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中将两次化装潜逃为何都逃不过民兵的眼睛?

核心提示: 王克进在那矮个子取下帽子时,发现他光秃的头上,有一道明显的印圈,于是便猜定他是国民党军官,民兵们把他押送到豫皖苏第三分区政治部审问。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陆仁,原题:《民兵两捉胡临聪》

淮海战役第三阶段,国民党大批官兵被包围在陈官庄地区,突围时全军覆没,一大批国民党军高级将领被俘,其中包括中将、第十六兵团四十一军军长胡临聪。他曾两次化装潜逃,但始终没能逃出淮北民兵布下的天罗地网。

1948年12月4日,解放军华野部队将从徐州向西撤离的国民党军杜聿明集团近30万人包围在距徐州约65公里的陈官庄地区。6日夜,孙元良第十六兵团3万多人开始突围,预定方案是向西北方向突围,但慌乱中部队竟然偏向西南方向突围。胡临聪的第四十一军突围竟突到第二兵团邱清泉第五军第二○○师的防区内,结果刚过警戒线,该师炮弹、机枪子弹就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立即死伤无数。被打蒙了的士兵慌不择路突入华野八纵的阵地。严阵以待的八纵阵地顿时枪炮齐鸣,爆炸声、喊杀声震耳欲聋。胡临聪的部队早已溃不成军,四散逃命了,连胡临聪的副军长也不知去向,参谋长也下落不明。胡临聪收拢200余名残兵,在荒山野地里朝着枪声稀疏的地方逃命。天亮时胡临聪换上士兵军服,混在乱兵中逃命。8日凌晨,这些逃兵全部被淮北的民兵截获。在押送俘虏的路上,胡临聪借口上厕所,从厕所中逃脱了。他躲在一间牛棚里,看到有个农民从牛棚前经过,就叫住老乡用自己的金手表,换了老乡的衣服鞋袜逃命。

12月10日下午,胡临聪逃到亳县天王一庄,混在牛车队里,胆战心惊地跟在牛车后面。亳县三台楼的王克进等8名民兵正迎面走来,看到跟在大车后的两个人,神情怪异、目光躲闪、形迹可疑、衣服也不合体。王克进等人当即上前盘问。民兵问他是干什么的?胡临聪说自己是个商贩。问他是做什么生意的,他俩吞吞吐吐,前言不搭后语。这时那个矮个子慌忙摘下帽子,从夹层里取出两只金戒指,企图收买民兵。王克进在那矮个子取下帽子时,发现他光秃的头上,有一道明显的印圈,于是便猜定他是国民党军官,民兵们把他押送到豫皖苏第三分区政治部审问。胡临聪一会说自己是个商贩,一会又说自己是个少校军需官。军分区的干部向他说明了解放军对俘虏的政策。此刻胡临聪心里明白,躲是躲不过去了。他抬起头轻声地说:“我就是四十一军军长胡临聪。”

淮北民兵在淮海战役中为配合解放军作战作出了许多贡献,为此受到豫皖苏第三分区政治部的表扬和嘉奖。


责任编辑: 闫小芳