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国共大陆最后一战:毛泽东赞其“全国的胜利”

核心提示:毛泽东接到东山战斗报告后,说:“东山战斗不光是东山的胜利,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这是全国的胜利。”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2003年第7期,作者:钟兆云,原题为:《国共大陆最后一战的台前幕后》

朝鲜战事未定,福建沿海局势紧张,毛泽东亲作部署

1951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取得第三次战役的重大胜利,美军败退汉城以南。恼羞成怒的杜鲁门推翻了半年前发表的“援蒋声明”中所谓的“本人已请台湾的中国政府停止对中国大陆的一切海空活动”的条陈,密令侵朝联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给台湾带去飞机、大炮,与蒋介石密谋大规模进犯厦门、汕头等沿海地区,向还相当“危弱的中共”大显身手。被“反攻复国”梦折磨得几近发疯的蒋介石老泪纵横,精神状态之佳,为近两年所罕见,于是与美方一拍即合。2月,由蒋夫人宋美龄、“飞虎将军”陈纳德、美国中央情报局头子艾伦·杜勒斯共同倡议,在美国匹兹堡市正式成立了“西方企业公司”,招募情报老手,借调美国武装部队军官等70余人,于3月抵达台北。在“西方企业公司”的幕后支持下,“金门防卫司令”胡琏和大陈岛指挥官胡宗南的上万“反共救国军”,不时突袭解放军控制的沿海岛屿。海峡形势日趋紧张起来。

1951年3月中旬,陈毅率工作组赴闽视察,检查战备和海防工作。5月,福建省海防工作委员会成立,叶飞兼主任。福建省委、省政府、省军区经常召开会议,研究和部署海防工作。但是,由于缺乏海防斗争经验和个别领导人麻痹轻敌,还是发生了南日岛失利事件。

1952年10月8日,国民党“金门防卫司令”兼“福建游击军区司令”胡琏派特务化装成渔民,潜入莆田湄洲湾外的南日岛转悠了两天,得知南日岛只驻扎了解放军1个加强连的兵力,胡琏认为是偷袭的好机会。10月11日晨7时,胡琏指挥其麾下9000余众,分乘10艘舰艇,在8架飞机的掩护下,突然向南日岛发起袭击。

我守岛部队顽强抗击,激战11小时,但终因寡不敌众,大部壮烈牺牲。不仅如此,由于派出增援的部队实行的是“侦察性的攻击”,逐次增兵,未能改变敌我兵力对比,再加上工事未修好,不但未奏解危之效,反而遭敌各个击破。此役虽杀伤进犯的国民党军800余人,自身却损失1300余人。全岛一度被蒋军占据,岛上的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也受到严重损失。

这是福建部队自金门失利后的第二次失利,是二十八军自解放战争以来又一次大的损失。叶飞闻知,悲痛异常。

南日岛得手,蒋介石兴奋异常。是年12月,蒋介石拟从台湾、金门调动一部兵力进攻福建岛屿,并妄图攻占二三个县。面对严峻形势,中央要求福建军区不要依赖任何外援,以现有兵力粉碎敌军的进攻。彭德怀向周恩来提议,要中央让已调华东局工作的张鼎丞回福建主持党政工作,使叶飞能专心于军事领导。周恩来马上与张鼎丞通了电话,作了任务布置,并在12月26日将此情况告毛泽东。28日,毛泽东亲自起草文件,以中央和军委名义,向华东局、华东军区、福建省委、福建军区并中南军区发出《加强防备,粉碎国民党军对福建沿海的进攻》的指示。指示对福建军区提出如下要求:

一、迅速地坚决地加强必守岛屿的防御工事,预储充分的粮弹饮水,鼓励守军作长期坚守的准备,不许再犯南日岛那样的错误,否则须予负责者以应得的处罚;二、预计敌攻岛屿的几种可能,决定明确的增援计划;三、预计敌在大陆上某些可能登陆的海岸要点,做好若干非永久的战术性的防御工事。例如最近我以一个排坚守海岸工事,赢得时间,以一个连增援,歼灭了登陆敌人百余那样。这种以排以连以营为单位的战术性的若干防御工事,是必须做的,不是要你们做大规模的和永久性的大陆海岸防御工事。而在选定必守的岛屿上则必须是永久性的和十分巩固的工事。

指示还特别说明:“张鼎丞同志即回福建担任省委书记并省府主席,叶飞同志专任军事。在张鼎丞同志未到福州前,由他人暂行主持省委、省府工作,叶飞同志立即抽出身来全神贯注于对敌作战方面。从目前起两个月内是最关重要的时机,务必唤起福建全军及沿海要地党政及人民群众充分注意对敌斗争,不得疏忽大意,致遭不应有的损失。”

1953年1月8日至10日,福建省委召开有省委委员和地委书记、专员参加的紧急扩大会议。张鼎丞和叶飞分别就形势和战备问题讲了话。

叶飞认为,如果敌人大规模登陆,除了坚守厦门,其它如漳州、泉州都可不守,避开我们没有海军无法切断敌人海上联系的短处,让敌进来,敌人的海军就发挥不了作用,其空军也是有限的,而“关门打狗”恰是我们的拿手好戏。本着这种思想,他提出了诱敌深入、然后集中优势兵力聚而歼之的战略方针和作战方案。

这个积极防御的方案获得会议通过,并得到华东军区和毛泽东的批准。随即,福建省委、福建军区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备战工作,对敌人可能登陆进犯的地方,都制定了作战方案。

1953年春,朝鲜战事未缓,亲蒋的艾森豪威尔上台就任美国总统,福建前线局势更显紧张。美国中央情报局控制的“西方企业公司”从幕后跳到了台前,策动国民党军加紧了“反攻大陆”的步伐。他们的眼光盯在了东山岛。

叶飞为东山选了一个好主将。游梅耀泰山压顶不变色

东山岛位于福建南部诏安湾东侧,面积约190平方公里,是福建第二大岛。其形似翩翩欲飞的蝴蝶,故又称蝶岛。岛的东南临海,西北近陆,北端八尺门渡口距大陆仅500米,近陆地区多丘陵,临海地区较平坦,沿岸滩窄水深,便于舰艇活动。东山地处闽粤两省结合部,位置特殊,是沿海防御的一个薄弱点。叶飞认为这里易受敌人进攻,因此十分注意东山的防御。

为了准确并及时掌握情报,1953年初,叶飞指示在金门岛对面的厦门云顶岩山上设置观察所,架设了20倍的望远镜,金门岛四周敌人的活动于是尽收眼底。同时,必须要有一位过得硬的指挥员担任驻东山岛公安(边防)八○团团长,叶飞在众多部属中,选定了游梅耀。游梅耀是闽西籍老红军,抗战时曾在陈毅身边当过3年副官。他说从陈毅然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概括起来有4点:对革命要有天塌不动的信念,对敌人要有泰山压顶的气概,对败仗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气量,对生死要看得像吃饭睡觉一样寻常。叶飞早在抗战时便认识了游梅耀。游梅耀到他麾下后,叶飞对他信任有加。解放初期派他到闽西整编部队,组建警备团,任命他当团长兼党委书记,负责闽西剿匪。后来这支部队调防厦门大嶝岛,游梅耀因身体不佳,改任十兵团速成学校副校长兼校务处长。如今东山紧张,叶飞决定放这头“雄狮”出笼。

5月初的一个上午,叶飞和刘培善在省委驻地福州乌山接见了游梅耀。见面后,叶飞的第一句话就是:游梅耀,把守东山的任务交给你,你有没有信心?

游梅耀不假思索地回答:人在岛在,打死了就化为肥料长庄稼。

叶飞知道,游梅耀真是个视死如归的角色。在战争年代,他曾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心脏旁还留有弹片。

历史证明了叶飞的眼力,给国民党军选了一个好对头。游梅耀上岛后,遵照叶飞指示,把团部移驻东山岛,带着战士们起早摸黑修建坑道、工事。公安八○团的建制归上海公安司令部,由十兵团和福建军区指挥(具体又归三十一军指挥)。因其系由漳州县大队(独立营)整编而成,老百姓叫“地瓜兵”,还不是主力部队。但在游梅耀的带动下,指战员们精神振奋,决心打出军威,脱掉“地瓜兵”这个难听的帽子。也幸亏游梅耀做事雷厉风行,紧抓紧赶,不仅防务得以夯实,还使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7月10日前后,金门、马祖国民党军调动频繁,屡屡出动舰艇在福建近海窥探,派出飞机接连来低空侦察。7月12日至14日,厦门云顶岩观察所发现,大金门料罗湾停泊的舰艇和运输登陆船只突然增多,超过平时活动的数量。

叶飞得到报告,立即命令沿海岛屿各部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高度注视敌人动向。他指示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如敌向平潭岛、南日岛、大嶝岛进犯,驻岛部队应坚守待援,歼灭犯敌;如敌侵犯东山岛,则按原方案进行,即守岛部队予敌杀伤后,留一个精干的营机动防御,其余人员在拂晓前撤出岛外,然后组织反击。

一时间,福建的空气充满了火药味。

7月15日黄昏,国民党“高安”号军舰离开金门,扬波启航。国民党二级陆军上将、金门“防卫司令”胡琏正频频向岸上送行人员招手。肃立在他身旁的是副总指挥柯远芬中将、十九军军长陆静澄中将、参谋长萧锐少将、第四舰队司令黄震白少将等。

胡琏是黄埔四期生,无论资历、战功,还是军衔,他在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将官中并不起眼。蒋介石选中他负责此次重大战事,除了他在1949年10月保卫金门有功,还因为他在“南线”偷袭中振作了国军士气。退守台湾后,蒋介石以“二胡”探路,以图“反攻大陆”。北线司令为胡宗南,驻节大陈,南线司令即为胡琏,驻节金门。他们各统精兵数万,组成海上突击部队,袭占闽浙沿海岛屿。结果北线胡宗南连连失利,南线胡琏却数番得手,尤其是南日岛一战,他以众对寡,又占了解放军轻敌的便宜,一击成功。胡琏也因此被人称作“狐狸”。

胡琏也不愧是“狐狸”。虽然几次得胜,但对这次进攻还是相当谨慎,他不仅事先侦察周密,而且保密工作做得极好。开船前连第四舰队司令黄震白尚不知此次行动的目标。为了给解放军造成错觉,胡琏还命令所率战舰船只一字形先向南行,欲给对手造成“驶航台湾”的错觉,然后突然北折,向着东山岛逼近。胡琏对此次偷袭信心十足,自诩这次是“狮子吞蚂蚁行动”:自己有1.3万人马,有海空军配合,而岛上共军不足一团,加上水兵,总共不过千把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国军将士就是傻瓜,10个也能缠死共军一个。

其实,当胡琏的联合舰队驶出料罗湾时,福州叶飞指挥所的数部作战电话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指挥和参谋人员就开始对敌人的真实意图进行着各种研判,加强备战以防不测的指示电文也同时飞向各前沿阵地。

盯着作战地图上紧紧尾随敌人标行其运行航迹的红线,叶飞陷入沉思。从敌人的出发时间、规模和一反常态的运动方式判断,不像是例行的运输和演习,而更像一次较大规模的实战行动。问题在于:如此漫长的海岸线,其攻击方向究竟落在何处?

一时间,叶飞的大脑像车轱辘一样迅速地转动起来:敌人一个加强师的兵力,要攻厦门吧,谅他不敢;进犯平潭岛吧,距离太远,从现在到拂晓登陆,时间也太紧;重犯南日岛吧,没有这个必要。瞬间,他预感敌人可能会相中东山。对,最大可能就是东山。对东山岛,叶飞考虑还是不准备打。因为此次敌人过于强大,而公安八○团有一个营在漳州搞边防,游梅耀手中仅有一、二营(欠四连),外加迫击炮连、水兵一连,不过1200来人,可谓兵少将寡,加上距离过远,增援也将无法及时。于是,他对身边参谋说:马上电告“东山游”,敌人八成是冲着他来的,可以视情况作机动防御,避免无谓损失,以后再寻机反攻。

参谋人员把叶飞的指示拟成电文,从福州直飞东山:由于此次进犯之敌过于强大,守岛部队可实施机动防御,于16日晨4时以前撤出东山岛,然后组织力量再行反击。

接到电令后,游梅耀和东山县委书记谷文昌等党政军领导人紧急研究,决定不执行机动防御的作战方案。游梅耀认为:“地方党政机关可以撤出岛,但部队坚守待援!”他为此陈述理由:“我们当兵的枪一响就溜,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老百姓将遭受多大损失?我游梅耀还有什么脸面再见他们?我们当兵的手中枪不就成了烧火棍了吗?我们一定要坚持战斗。另外,如果我们撤退,敌人在岛上站稳了脚跟,钻进了我们挖的坑道、工事里,将难以反击。”谷文昌等地方党政领导认为游梅耀分析有理,表示也不撤退,协助部队打好这一仗。

海梅耀上任前曾向叶飞拍过胸脯要坚守一天,他当然有理由不撤,但军人要服从命令,他还是给福州回了电,同时发给三十一军,表明的却是固守待援打赢这一仗的决心。游梅耀手中虽只有1200余人,但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他有的是大将临阵的气概,泰山压顶不变色。经过一番运筹,他在这个地方放一个班,那个地方放一个排,而把主力集中成一个拳头,坚守几个核心阵地。

叶飞接到游梅耀回电时,根据情报跟踪,已完全可以断定敌人目标就是东山了。叶飞当然相信自己的部属,尤其是这个“东山游”,敢打敢拼,说到做到。但大敌当前,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拿起电话筒直接与游梅耀通话,语气很是严肃:东山游,这次敌人总兵力估计有1万多,你真能顶得住?

游梅耀回答:报告司令员,我们能顶得住!

叶飞又问:你估计能守多久呢?

游梅耀响亮地回答:还是上次和司令员说好的,保证守一整天!

叶飞仍不放心,关切地问:你一个团的兵力怎么顶?

这个问题游梅耀早想好了,汇报说“前轻后重”,即把一营放在二○○和四二五阵地防御,二营坚守四一○阵地,水兵连则扼守八尺门渡口,县公安中队、盐警中队在城关待命。在给敌人一定的杀伤后,收缩兵力,转入主阵地,依托工事,固守待援。他表示:请司令员相信,只要我的脑袋还在脖子上竖着,决不让敌人的企图得逞!东山岛肯定不会成为“南日第二”!

增援十万火急。紧要关头,陈毅给叶飞打来电话

放下电话不久,东山保卫战就打响了。

胡琏这次偷袭东山岛的阵势十分壮观。16日晨5时半,13艘舰艇像一条游蛇,不声不响地游进东山东海岸。随着胡琏一声令下,从登陆艇上开出21辆水陆两用坦克,昂头登上海滩。第一拨6000人马,紧随坦克跟进,气势汹汹地抢滩登陆。

严阵以待的我守岛官兵立即予敌以迎头痛击。霎时间,枪炮声、喊杀声震天动地响起,撕破了海岛凌晨的寂静。游梅耀的布阵起到了明显效果,放在滩头一线的尖子小分队迟滞了国民党军的行动,使敌人延至8时前后才陆续抵达前沿。

胡琏见偷袭不成,遂下令海、空力量加入战斗。一时间,飞机滥炸,舰炮狂轰。从新竹机场起飞的十几架运输机飞到八尺门上空,天女散花似的丢下一批批伞兵。这是国民党军首次在战争中使用伞兵。

叶飞密切关注着战况。战斗打响后,他即按预定作战方案,命令三十一军(留一个师守备厦门)与二十八军八十二师分别由泉州、漳州南下,用沿线地方的客货运输车辆运送增援东山,统归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指挥;并通知驻广东黄岗(今饶平)的四十一军一二二师急速东援。

情势十万火急。各增援部队运动迅速,沿线地方车辆也配合默契。驻漳浦以南旧镇的三十一军二七二团行动最快。凌晨5∶50接令后,先头部队坐部分军车立即出发,其余指战员则快速跑向公路,向开来的客车、卡车招手叫停。车上的驾驶员及乘客们一听上前线,根本不需动员,就自动下车,货车则就地卸货于路旁。不大一会儿,不同型号、颜色各异的轿车、公共汽车、卡车,加入了草绿色军车的行列,载着全团向东山方向进发。

国民党军使用伞兵,且以八尺门为空降点,这确使叶飞始料不及。就整个东山战况来说,他最关注的莫过于这个八尺门。八尺门是东山通往大陆的咽喉,大陆要增援东山,非经八尺门不可。如果敌人的伞兵控制了八尺门,等于关闭了东山最重要的大门,解放军援军即使及时赶到,短时间内也只能“隔岸观火”了。于是,他关切地向游梅耀询问了八尺门的形势,并作了指示:八尺门是东山的命根子,你无论如何也要叫水兵连牢牢控制在手中!

叶飞放下电话,还没移步,电话铃又骤然响起。是远在上海的陈毅打来的,第一句话就说:叶飞啊,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们呐,无论如何要打赢这一仗!

听着这浓重而亲切的四川口音,叶飞心头一热。他激动地对着话筒大声说:陈总请放心,我们一定打赢这一仗!

东山保卫战打得相当激烈。东山县委和当地群众给守岛官兵以大力支援。东山民兵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拿枪的拿枪,拿刀的拿刀,勇敢杀敌。有个乡的民兵战斗得只剩下一人,仍然坚持斗争,竟俘敌5人。谷文昌亲率干部群众为部队送弹药、送水送饭,把负伤的战士抬下火线,虽是大战当前,但阵脚不乱。

虽然如此,由于众寡悬殊,随着战事持续,情况十分不利。游梅耀指挥部队在大量杀伤国民党军后,集中主力在公云山、王爹山和牛犊山三个核心阵地,同进逼阵地前沿的敌军展开殊死战斗。

胡琏见快速消灭守岛解放军的目的没有达到,便对这些阵地进行疯狂进攻。坚守高地的守岛部队克服弹药缺乏和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的困难,依托堑壕和土坑道顽强战斗,打退了敌军数十次进攻。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枪托、石头和卸去保险的60毫米迫击炮弹,同突入阵地的敌人肉搏,以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城。

蒋介石、胡琏和美国顾问对东山战斗都志在必胜。胡琏登陆的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马上召开祝捷大会,广播全世界,吹嘘这是“反攻大陆的前奏”。美方也宣称这是“国民党退出大陆以来的最大一次进攻”。

陈毅得到广播的消息后,立即给叶飞打电话:敌人电台已经广播了,总指挥就是那个古宁头“大捷”的“英雄”,这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是个冤家打破头”。叶飞啊,眼下,我最关心的还是八尺门,那边情况怎么样?

叶飞答:仗打得很激烈很艰巨,水兵连牺牲很大,但还在坚持,不过,增援部队快到了!

陈毅的话字字砸坑:你命令最先增援的二七二团,哪怕拼得只剩一个人,也要渡过去,八尺门必须在我们手中!

扼守八尺门的水兵师一连,在民兵积极配合下,毫不畏惧地打响了反空降战。面对一个营500多国民党伞兵部队的轮番冲锋,从连长王德长到普通民兵,都抱着死守的信念,顽强抵抗。胡琏和他的美国顾问满以为以奇险之招,在八尺门甩下一个营足矣。他们狡猾是狡猾,却还真小看了防守八尺门的一个水兵连。

守岛部队的顽强阻击,为增援部队争取了时间。16日上午9时,驻漳浦旧镇的二七二团在团长郑克诚率领下,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到了八尺门的对岸。此时,水兵连难于支撑,边打边向渡口后退,依靠残留的码头围墙作屏障阻击敌人。见渡口危殆,郑克诚立即下令抢渡。先头排迎着敌人伞兵劈头盖脑的弹雨奋勇向前,终于渡过海,与危急中的水兵连余部会合。随着大部队上岸,迅速向敌伞兵发起猛烈反攻,敌伞兵非死即俘。

叶飞及时向陈毅通报战况:敌伞兵垮了,八尺门已安然无恙。

时刻关注战况、一天一夜未睡的陈毅在电话里爽朗大笑:好哇,这下龟儿子就没得咒念了!

当侦察机报告共军东西两路车队向东山增援的消息时,坐在美式吉普车上等吃胜利果实的胡琏犹且不信:不可能吧?九龙江大桥不是已经炸毁了吗?我算叶飞的增援最快也得48小时。

胡琏说的倒没错。战前,他已令空军把九龙江桥和从漳浦到东山公路上的其他3座桥都炸毁了。解放军从泉州赶来增援,最快也要两天才能到,他可以从从容容打上两天,可现在解放军增援部队竟铁流滚滚地来了,难道真长了翅膀不成?他哪知道,解放军护桥部队两个小时就修起了便桥!

16日20时,四十一军的一个先头团疾速赶至八尺门渡口。17日4时,二十八军的先头团也开始渡海进岛。叶飞接报后,立即命令:不待增援部队全部到达,即向国民党军发起全面反击。

一时间,胡琏所部反攻为守。待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率九十一师指挥所上岛,一夜之间,东山岛的军事力量对比已发生了急剧的倾斜。看到解放军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地进岛,声势浩大,一直希望再打一个大胜仗回去的胡琏信心受挫。战至17日上午9时,他看到军用地图上的红蓝两色极富戏剧性地交换了位置,情知无力回天,担心相持下去有被全歼的危险,乃开始作撤退打算。他首先把20多辆坦克撤走,以少数部队向解放军发动佯攻,以掩护大部队撤退。

毛泽东高度关注东山战情,称“这是全国的胜利”

对胡琏这个老对头,叶飞真是“耿耿于怀”,早就想着报一箭之仇。这次,他哪容胡琏轻易溜掉。他急令周志坚:立即跟踪追击,要贴着他们的屁股追,决不能让胡琏来此一游就算了,那样太便宜了他!

双方正打得热火朝天,值班参谋让叶飞接听毛泽东的电话。因路途遥远,线路不好,声音不清,华东军区值班的副参谋长张翼翔便在中间一句一句地向两边传话。

毛泽东问:叶飞,东山战况如何?

叶飞不意东山战斗竟然惊动了毛泽东,说明事关重大:报告毛主席,敌人顶不住了,开始撤退了。

毛泽东又问:守东山的主官是谁啊?

叶飞答:团长游梅耀,是个老革命了,指挥打仗有两下子,这次表现得很出色。

毛泽东又关切地问:叶飞,你要想清楚,东山登陆会不会是声东击西,分散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他从别的地方打进来?你手上的兵力够不够?

叶飞的回答底气十足:我手上还有一个军的机动兵力,不怕他从第二个方向打进来,我也一定注意敌人的动向。

17日19时许,胡琏登上指挥舰,灰溜溜地逃走了。历史记下了他的败绩:被歼3379余人(其中被俘715人)、坦克被炸毁2辆、登陆舰被击沉3艘、飞机被击落2架,而且这一仗就使他只有2个旅2000来人的国民党伞兵部队给报销了500多人。

当叶飞向陈毅汇报战果时,陈毅说:“东山战斗胜利的意义不在于杀敌数量多少,而在于把敌人的计划彻底粉碎了。这不仅是军事上的很大胜利,而且是政治上的很大胜利。”

毛泽东接到东山战斗报告后,说:“东山战斗不光是东山的胜利,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这是全国的胜利。”他还说:“你们头脑要冷静,不要轻敌,现在美帝、蒋介石就是看中你们福建了。”“我们还要准备比东山更大规模的战斗,把敌人消灭在水上,如上来了,消灭他在陆地上,不要怕。”得知守备部队伤亡不小,毛泽东还指示从家乡抽调1个营以作补充。不久,从韶山开来的1个营500余人,加入了公安八○团的序列。

17日,中央军委号召全国边防团向东山公安八○团学习。新华社也广播了东山战斗。嗣后,何长工还代表党中央率从朝鲜回来的文工团到东山前线慰问。国防部也下令把公安八○团完全交给福建军区,改称“边防独立团”,由游梅耀任团长兼党委书记。

东山战后,台湾扬言报复,东山依然紧张。从八尺门通往汕头和云霄的两条公路,我运载作战物资的汽车络绎于途。晚上,车灯大开,道路彻夜通亮,炮兵已经到位,炮口瞄准海滩。叶飞豪情万丈,他倒希望胡琏再来决战,这次定叫他有来无回。但胡琏没有再来,国民党也一直没有报复行动。东山在严阵以待之中,倒是在游梅耀建议、叶飞批准下,修了海堤以固海防,把八尺门与大陆连接起来了。从此天堑变通途,东山成了半岛。

东山战斗是国共两军在大陆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作战,此后,蒋介石虽然天天叫嚷“反攻大陆”,但终究没能派出成建制的部队登岸作战。待到1958年叶飞指挥炮击金门时,将胡琏的司令部锁定为主要目标之一,头一排炮就放倒了国民党3个副司令,胡琏仅以身免。当然,那是后话了。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