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滚刷!乌鲁木齐市一路人被砸头还溅一身漆

天降滚刷!路人被砸头还溅一身漆

住户:最近半年开始有人从楼上扔垃圾,但我们不能说

亚心网讯  (记者肖泽蓓)一个挂满乳胶漆的滚刷从天而降,砸中路过的刘女士,揉了揉被砸中的额头,再看看全身上下被溅的白点,她郁闷坏了。

昨天,乌市克拉玛依西街南山林场家属院楼下,刘女士被楼上扔下的滚刷砸中,她朝楼上望去,查看是谁扔的滚刷。记者史纪伸摄

昨天11时许,56岁的刘女士途经乌市克拉玛依西街南山林场家属院楼下,“正走着,一个湿漉漉的滚刷正好砸到我头上。”刘女士说,接着滚刷落到上衣、裤子上,最后砸中脚面掉到地上,她当时就懵了,“这是谁干的?”

受害方:多次上楼找不到“肇事者”

事发时,刘女士的爱人和一位朋友走在她身后,看到这个情景,赶紧追了上来。确定刘女士没有被砸伤,看到6楼窗户外还有白色未干的乳胶漆,3人带着滚刷,开始对该楼一楼商铺以上的6层18户人家挨家挨户寻找“肇事者”。好不容易拜托6楼居住的3家人打开门,但对方均表示“不知道”。又得知201室正在装修,可是进去看见工人正在铲墙皮,一名工人一脸茫然地回应:“我们还没到刷墙这道工序呢,若滚刷扔了,等刷墙时还要买新的,多费事……”

刘女士说,没找到“肇事者”,他们只好报警。“跟着警察挨家挨户又跑了一遍,还是没人承认。”刘女士说。

记者赶到现场后看到,刘女士的头发、面部、全身上下都是乳胶漆。顾不得狼狈的样子,刘女士带着记者第三次上楼寻找。从堆放的杂物到墙壁上的痕迹,不放弃任何一丝“线索”,但依然无果。

居民说:有人被铁盒、红薯砸过

每天打扫此处卫生的环卫工王箭说:“乱扔垃圾的人太气人了,用面粉袋装的破衣服都往下扔过,你看这还有早上刚扔的垃圾。”记者顺着王箭手指的方向看到,一袋生活垃圾挂在楼下的电线杆上。

采访中,居民和附近商铺的老板都表示,最近半年,从楼上往外扔垃圾的事几乎天天发生,而垃圾坠落的轨迹基本相同。

“今早店里台阶上溅到不少乳胶漆,我想用拖把拖干净,可是不好处理,结果台阶更脏了。”家属院楼下一家发型设计店的副店长徐贺军说,每天10时至11时都有垃圾“从天而降”,掉在店门口或路上。

和徐贺军店并排的商铺老板李先生提到楼上扔垃圾一事也气得不行。“昨天顾客在我的店买了一包烟,出门就被一个铁制的饼干盒砸中”。李先生说,那位顾客抬头看时没发现人,只好自认倒霉。

“最近半年,楼上开始有人扔垃圾,旧衣服、瓶子、铁盒子都往下扔,还扔过吃了一半的红薯。”李先生说,他看到有人被红薯砸中,身上都是红薯泥,那人上楼寻找,也没找到乱扔东西的人。

住户暗示:这里有个“可怕的邻居”

按照大家的说法,扔垃圾的位置是固定的,又有这么多人都被砸过,那么为什么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过去那家住的是老年人,现在是中年人……”现场一位住户说。“应该是从较高的楼层扔下来的,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哪扔的,但是我们不能说……”另一位附近的居民说。

想反映问题但又欲言又止,记者再三询问,居民们表示:“过去都是一个单位的,几十年的老邻居了,知道也不能说。”

截至昨天19时发稿时记者了解到,刘女士报警后又前往社区对此事进行了反映。“我一定要找到扔垃圾的人,看这个人究竟是恶作剧故意捉弄人还是随手扔垃圾扔成了习惯。”刘女士说,虽然折腾了一天,但她不会放弃。

目前,南山林场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家属院无物业公司管理,且住房已有部分出租,但他们会走访调查此事,一定要找出扔垃圾者,同时工作人员主动垫付500元现金给刘女士,作为衣物干洗的费用。

刘女士身上到处都是白色涂料的印迹。记者史纪伸摄

□律师支招

若无人担责可状告楼上18户人家

在此次“天降滚刷”中受害的刘女士该如何维权?大成(乌鲁木齐)法律事务所律师袁红军说,对于高空坠物造成的侵权,我国《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都有相关规定。《侵权责任法》第87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弃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之外,由有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由于在高空坠物事件中,寻找侵权责任人不容易,因此维权困难。按照国内相关案例,受害人可以将有可能侵权的对象集体列为被告。如此次事件中,可以将该楼6层18户人家列为被告,要求赔偿受损衣物等。但是,根据以往的一些判例,被告是否被判担责,还要看具体情况。

此外,袁红军认为,作为管理方的物业部门也应当承担一定的管理责任。

责任编辑: 王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