓庄小学附近小店内,玻璃柜台上摆满了各种“五毛零食”。

过期“五毛零食”仍摆上柜台

位于北六环外的昌平区城南中心邓庄小学,周边100米内有多家小卖部。刘玉兰的店也是其中之一,已经营了十多年。

她的店铺不到50平方米,前店后卧的格局让她一出休息的屋子就到了小卖部。

老旧低矮的房屋结构,让小卖部显得略微昏暗。

由于门外有工地施工,商品柜台布满灰尘,多数食品包装上也沾满灰尘,店内的营业执照也没能幸免。

每到下午3时后,昏暗又布满灰尘的小卖部开始热闹起来。从邓庄小学里走出来的学生,陆续走进小卖部,花上5毛钱或1块钱购买他们爱吃的零食。

刘玉兰熟练地打开黑色挎包,拿出一把五角钱和一元钱人民币捏在手中,用于找零。不到一分钟,刘玉兰手里的零钱越来越多,一包包"五毛零食"被学生们拿走,有的当场就打开包装吃了起来。

刘玉兰的小卖部主要卖这种廉价零食。她说,以前五毛钱一包的零食到现在依然没有涨价。如今售卖"五毛零食"的利润越来越小。

她告诉记者:"一开始干这个还有点利润,差不多对半走。现在一毛钱赚一分钱"。为此,她靠的是"薄利多销"。

离邓庄小学最近的小卖部是张萍开的。

与刘玉兰一样,50多岁的张萍经营"五毛零食"小卖部已有15年。

她的小卖部与小学门口相对。门店格局与刘玉兰一致,前店后卧,仍是灰尘铺满柜台。

张萍店里摆放的零食种类并不丰富,不过卖得好的一些种类基本都有,包括"开胃丝"、"神雕侠侣"、"香辣小龙虾"、"小芳同学"、"嘴不停"等,除了"小芳同学"属于膨化食品外,其他四种均为"辣条"。

4月10日,在张萍的店里,新京报记者随手拿起一袋"开胃丝",发现已经过期。其生产日期为2016年9月3日,保质期为6个月。

4月10日 邓庄小学附近小店内的一袋叫开胃丝的辣片,以五毛钱售卖。其保质期为6个月,而生产日期却是2016年9月3日 ,已经过期。

另外一袋名为"嘴不停"的辣条也属于过期食品,生产日期为2016年5月4号,保质期为180天(6个月)。

张萍的店铺虽小,但前来购买零食的小学生并不少。这两包过期食品和其他同类食品一样摆上柜台售卖。

当记者告知张萍这两种"五毛零食"已经过期后,张萍随口说道:"过期了?那扔了吧。"

2017年4月10日,通州区潞城镇南刘各庄村潞城镇中心小学附近的一家小卖店门内,买零食的孩子们将不大的小店堵满。

批发市场售卖“三无产品”

在远郊区的一些中小学周边,大多充斥着这类"五毛零食店"。

通州区潞城镇中心小学旁,王凤经营着一个小卖部,产品以廉价零食为主。种类多样,深受小学生喜欢。

记者了解到,"五毛零食"一般分为辣条、香干、糖果、膨化食品等几大类。其中辣条、膨化食品最受学生青睐。

这些五毛零食多是从各区域内的批发市场购入。

刘玉兰和张萍说,店里的"五毛零食"都是从几公里外的水屯批发市场进货。"一次批一堆,回来慢慢卖。"刘玉兰说。

4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水屯批发市场,在副食品批发大厅内,多个商家的仓库里存放着大量"五毛零食"。

2017年4月10日,水屯批发市场,一家批发商铺的货架上,摆满了“五毛零食”。这些零食被学校周边的小店批发走后,零售时都是五毛一小袋。

一名批发商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昌平地区学校周边小卖部的"五毛零食"主要来源于水屯批发市场。一包"开胃丝"共有30袋,每包10元,平均每袋批发价为3毛钱一包。

这名批发商说,虽然批发成本便宜,但是销量大了,再小的利润也能做大。

另一名批发商正在自家仓库里整理货物,货架排列靠墙,分为上中下三层,过道宽约1米,50平方米的仓库里挤满了工作人员和前来批发的商家。这名批发商一边介绍仓库里的各类"五毛零食",一边报出价格。

在每个"五毛零食"堆放的地方,新京报记者发现有不同厂家的食品检验报告,但并不是每个都有。

王凤小卖部的"五毛零食"则都进货自通州区八里桥批发市场。4月25日,该市场副食品区,各家零食批发商紧挨一起。

"五毛零食没有摆出来,都在地上。"新京报记者在一名批发商的店里寻找"五毛零食",商家指着货架下方、放在地上的塑料袋说。

记者询问是否有生产许可证和检验报告时,这名批发商声称"都有",但以各种借口未能出示。

在一家专门卖糖果的店里,记者看到一款名为"如咽口香糖"的糖果,其包装与某知名香烟包装类似,取出糖果本身,样式也和香烟类似。

2017年4月25日,八里桥批发市场商户售卖的如咽口香糖。

"这个便宜,批发价7块钱一大包,有75盒。"批发商说,这种糖果因为造型独特,卖得不错。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种"如咽口香糖"被批发商放在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外包装上没有商品信息。

该批发商说,这些没有商品信息的糖果都是"三无产品",经销商给货时也没有提供商品的具体信息,所以对于生产商的信息,他也一无所知,"现在查的严,不好摆出来。"

部分零食食品生产许可证过期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了"三无产品",五毛零食的问题并不止于此。

在刘玉兰小卖部的货架上,新京报记者看到一袋名为"小芳同学"的膨化食品,黄色的包装袋上方是"小芳同学"四个大字,下方是一个卡通人物,与知名饮料"小茗同学"的包装颇为相似。

此外,五毛零食还充斥着诸如"乐士"等容易误认的名称。

在一些零售价为一毛和五毛的糖果类零食包装上,没有任何商品信息。一款名为"猴王丹"的糖果包装上,也无生产日期。

新京报记者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对部分五毛零食包装袋标注的食品生产许可证号进行查询,未查到"猴王丹"(生产许可证号:QS445117010204)的相关信息登记。

该糖果的生产商为潮州市一家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该公司信息发现,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蜜饯、糖果制品(糖果)等。2014年该公司的一次变更信息显示,其持有的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QS445117010204有效期限至2016年5月17日,另一个QS445113010374有限期限至2016年5月10日。后者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同样未查到相关信息登记。

"失控"的食品添加剂

在学生们享受"美味"的同时,"五毛零食"食品包装袋上关于食品添加剂的一长串化学名称更加显眼。

柠檬酸、甘氨酸、琥珀酸二钠、二氧化硅、辣椒红、轻质碳酸钙……在名为"小芳同学"的膨化食品包装袋上,食品添加剂多达20种。

此外,"开胃丝"的食用添加剂有12种;"嘴不停"辣条所使用的食品添加剂也有11种。

近日,新京报记者将33个品种的"五毛零食"送至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和风险评估中心进行检验。

根据检验结果,11个调味面制食品中,2个样品检出甜蜜素超标。22个送检的糖果、膨化食品等小食品中,1个样品检出甜蜜素超标。

甜蜜素又名"环己基氨基磺酸钠",是一种甜味剂。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营养科医生杨晶说,甜蜜素是属于没有营养的甜味剂,甜度非常高,是蔗糖的30倍左右。

据介绍,甜蜜素是一种化学合成物质,由于存在危害健康的安全隐患,包括美国、日本、英国等很多国家已经全面禁止使用甜蜜素。我国《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规定,甜蜜素只能用作蜜饯、冷饮以及糕点的制作中,每个品类还有使用量的限制。

"如果一个食品中含有多种添加剂,更容易累积在人体里面,甜蜜素作为甜味剂,为的就是增加或调节食品的口味以符合消费者的口味需求。"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表示,即便食品中甜蜜素的含量符合国家标准,但长期食用,体内的甜蜜素也有可能超标,对人体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对代谢排毒能力较弱的老人、孕妇、小孩危害更明显。

除了相关食品添加剂超标,检测中还发现一些"五毛零食"存在"瞒报"食品添加剂的情况。

检测结果显示,"廊坊市安次区洋洋麻辣食品加工厂"的产品"麻辣小龙虾"中,山梨酸钾(防腐剂)含量为:0.036g/kg,甜蜜素含量为:2.085g/kg,属于合格。但是该产品在配料栏并没有注明"甜蜜素"和"山梨酸钾"成分。

"北京祥隆宫食品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生产的"京王豆干"中,甜蜜素含量为:0.028g/kg,属于合格。但其在包装袋上的配料栏中,同样未标注有甜蜜素。

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生产经营者对其提供的标签、说明书的内容负责,食品和食品添加剂与其标签、说明书的内容不符的,不得上市销售。

2017年5月3日,大兴区北京祥隆宫食品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刚生产出来的单包装辣条摊在地上降温,一名工人正在将其收拢。

一"五毛零食"生产企业被查封

根据新京报记者提供的线索,5月初,北京市食药监部门对一些"五毛零食"的生产企业和批发市场进行执法检查,对违规的生产企业和市场商户责令整改或查封。

5月3日,新京报记者跟随食药监部门对北京祥隆宫食品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进行检查。在成品堆放区,大量成品散乱地铺在瓷砖地面。

该企业一负责人对此的解释是"刚加工出来的豆制品铺在地面是为散热"。

北京市食药监局食品生产监管处处长李键说,即使要散热,也不应该直接堆放在地面,都要离地。

李键表示,现场检查发现该企业存在6项问题,包括2批次原料无法提供批检报告或入厂验收检验报告;人流物流存在交叉污染问题,工人进车间未更换工作服等;晾晒间无通风设备,半成品和成品未离地放置;生产过程控制记录制度未落实;员工健康证明不齐;包装标签信息标注不全。

2017年5月3日,大兴区北京祥隆宫食品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生产线上,等待包装的辣条。

由于现场发现的问题比较严重,市食药监部门责令北京祥隆宫食品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立即停业整顿,查封生产场所,控制库存产品,并责令企业召回已售产品,由大兴区食药监局对涉嫌违法行为立案调查。

5月12日,新京报记者跟随食药监部门来到昌平区水屯农副产品市场检查。

昌平区食药监局副局长唐来发表示,一周前已针对市场的"五毛零食"进行清查并抽样,此次是回访看商户是否按照上次检查的要求进行整改。

在市场的食品批发区域,记者看到多家商户被贴上了封条,闭门停业。水屯市场方表示,因个别商户经营不规范,存在资质不全等问题,市场方已作出清退或暂停经营等处理。

对于尚在经营的商户,检查人员在货架和仓库内均未发现"五毛零食"。

专家建议加强学生食品安全意识

近几年,"五毛零食"背后的各种不规范也引发了各方关注。

2013年,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团队曾历时数年,对河北、江西等全国多个省份农村学校的学生进行"食品安全"调研发现,农村学校周边出售的许多小零食,生产厂家、地址、电话等信息虚假比例高达50%,有的孩子一天能吃三四包辣条,不少孩子以零食当做正餐对待。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麻辣小龙虾"的厂家廊坊市安次区洋洋麻辣食品加工厂厂房是由一个居民房改造而成,厂区没有挂牌,闭门生产,外人不得入内,其所生产的食品包装袋上的信息不完善,不便对食品追根溯源。

该企业负责人曾在电话中表示,厂里的产品有自己的经销商,多以北京等近距离地区为主要市场,一般不卖陌生人。

针对五毛零食含多种食品添加剂的情况,范志红说,"五毛零食"有市场需求,但有的生产商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口感,刻意加入大量食品添加剂,也不乏有的厂商宁可冒着超过国家标准的添加量去添加。

"即便没有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也应当如实标注成分或者配料等食品信息。食品生产经营许可的有效期为三年,需要重新办理许可手续的,应当依法办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说,厂家只能在生产许可证的有效期内从事生产活动,否则相关部门可对其予以处罚。

但在郑风田看来,真正值得警惕的是,学生们对食品安全知识过于匮乏。学生们购买这些"五毛零食",只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去选择,至于食品的保质期、是不是有害并不会去考虑。建议相关部门、教育机构应加强中小学生食品安全意识。

新京报记者在所走访的乡镇、农村发现,农村食育知识普遍缺乏,学生不在意食品是否安全、销售商对食品安全意识淡薄,是导致这些劣质零食盛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采访中,多位学生觉得东西只要好吃就行。而小卖部老板张萍从未担心过这些"五毛零食"可能给孩子带来的危害,"从市场批发过来,就直接卖了。"

2016年底,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公安部、农业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食药监总局五部门联合开展农村食品安全治理专项督查,要求完善农村食品生产经营全链条监管,形成全方位、全环节、全覆盖的农村食品安全治理长效机制。

"一方面执法部门要加强监管,另一方面需要企业自律、诚信经营。"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耒阳市龙塘镇远宏村村委会主任伍冬兰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

关于"五毛零食"等农村食品安全问题,她曾多次在全国两会上提出相关建议,希望可以"加大企业的违法成本,也需要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农村地区的食品安全意识"。

伍冬兰还说,国家在整治食品市场时,也应该根据不同的消费人群建立标准,比如建立儿童食品安全标准。

(文中刘玉兰、张萍、王凤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